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不宁静的海
初一 散文 701字 16人浏览 斜月水清浅

不期而至的海滨城市,让我心生畏意,还没发现它的美,便被一个叫莫拉克的东西搅成了麻。只见潮水叠起罗汉,发出狂嚎 ~~不要命了。穿上塑料衣快步出门。骄肆的跑车没有了横穿马路的气概,只是因长久的呼号而在水中气绝。自行车在水中横 躺成了一幅岩画大街出奇的安静,安静的庄严肃穆。 ~~幢幢房屋有如悬棺,那气势阵势敢叫巴蜀锁眉。阵阵风响,像极了猿猴哀号。古人所言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的情景也不过如此吧! ~~走上海堤。朔风而行,只觉身体后仰,步履千斤。强睁开眼,椰榀树耷拉着脑袋,抽搐着身体。放眼四望,一片惨状。 ~~下几步台阶便见风生水起。风没有了往日的清凉,水没有了往日的柔情,风与水扮起黑面。只刹那,天地暗淡无晦,日月大惊失色。 ~~今年夏天,心里颇不宁静,正如那一湾海水,突生波澜。不期而至的海滨城市,让我心生畏意,还没发现它的美,便被一个叫莫拉克的东西搅成了麻。只见潮水叠起罗汉,发出狂嚎 ~~不要命了。穿上塑料衣快步出门。骄肆的跑车没有了横穿马路的气概,只是因长久的呼号而在水中气绝。自行车在水中横 躺成了一幅岩画大街出奇的安静,安静的庄严肃穆。 ~~幢幢房屋有如悬棺,那气势阵势敢叫巴蜀锁眉。阵阵风响,像极了猿猴哀号。古人所言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的情景也不过如此吧! ~~走上海堤。朔风而行,只觉身体后仰,步履千斤。强睁开眼,椰榀树耷拉着脑袋,抽搐着身体。放眼四望,一片惨状。 ~~下几步台阶便见风生水起。风没有了往日的清凉,水没有了往日的柔情,风与水扮起黑面。只刹那,天地暗淡无晦,日月大惊失色。 ~~今年夏天,心里颇不宁静,正如那一湾海水,突生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