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叹
高二 其它 894字 130人浏览 秋天的金色麦田

一声声抽泣,一声声叹息,千年的纷扰,尘世的喧嚣与沧桑卷走古来悲者,岁月的狂潮残忍地淹没着无辜的生灵。从古到今,有人高声吟颂“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有人仰天长啸“千年战骨埋荒外,穷见蒲桃入汉家。”无情的战乱,纷飞的烟火灼烧着万物的表皮,侵蚀着生灵的思想……

历史是放置的恐怖,“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沉重的硝烟下埋藏了太多的无奈与屈辱,历史的车轮碾出一道道悲愤的车辙,似乎在诉说着一段段无情的战乱花絮。

西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曾经辉煌,曾经桑沧。这里曾是世界文明的摇篮,巴比伦王国,亚述帝国,后巴比伦王国,西河文明带来了汉漠拉比,带来了空中花园,带来了伟大的纠缠与是非。伟大,于空间是气势,于时间就是韵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成功的车轮,常要碾过凡人的躯体。帝国建立了,许多村落却在硝烟中焚毁。朝代一次次地更换着姓氏,不变的却是百姓流离失所的眼泪。法典不再年轻,花园不再绚丽,血液不再新鲜。此后千年,任波斯人,马其顿人践踏,任蒙古人、土耳其人蹂躏。理由是惩罚?但罚的真正随者却是一大群最无辜的人,而实施惩罚的人,仍然拥有常人无可比拟的财富与常人不可及的奢侈生活,我想正如高适所云“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的真正场景吧!

余秋雨先生在《千年一叹》中,曾问一位儒雅的巴格达老人为什么伊拉克和很多国家关系紧张,这位老人很自豪地回答:因为巴格达太美了,他们嫉妒。当余先生问一位14岁的伊拉克小女孩是不是觉得美国讨厌时,他竟用流利的英语说,你是说它的人民还是政治?人民不讨厌,政治讨厌,它没有理由强加于人。“你讨厌美国政治,为什么还学英语?”“语言是文化,不一定属于政治!”一个14岁的女孩竟有如此惊人的逻辑和理性,我深深体会到伊拉克人民的质朴善良和令人折服的智慧。

“我们可以高高飞翔,让我们的灵魂永不说谎。在我的心中全世界的朋友都是我的亲人,让我们无畏地建设这个世界,一起流出欢乐的泪水,将世界变成天堂,成为神的光芒荡气回肠的声音回响在耳边,敲打在心头,是啊!和平才是人类永恒的主题!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远方,千年的悲痛与叹息已化为呜咽的月流,汇入温暖的大海,流入光明的天际,为世界祈祷,为人类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