故事新编有感
二年级 其它 2363字 2834人浏览 QSY帅帅

读《故事新编》随感

10中文1班 袁舒琳 1012100019

《故事新编》这部作品的创作时间从1922年一直持续到1935年,可以说是贯穿了鲁迅整个创作生涯 它在一定程度上代表鲁迅先生的某些思想及写作艺术,因而近年来这部作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

谈《故事新编》,首先谈谈题目所谓故事,鲁迅对其的解释是中国古代的一些神话,传说以及古代典籍中的一部分记载。所谓新编,就是对这些古老的事物加以改写,重写,给这些故事以新的面貌,新的内涵,让这些古老的东西也加上当时的时代气息,当然要表现作者即鲁迅的思想观点。

神话,必然会散发浪漫主义气息,自然而然的,取材于神话传说的《故事新编》也必然会带有浪漫主义的色彩. 其次,鲁迅先生本人有着深厚的传统的文化的底蕴,自身本就具有浪漫主义气质,而这部小说无疑为鲁迅的这种气质的表现提供了一个宽广的舞台,整部小说必然会带有一定的浪漫主义色彩。然而,鲁迅就是鲁迅,他永远都怀着一颗忧国忧民之心,他永远都是一个时刻准备着的战士,在国家处在风雨飘摇的危难之际他又怎么会去写那些所谓的怡神养性的小品文,去写那些脱离现实的纯粹的故事呢,他的笔就是他的匕首,他的文就是他的就算是反抗,他的作品是不可能脱离现实生活的。如果把《故事新编》比作一幅画,那浪漫主义只是其画法,而其现实主义意义才是画的灵魂。

他的作品让人能自然而然的就联想到当时中国的人和事。因而对于《故事新编》的八篇小说的思想内涵,伊凡先生和李桑牧先生下过这样的系统的论断:《非攻》是巧妙的穿插着对现实的直接抨击,更重要的是讽刺着现实中的那些“民气论者”。《理水》的基本主题是:抨击国民政府匪帮统治时期的管理的腐败和专横,官场学者的卑劣面貌,从而揭露了国民党发动政权的彻底腐朽。《采薇》让我们看到了作者对现实中的盲目的正统观念的嘲讽,并揭露了当时那些自命清高的为艺术而艺术的文士们。《起死》则表现了鲁迅先生对自命超功利、超厉害的第三种人的尖锐嘲讽。从《补天》 你能看到作者对那些为国民政府的罪恶做辩护的正人君子们的强烈讽刺。《奔月》是对五四先驱者的命运的深入探讨和作者自己内心苦闷寂寞心情的写照。《铸剑》能让你想到作者对残暴统治者的强烈批判,和对复仇精神的歌颂。《出关》体现了对洋场上的市侩文人们的鞭笞,并活画了借此发财的“文化商人”的无耻嘴脸 。

这就是鲁迅先生的风格 ,如果说鲁迅当初写小说的初衷就是为了针砭时弊,我宁说这些忧国忧民的情感是作者的自然流露。他的笔,他的思想已经和那个时代和他的斗争,论战水乳交融、难以割裂了。

《故事新编》一个有意思的特点就是鲁迅他不仅仅是在改写了故事,续写故事,

他写了许多故事之后的故事。钱理群先生这样评价过鲁迅:他说“鲁迅对许多问题都喜欢追问‘以后怎么样’ ”.“他的思考就是这样彻底而特别”。这一点在《故事新编》这部小说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如《奔月》这篇小说里,他没有写后羿是怎样射日并抱得美人归的,而是写了后羿在功成名就后的正常生活。在《理水》一篇中,他又煞有其事的写了大禹治水后的生活状况。而在《非攻》中作者又不动声色的写了墨翟阻止了楚王攻打齐国的之后的遭遇。这些故事后的再续故事大多所占篇幅较小,但对于表现鲁迅的思想情感却起到了很重要甚至是必不可少的作用。例如,在《理水》一篇中,如果只写到大禹治水成功就戛然而止的话,那我们只能体会到鲁迅对大禹这种的无私为民的英雄人物的喜爱和欣赏之情。但鲁迅并未在此草草收笔, 而是继续接着写到对百姓对大禹治水的反应和看法,细致的描述了大禹取得了丰功伟绩之后的生活。他写大禹治水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他写大禹由原来的禹变成了禹爷,他写人们把治水的经过传得玄而又玄。在这种看与被看的过程中,鲁迅其实是在冷冷的展示出这样的情形——大禹治水的初衷被他自己遗忘了,大禹治水的价值被别人们遗忘了。剩下的就是百姓不知所以然的歌功颂德,是大禹自觉不自觉的开始了官僚的作派。小说的结尾被作者写的格外的热闹,热闹到“连百兽都会跳舞,凤凰也飞来凑热闹了”但在热闹背后却是暗潮汹涌的不安,是作者深深的凄凉和无尽的悲哀了。

鲁迅的笔就是一把锋利的匕首,这一点林语堂在《悼鲁迅》中这样描述:鲁迅与其称为文人,不如号为战士。战士者何?顶盔披甲,持矛把盾交锋以为乐。不交锋则不乐,不披甲则不乐,即使无锋可交,无矛可持,拾一石子投狗,偶中,亦快然于胸中,此鲁迅之一副活形也。这样的描述可以说诙谐而贴切,把鲁迅的战斗形象刻画的十分生动。读《故事新编》这部小说常让我想到鲁迅先生的杂文, 这部小说和他的杂文一样充满了战斗精神,充满了鲁迅式的讽刺和与他人的论战。他的“油滑”使人到处都能看到作者顺带一笔也来讽刺一下小人亦或敌人,换言之就是对他看不惯的人和事的批评的文字。在《补天》里,本来就好好的写写女娲造人的故事就好了,可谁叫那么巧,鲁迅偏偏看了报纸,又偏偏看到了胡梦华的对汪静之的《蕙的风》的批评,于是按鲁迅自己的话说就“止不住有一个古衣冠的小丈夫,在女娲的两腿之间出现了”。在《奔月》中,他又借着逢蒙这个人物和忘恩负义的高长虹“开个玩笑”。在《理水》里又虚构出个“文化山”狠狠的挖苦的了那些谄媚的文人们。还有兢兢业业的“募捐救国队”还有“滔滔雄辩的曹公子”等等,他是把他想骂的都骂了。这里有什么义正严词,没有什么慷慨激昂,鲁迅先生就这么调侃着,诙谐着,于嬉笑怒骂中就把对方批得体无完肤。鲁迅把人骂了以后还要让人觉得这与他无关。这种诙谐,幽默的反击与《故事新编》的荒诞,轻松的写作风格可谓互相呼应,相得益彰。

《故事新编》没有《呐喊》的炙热、奔放的感情,没有《彷徨》的迷茫和苦闷,没有《野草》的难懂和深刻, 但它荒诞但不失深刻, 诙谐但不失严肃, 轻松但不失沉重, 我想这就是鲁迅作为一个战士一个大文人的胸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