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教学绷紧一根弦
五年级 记叙文 4224字 129人浏览 彭义大脑袋

作文教学绷紧一根弦

——三阶意识

浪打浪

“三阶”作文是一种循序渐进的作文训练体系,并不是游离于教材之外的衍生或附属产物。三阶作文的“词语”、“细节”和“独我”意识是根据学生作文提升需要确立的最迫切的训练核心。它来自于学生作文的现状和需要,又为正在进行的作文训练导航引路。

词语意识

语文教学的“本”是“大纲”,是教材。教材编排的“语文园地”里的“读读写写”、“读读记记”列出那么多词语,尤其是低年级的更多。范围也广:动作的、状态的、颜色的,形状的、外貌神态的。这些词语都来自于课文,都是经过学生在语言环境中阅读、理解、感知过滤过的,用起来应该要比临时提供的词语更加得心应手。为什么舍近而求远?这就是在阅读教学上我们忽视了“词语”意识:没有要求或强化学生把已经学过的词语实践起来。以至于这些丰富的词语资源在学生的作文中受到冷落。

我觉得实现词语意识可分为三步走。

一、启用教材“词语”势在必行!

把教材中的词语说起来,用起来,让他们散发出生命的活力。最简单也是我们最常用的方法,把文章中含有生词的句子画出来读一读,再换一个语言环境仿照着说一句话。会说了,说出来了,孩子的理解加深了,用的意识才有可能逐渐形成。

二、设计“词语”训练模式。

用“词语”需要语言环境。拿个最简单的比方,用的“环境”好比种庄稼犁开了垄沟,词语就是种子。没有垄沟,种子不能埋进土壤,缺少了发芽成长的条件;反之,犁开了垄沟,没有种子更不会有新生的嫩芽。因此,犁开垄沟就是教师阶层对“词语意识”的最好诠释。我曾经尝试着破译“词语”意识,开始构建的是一个“1+1语言美容”:就是把比喻、拟人两种修辞有机融合,把句子写活,写美,最大程度地彰显语言魅力。美容分三步走:第一步加比喻的修辞;第二步添加能与第一步相融的拟人或拟物;第三步是在前两步的基础上删掉重复的词语,添加修饰的成分,使句子通顺、具体。

设计之初,感觉如果按这样的美容方法,学生的语言问题就基本解决了。但真正在作文教学中全面实施时才发现学生的“美容”是单调空洞的。这是因为学生只注重了修辞的综合运用,忽视了用词语把句子写实在,写丰满——缺乏词语修饰的意识。针对孩子们的表达现状,我构思了一种比较简单的修饰要求:“‘的’和‘ 地’前不空,‘得’后要有状态描述”。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教学过程中,又逐渐感觉到真正要形成一种知识体系,关键的是要让孩子体验到词语在句子或文段中修饰形成的历程。经过长时间的思考、运用、完善,设计出了近万字的《把句子写实写活》语言训练模式。训练从写实开始循序渐进,逐步生成到生动活泼的状态。

第一步,训练序曲:造出生动的词语:包含数量叠词的创生(单数-复数的创新);颜色或光亮、形状和状态及其它形容词单音到叠音的创造。这种知识的形成过程是自主的、积极的。第二步,写实训练:名词之前修饰词语的种类及运用;“人物”这个特殊名词之前修饰与一般名称修饰差异的训练;动作之前修饰词语的种类及运用;对名词、动词修饰综合练习;形容词的拆解(比如,小猫真可爱:拆解可爱之处;晚霞真美:拆解美在何处,美在色彩;美在形态;美在它的感染)。第三步,写活训练:1、基本修辞体验。比喻:比喻的构成;对比喻的曲解;基本事物到相像事物的多元化联想;基本比喻句的不同角度改写。拟人:拟人最基本的要求;给一般事物在人的身上找准多元化相似点;拟人句的不同方向改写。2、比喻、拟人整合,为句子美容。3、让句号成为活结:抓住一种特点,呈现并列的形式;由静态描写转入动态描述;由个体到整体的迁移;事物形状(颜色、声音、味道)之间的互动;四种方法的综合运用。

训练过程中,为了提高学生在作文中的实践能力,我又配套设计了二十个关于写景、状物、描写外貌的情境语段案例,让学生在实践中看到他们学到的词语运用方法有了用武之地。

三、坚持!让“意识”成为习惯。

经过前两步的训练还不能形成“词语”意识。意识的形成是一种养成教育,还需要老师每次作文前谆谆的提醒。直到学生把这种“意识”转化成习惯。

“词语”意识一旦形成,孩子们用的时候还会分创新作文和教材作文吗? 细节意识

中年级的“细节”意识是“三阶作文”的难点,也是整个小学作文的难点。这种意识的形成容易:写文章的人都知道有了细节文章就具体了,可读性就强了。

尤其是老师,可以说一让孩子写作文就会不厌其烦地提醒:要写出细节。而学生为啥不按要求去写?我们不妨将心比心,他们愿意把自己的作文写得干巴巴的吗?

“细节”的养成在课堂,在阅读教学的写作本位中。成熟的阅读教学设计,除了阅读感悟,还有一项重要的内容,那就是“写作方法提炼”。而今的阅读教学,还有多少老师不忘把每一课的写作方法提炼总结,再以小练笔的形式指导孩子去实践呢?我觉得我做的就不好。看余映潮老师的教学实录,阅读指导中几乎处处就关联着写作。因此我认为学生写作的细节养成需要老师在阅读教学中率先形成或垂范“细节”意识。

记得五年级下学期有一篇《人物描写一组》。王熙凤的语言和外貌打扮描写;严监生的动作描写;小嘎子的动作、心理描写,都是难得的细节蓝本。

《彩色的非洲》中有这样的语段:“其颜色不仅有赤橙黄绿青蓝紫,而且不断地变换着,交织着,渗透着,辉映着,令你目不暇接,不住地发出赞叹。这还是凝固的色彩,你若到盛蝴蝶你若到盛产蝴蝶的刚果奥旺多省,置身于五彩缤纷的蝴蝶世界,细细聆听这彩色小天使飞翔的轻微音韵,简直如同步入仙境。﹍﹍火炬树绽开的花朵比绿叶还多,一棵似一团火,一排似一片霞。到了开花季节,一条条街道,都成了彩色的长河。”这是景物描写中侧重色彩的细节描写。

新学案阅读练习《密西西比河风光》中“被创世主安排在这个偏远的丛莽中的无数动物给这个世界带来魅力和生气。在小径尽头,有几只因为吃饱了葡萄而醉态可掬的熊,它们在小榆树的枝桠上蹒跚;鹿群在湖中沐浴;黑松鼠在茂密的树林中嬉戏;麻雀般大小的弗吉尼亚鸽从树上飞下来在长满红草莓的草地上踯躅;黄嘴的绿鹦鹉、映照成红色的绿啄木鸟和火焰般的红雀在柏树顶上飞来飞去;蜂鸟在佛罗尼达茉莉上熠熠发光,而捕鸟为食的毒蛇倒挂在树枝交织而成的穹顶上,像藤蔓一样摇来摆去,同时发出阵阵嘶鸣。”这是场面描写中的动作描写。

这样的细节描写,我们平时要找个例文,恐怕真得“踏破铁鞋”。我们教师要是关注到了,重视了,就会拿着这样的模板引导迁移。反之,教师缺乏“细节”意识,就会浪费了这宝贵的资源。

学生“细节”描写的规范要有一个具体的要求或者说规范的训练序列。而目前还没有这样一个教材式的可循的渐进的训练模式,我们可以借鉴的也只是一些星星点点的做法。这样的现状就需要老师结合实际把点滴做法、思考归类、整合,逐步实现细节训练条理化、明晰化,结合不同的教学案例实施不同的细节策略。

我正是围绕着学生的写作缺失,构思了立体的场面(作为背景细节)、人物外貌、人物语言、人物动作、人物内心活动、人物神态等细节训练模式。比如神态描写,这是面部神情一闪而过的变化,需要在瞬间捕捉;就语言表达而言,它是一种简笔画的简约写意,往往在文中一笔点到。那么,如果不善于观察是不是就不能有神态描写了?不是。它有表现的载体和运行的轨迹:神态描写是在“听”、“看”、“闻”、“尝”后在“思”的基础上衍生的产物,换句话说是嫁接在声音、形态或动作、气味或味道通过思想活动演变的表情变化。如,听到要考试,他想到自己还没准备好,猛的一怔;看到自己的获奖证书,想到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他满脸笑开了花;餐桌上闻到浓浓的酸味,想到妈妈又烧了自己不爱吃的酸辣白菜,眉头一皱。大量的情境神态探索,学生就会明白神态描写的秘诀就一个字——变。

形成了“细节”意识,这根弦就会在学生脑子中紧紧绷着,一动笔写作就会有细节的警示和提醒,又掌握了基本的描写方法,写出的文章就不乏细节了。 创新意识

高年级的课堂作文指导中,学生乐意参与个性的探究。老师期冀满园花开,学生希望自己的作文别具一格,那么,题材创新成了师生写作教学的自主追求。

六年级一单元的第一个作文要求“把自己当做大自然中的一员,用你的视角和情感描绘你眼中的大千世界。”其实这是类似《山中访友》想象联想产生的拟人化写作构思。题材还是写景。为打开学生思维,我以“访”字切入:“ 访 ”。

思维拓展分三步:

1、不同的时空拓展。

你去什么地方“访”?

孩子们交流的大多是名胜景观——这远远不够。

《山中访友》作者运用了丰富的想象和联想。我们要“访”的或“访”过的就必须局限于名胜吗?比如“早春访绿”行吗?你想到了什么?

这样的启发打开了更广发的思维空间。菜园,晚秋,雪夜,雪原,夜空,原野,小溪,小树林,校园﹍﹍

2、“访”的对象。

在不同的时间地点,你“访”问了谁?

相机探究一些隐性的资源,比如,气味,光线,温度,湿度,心跳等。

3、“友”的定位。

朋友是一种相互的关系。你“访”的这些朋友为你付出了什么?

玲珑的形象,悦耳的声音,五彩的颜色。

它们的付出需要回报吗?说说你的体会。

你作为它们的朋友,能为它们付出什么呢?是为它们浇水施肥,清洁卫生了吗?

生活中的朋友,有时候一声“加油”,一点安慰,一次鼓励都可能传递去“友谊”的信息,对待这样的朋友不也一样吗?

﹍﹍

四单元看图写文,图意是一个人叼着烟卷轮开巨斧,正向一棵粗壮的大树砍去。一只啄木鸟落在他的肩上,紧盯着他木头一样的脑袋,说:“这段木头里一定有虫﹍﹍”要求是写观后感或编故事。

本体探究:

就观后感,我进行了这样的思维拓展:啄木鸟说,这个人脑袋里有虫,这个虫是一只什么“虫”?——为了私利,破坏森林。

这只“虫”我们还看不见,说明没长大。如果这只“虫”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砍树的人置身的森林还会存在吗?

拓展探究:

读过的课文中,你还知道哪些人脑子中有“虫”?《狼和鹿》中的罗斯福总统;《一个小村庄的故事》中,小村庄的人们;《只有一个地球》中滥用化学品的人们﹍﹍

这么多人脑子中有“虫”,你能给这些虫子分分类吗?

污染水资源,草原沙化,污染空气,垃圾乱扔,塑料袋满天飞等。

这些“虫”子的存在或繁衍的基础是什么?(眼前的利益)

认识升华

这些“虫”如此贪婪恶劣,不治行吗?能治住吗?

对此现状,你有什么担心?有什么话要对脑子长“虫”的人说?

﹍﹍

这是三阶作文的“独我”意识在课堂作文中的体现。有这样的思维引导和碰撞,孩子们的课堂作文一样充满“个性”。

“词语”、“细节”、“独我”的三阶意识应用在更广泛的作文领域,就会有更耀眼的光华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