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再回首
高二 散文 1564字 1435人浏览 a83340

刚才从寒风中一下子进入了温暖的屋里,已不记得具体的感受,只是现在还能听到窗外大风时急时缓地“呼呼”作响,似乎还停留在冬季,而我依然坚信已经三月到底,因为高二下的第一次月考已经结束。
考试对我来说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很难受的话题。今天考完了最后一场,在等车的时候去报亭旁徘徊观察,看到熟悉的六个字迹便掏钱去换得那本已经关注了一年多的杂志——《中学生博览》,对于我这个文学痴迷程度到了某种境界的人来说是很难真正看上谁的文字,只是依靠它来关注一部分中学生的文字程度,来自比,之后更给自己的一个定位。
刚把《中学生博览》平行飞开到书桌的另一角,打了个响指以提高自己的精神,自言道:“终于考完了~又可以尽情写了!”接着从包里选出那支英雄钢笔,从乱堆的书中抽出快记录完的一本本子,没有什么创作的心情,还有一篇未完成的小说放在一旁,可我没有完成的动力,有些不知方向,对于这篇也不知从何作起。
数学考前的晚上没有用心复习,而是去完成家教要求帮忙写的一篇文章,没有人给过我这样的要求,因为我从前是不爱显露这些的,因为我这种能力不可琢磨,对我来说并不固定,时有时无。为了完成文章而有些开始胡乱去写,对我来说字数多不时唯一的目的,但却是每次最终的结果,当然这必然被一些人说成是流水帐式的,发在网上,也少有人用心去看,因此尽管我一直在用心写,却没有受到太大关注。
近日高调了一些,把自己写的三篇小说给了两位同学看,从此我像谜一样的追求也在她们心中暴露。她们都是爱看一些文学杂志的人,而尽管很爱却可能不常去自己写,所以其中一个经常会买书看的女孩说我是很有才的。听到时我并非异常高兴,因为我始终怀疑,我知道我可能只是在富余的时间里去写了别人都不愿去写的东西,把它变长,以至让人有些敬服。在电脑课的时候去打开小荷里的留言板,有些感动,尽管在那里已经三年了,可是没有一次就收到那些留言,他们没有太赞扬,但心里有暖,毕竟是有人关注,旁边的那个朋友凑个头来看时我正巧在回复,她没有经历过这些简单的交流,以为我已经很强了,笑着说我以后可以专门写稿了。
我从不以“才女”自居,“才”字也与我从来无缘,偶尔能听到谁对我说过,但我从不当真,因为我相信我并无才,自幼就读书不多,可言是少而又少,只是因为内心深处的自卑与虚荣心让我爱上了写。这种能力一点不强,但在网络的激化下使我看到自己的方向,因此即使我现在仍不会写东西,没发表过东西,但又依然很自信地去写,我知道,我到底是爱它的!
考完试之后去上网,又有几条留言,一时间也不愿回复了,有些疲劳,其实人是要靠机遇、偶然和运气的。在小荷近日发的文章中三篇下下子都进了精品区,使有些人能为我留言,而前些时间的很多文章我认为并不亚于这几篇,却少有人问津。因此也是说明小荷发表量太大了,就像这个社会的文学爱好者太多,我被淹没在没有伯乐的小地方,而即便出现伯乐,也害怕因为自己的能力而失去。
用通常的方式回顾了当初的事情,用文字写时算是二次回顾,也是再回首那些往事了。它们都成了过去,我在失败中又获得了很多自己的快乐,可得可失,我从来没有期待过某时我能是个万众瞩目的文人,因为那样的人连我自己都不愿看太起,没有太高调,依然喜欢在这种无人的境地里没有具体情绪地写东西,不是为了寻找真文人的高雅,也不想因此被说成是矫情造作,我早日曾说,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能放出自己的真感情,因为别人不会这样看你!
做人难,做文人更难,做个实实在在又有名气的文人是难上加难。
回首时,情绪难懂,反反复复,没有终点地回顾,我看见曾经的自己迷茫过,振奋过,发誓过,失败过。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是如何再去回首我此时的心情,往事再苦我依然觉得甜美,因为它宣告我终于挺过来了。
曾经放纵过,但时至今日,我依然觉得我在这种经历中不断成长,不管曾经多少灰色的回忆,我相信在回首以后我的未来能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