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思纷纷
初三 记叙文 1756字 184人浏览 耶穿奔驰开草鞋

清明时节,雨纷纷,思纷纷

作者:雾吟风啸

老家的四叔来电问我回去过清明节不?离家别乡几十载,近来幽梦常还乡。我便欣欣然,登上南去的列车,一路雨蒙蒙地落,雾冉冉地飘。听雨窗前,望雨凝思,但见丹山万里,桐花处处开,疏雨中青山低眉见,烟村相望,流水相缠。有一种清凉,有一种柔曼往心里揉搓,把我对故乡的思念又一丝丝抽出来,要织捻一张无边的网,网罗这山、这水、这田野、这村庄,把我融入它们中去,思念是如此的晶莹灵动,不染半点尘埃。

走近故乡,近乡情怯,犹怕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脚步不由得放慢,有此迟迟。清溪蜿蜒迎我而来,那溪水清澈淌绿,泉声清脆如琴,岸草嫩绿如茸,篱花羞涩如伊。记得那年去时,陌柳初插,今我归矣,千丝万缕,披金挂绿,更有林间的鸟啼在风中濡咽了。 走在陌上,菜花幽香扑鼻,薄雾温软润衣。村庄远远在望,雨那么细,那么柔,洗尺了黛瓦粉墙,氤氲了村头桃李。村头老苦楝树下,一位老者苍颜白发,衰老的藤蔓已爬上额头,向我来的路上张望。这就是我的四叔么,记得当年离去,他还是青丝绿鬓的少年,为我挑箱担被相送,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直到我的背影渐行渐远,作别故乡的云彩,不带一丝,我从此浮萍飘梗,天涯羁旅。他还久立松下,不肯离去。这就是生我养我的村庄,我祖辈流血洒泪的地方,血脉相连的亲人。

紧紧握住四叔的手,有一腔热流在心中奔涌。那双布满沧桑纹路的手接过我的行李,“老侄,这么多年你也不回来看看,阿叔也老了。”记得离去的豪情,本想把他乡的日子过成诗,时而简单,时而精致,再衣锦荣归。不料所有的日子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怆惶一生,落魄一生,年年故乡难成归计。四叔摆了摆手,“不管你富贵也好,落难也好,回到家乡,只要进了那家门,都是你的亲人,有你吃的饭,有你喝的酒,有你睡的床。”聆听这朴素的言语,莫名地感动。有一种温暖浸透我眼眶,穿过我的身躯,汇集我的心房。他乡的沧桑此刻被熨平,一路的疲惫这时被剥离。有薄凉的风从耳旁吹过,仿佛是一种呼唤,在呼唤远方的游子。 黄昏,暮雨,檐前雨帘轻挂。时间的河流浪花飞溅,如今的四叔白发侵头,我也霜鬓星星。谈笑樽前人已老。一些旧事的种子,在这场雨里萌芽,隐在风里,探出绿意。童年仿佛触手可及。犹记少年时光,每次打柴归来,洗手溪边,不忘摘一朵野花,或附于柴木的枝桠上,带回家来,插在一个废弃的墨水瓶里,装点朴素的岁月。那时居住老屋,课读作业之余,苦楝树旁,瓜藤架下,儿时玩伴,扑萤捉蝶,不亦乐乎,安然度日。思绪穿梭于深远,于逝水的流年,我对这片土地又奉献了多少,如何承受这尊贵的款待。

第二天一早起,我们就向祖茔出发。风雨梨花寒食过,几家坟上子孙来。我和四叔走在前列,后面跟着长长的队伍。山岗翠岚萌动,田垅草茵香透,杨柳丝雨轻缠。一路上孩子们你追我赶,如蝴蝶穿花纷飞翩翩,兴奋地踏踩着一袭落花,陌上青荇。清泉般的笑声恣意流淌,漫过山坡,飘向远方。望着几个怯生生的儿童,我收回穿过思念长河的清雅迷梦,让漂泊的思绪重回故地,拾遗这段美好。

祖茔是一片开阔地,背后是青山,花燃山色,前方是广阔的田畴,有溪流缓缓缠绕而去,桥卧水声中。虽然春事已经阑姗,落花心情难以收拾。但雨丝绵绵,雨声沥沥,是那么相依相印,疏烟薄雾里,愁草暗绿,几寸晴柔,虽减了桃花夭夭,却添了一川静美。我们所经过的每一寸土地都充满热情,一股沸腾的生机蠢蠢欲动。

当我触摸略带寒意的墓碑,依稀辨认他们的名讳,慎终追远。这儿没有显贵,更没有名流,从这些普通石碑上的字迹,他们只是农民,匠人,没有辉煌的人生可追溯。却正是他们用一锄一犁开拓这青山绿水,一肩一担铺起这山道弯弯,一言一行挺起这如山脊梁,经年累月筑起这田园村庄。站在碑前对视,感受一种来自遥远如沧桑般的祝福,深重厚远。你们不

知道我的名字,但你们的名字已铭刻我心,因为我流淌着你们的血脉,承载着你们的传承。 燃起几柱清香,祭拜的香火在半空中袅袅升起。我只想告诉你们,阳光和雨水渗入你们深埋的骨骼,四月的草才这般绿,水这般清,花这般香。你们的憧憬,我们会一一填满,我们也会把我们的梦想交给孩子们去续写。只有在这里能感受你们的守护,我们思念没有哀愁,没有恐惧,我们呼吸归于平和与安详。我们也学会了优雅地放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坚决地捍卫我们固有的信念,不为风雨所湮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