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 风息神泪
初二 散文 1215字 91人浏览 13241401822

【角】

——这是场古老的戏码,固执地上演几千年后,台下观众寂寂四散,取代掌声的是声嘶力竭的倒采,它在喊着:“剧终,剧终!”

“我们真是活在无趣的当下。”再漂亮的衣服,对面街上可能就有同样的身影。在可口的食物,过一个拐角的店也许就有类似的味道。限量版的东西,能拥有的人是万中无一。触眼可见的重复+重复,属性是“谁都可替代”的零件拼拼凑凑,就像是被无数的复制粘贴组成的世界。

只听到周围的机器轰响,齿轮齐转,他们在油烟杂污里挤出同一句话。

“它已剧终。”

【宫】

——就好像闭上眼睛还能听到钟鼓齐鸣,张眼背后漆黑寂寂,华屋已塌。

明明切切的,是与现在[完全不一样]的戏场。到底哪里不一样,要说有铺天盖地的可考证,从衣袂边角的纹饰到眉心眼角的浅笑,末了发现其实无可言说。只是清清楚楚的知道,只是真切的,不一样而已。

但台上的演员和台下的观众都已经廖无声息,偶尔有些不死心的人想找回座次,沿着钢筋水泥的道路却无从得知另一条通道的站台。

小语在夜色里抬起头来,眼见对岸华美的鬼影幢幢。

那双瞳孔,真是让人羡慕。

【徵】

——仿佛叶公好龙一般。隔岸观火地单恋着。

被问起“想不想恢复古老的生活”时,居然坚决地说了“不”。我爱着那些飞檐亭角高冠博带,但只要一个电灯自来水就可以让那些爱意溃不成军。喝着化学味的汽水长大的小孩儿,舍不得那些无聊却真实的便利。

何况那时并不只有花团锦簇,烈火烹油。在这些之外,还有写在纸上都血雨绰绰的文字,有念出来会吓得小儿啼哭的真实。

“古老”所包含的意思,并不是“清贵”、“典雅”诸如此类的词语可以概括,一袭华袍下,可能有无数才子佳人红妆白袖,在血流成河里绝望的沉寂。

所以我们舍弃了,坐在舒适的环境里,安全地说着与事无补的思念与憧憬。憧憬着那些:

绵长的,与腐朽同在的辉煌。

【羽】

——子不语,怪、力、乱、神。

禁忌的东西,不说出口也不会消失,闭上眼睛,并不等于不存在。

人类渐渐的切断了与它们的联系,更便捷的速度,更方便的生活,更拥挤的环境,更多的商店,更堆积的品牌……

冥冥中一边嗤笑着一边搭起的积木,在无数“更加”的堆积里,山鬼精魅们渐渐背道在了远山中。

空山不见人。

只剩小语,做最后的回望。

这就是她的故事,一开始,到后来,都带着,甜蜜又哀怅的,与离别同行的悲哀。只剩她还记得与人类曾经无比熟悉的“故人们”,慢慢的,尽着笨拙的礼节在道别。

虽然在他们看来。从来都太快。

【商】

——你可曾爱上神明。

可曾看到过光芒挥破云层自天空倾泻而下,可曾徒劳的伸长双手试图捕捉残辉,只剩满怀清风嘲弄。风烟万里,掌中握不住沙粒的永世孤军。是殿堂庙宇台

阶下一路九天的铮铮玉碎,是残存的胜者在不再被膜拜的钢筋水泥里倨傲的歌唱,是结局一开始便注定为无用功的追云逐日。

你可曾爱上神明。像无尽永夜里坚持燃起的孤灯,哪怕再倔强也难辨炎凉,哪怕身后就是即将淹没在怀疑中的——

巨大的,最后的,万世洪荒。

风息神泪

2009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