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祭
六年级 其它 1098字 49人浏览 第一次上太空

“该从哪里讲起好呢?”那些曾共同出发的老朋友,他们是真的忘记还是故意回避?当我和他们重游那些物非人非的熟悉街区,他们从容不地欣赏新生长起来的商圈的劲头真叫我情不自禁地仰视——好像他们和此时此刻刚刚诞生的人一样,好像过去的一切都可以不要了,他们的历史可以从他们愿意掌握的任意一刻开始。

———徐敏霞

麻痹由入侵到蛰伏的步骤,只是将根深蒂固的思想与意识的动作脆弱的联系起来,前者是长期历史的植入与承袭的限制,而后者则是后天行为养成的潜在习惯。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别伤心了,不就是0票完败么。”对于一些带有安慰色彩的言语,我只是笑笑,并没有耗费过多的言语去解释或颠覆,我不具备那种很强的自我安慰精神,不过依然可以肤浅地归咎为不善言辞,我会跑去跟那人说一声恭喜,不过是牵强和平调换。

由于父母亲都当过教师的原因,使得我也搭乘上了教师子女的末班车,不过遗憾的是搭乘上了,并不能代表我已经抓上了群体们的尾巴,而是以年龄为核心问题展开了距离的脱离。“等到你上初中的那一届,这群教师子女里就只有你一个了。”父亲说。

有些似乎多余的伤感,承载在精神薄膜中,我无法将精华完全提纯,只能使杂质继续抬升。父亲说了一个很莫名的奖项,但是我知道那不会是属于我的,奖项的单一中划分着名义与现实两个,而我仅够自己拥抱住名义,现实却在挣脱开。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也要在这里待到上初一么。”我突兀地问她,我们这群人都在站着送别对方,会有退出也会有加入,但是也只是一段路程的短暂璀璨,会如那被磨去的棱角般消逝。“会啊,不过初一上完又要走了。”她回答着,手心传来暖和的温度。

每个人即是主角又是旁观者,主宰着自己的人生轨迹,旁观者他人的行走磕绊。每种信仰都在萌发枯萎,在不同的立场角度中尖锐地极端地对比着,映衬着各自世界的反差。“你真不像是我的女儿。”母亲坐在椅子上兀自喊着,将我的耳膜及思绪真切地撕碎在鸿沟中,荒诞的幻想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往往会背道而驰。

“今天没月亮。”我仰望着静谧的夜空,也许是那云朵遮盖了流淌的月华吧。“是啊,天气预报说明天要下雨了。”漓压低着改变的嗓音,天气预报说会下雨,但是天又会说些什么呢,会不会说明天会是个艳阳天呢,只留给我们有限的时光去无限的遐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你存在的位置是否改变了,你是否在以其他的舞步在旋、在指尖沿途的琴键中镶嵌。“你不担心你回家晚了?”燕那严肃的脸庞僵硬在尴尬的缄默中,可以很容易就猜想出答案的,不担心,我从来都不担心,因为那扇紧闭的门也会被推移,以时光为圆点,抛却那些碾碎记忆。然后重新开始,在轮回尚未崩塌的此端。

有点想念起当初0票完败的样了,还有被老师说经常迟到的时候,家长会果然就是一个炼狱无奈状。惨不忍睹的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