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河的苦酒
六年级 散文 679字 23人浏览 狸毅炮

我乃张飞第十八单传。

众所周知,张飞一身武艺,爽快大方,典型的男中豪杰。我虽也是个男儿身,但从小优柔寡断,习文不习武。三岁熟背诗经,七岁妙谈论语,实乃一代天才。可谁知,我这样一位文学圣人却终生不得志,在中过秀才之后就屡屡名落孙山,如今又到清明,我又来到了那座阴山祭拜我的祖先。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想当年我祖先张飞立下赫赫战功,而我只是无人知晓的穷秀才,真是可悲可叹。清明的雨下个不断,风吹个不停,我独自在河边的小酒店里坐下。一壶酒刚端上桌,谁知冤家路窄,高中状元的蒋林熙坐着八抬大轿也来到了这里。如今他已贵为驸马, 趁着清明来祭拜祖上的人。他风度翩翩,穿着绫罗绸缎。一大群人围了上来,一个说书的跑来,跪拜在地:“驸马,让小民为您说一段儿。”驸马很是高兴,好像很想听说书的样子。“话说本朝,有一名江洋大盗,人称珍珠翡翠白玉汤……。”众人都在关注着这位驸马,我不禁妒火中烧。站在一块清静的地方,狂饮手中之酒,借酒消愁愁更愁。我只不过是一介布衣小人,一个疾贤妒能的小人,老天捉弄我啊!不!你看那说书的小丑,唯唯诺诺、嬉皮笑脸,哗众取宠。那些听众才是无知之人!不就是个驸马吗!难道他就要高人几等,人们就应该把他奉为天神?我独自一人喝着闷酒,心里很不是滋味,徐步向集市走去,我希望喧嚣的环境能缓解一下我心底的忧郁。集市里有一处分外热闹,原来是诗文大赛。我摇摇头,长叹道:“清明寄思遇天婿,众人上前跪在。唯吾手擎苦酒饮,断肠人在天涯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山间小径上,我渐行渐远。蒋林熙驸马、说书的旋律、浓浓的药材味、和缕缕悠悠的茶清香,汴河两岸的无限风光都在林间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