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统意义上的大年初一做的事情1
初一 记叙文 1120字 679人浏览 princefdhgj

在传统意义上的大年初一做的事情,通常可以被认为可以预示未来一年的行为与事态的,因而低点儿年级的学生便视这一天为彻底解放,以前的小孩子还生怕这一天过去,过去就过了年了,就又有说不尽的苦头——那时多是生活的艰辛。

现在不同了,人们的思绪似乎也大为改变,对这些似乎也无所谓。正月初一人们受各种原因所迫,并不回家团聚,在他们中有的人心中,似乎没有这一天预示一年的概念。我们的同学们仍旧写作业、学习,不过他们一年到头还真在学习,从无松懈。也许高中生与大学生就是部分离开现实生活的人,说“部分”是因为还身体健康,有强烈的生命体征和基本活动,会说话;然而学习已逐渐成为头脑中的首要任务。当下的目标告诉他们,以后学不学习是以后的事。

不论如何,极浓重的年味儿还是来到了,不仅从炮、电视和红灯笼、红对联中发散出来,还普遍留存于人们的意识中,表露在他们的神情和谈吐里——这一个日子可是过年的日子,是好日子,是盼了一年盼来的日子,过了就过一次这样的体验。

的确,年越过越淡,越剥越瘦。从炮的限放,到春晚的有些寡味,再到人们的忙碌,以往彻底放松的日子没有了,更多的是对新的一年的期盼,于是便落在对新学年、新工作年的计划和展望,长辈的教训,晚辈的思考,似乎这是一个难得的“胜利的大会”的机会。虽然餐桌上饭菜依旧,但谈吐减少,人们想着各自的事情,每个人都被岁月刻下了太多的痕迹。也难怪,对于我们这个年龄,抑或再大一些,家中有些青黄不接,长辈日渐衰老,风采逐渐不再,而晚辈尚未成家立业,思想、力量不够成熟,但又都面临着重担,因而都不再天真。因此,这年实际上亟待转化为一种更深刻的东西,毕竟一年中团聚、热闹红火只是暂像。

传统习俗,两口子初一去婆家,初二去娘家,破五是呆在家里不出门的,要放炮,要打扫,除穷鬼恶鬼。于是过年反而增加了舟车的劳顿。不过在这么一个大的背景下,似乎这旅途中的一切都增添了难以掩盖的喜色,似乎在期待,期待相见的欢欣,路途中这感觉便不断增加。

走亲访友,给压岁钱,这似乎是固有的程序。不过,如今也被重重的事情所阻扰。像有孩子的家庭,随着孩子学业的不断加重,课外培训学校越来越多(当然这是现在的产物),大人们也会被拴住、奔劳。

什么是本真的状态?

抛开这些不说。试想像在大家围坐的一个屋室里,虽然没有多少光,可有铺面的浓浓的人气,有热烈放松的交谈。窗外是一条小街小巷,或是一方小院,静谧安详,似乎在憩息,在休假,享受这一年头休养生息的时光。

心中有这些还是会有一丝欢愉的。

破五,被现在人认为实际上年过完的日子,炮声又起,各家洒扫,但旧俗在当今难免与现实有冲撞,现在的一些培训课程会在这之前开学。似乎在这个讲求实际效益的社会,习俗也只是能谋求实际利益时才不被忽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