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秋思》
初一 其它 917字 2201人浏览 sunny宋明浩

改写《秋思》

秋风乍起,树叶黄了,草黄了,花也谢了,到处都是黄色的一片。“我”独自一人客居在洛阳城里,望着满天飞舞的黄叶,孤独的“我”内心充满了对家乡的思念。思念家乡的青山绿水,思念家乡的一草一木,更思念家乡年迈的父亲、慈祥的母亲和那些亲朋好友。此时的“我”不禁想写封信给远在故乡的亲人,可是想要说的话太多太多了,提起笔来,竟不知从何写起。记忆中,家乡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这使“我”对家乡的思念越发地强烈。我仿佛回到了家乡,回到了温暖的家,和亲人们谈起洛阳城的风土人情和离别后的心情。 “我”一夜无眠,终于将信写好了。“我”细心地封好信,一大清早赶到城门外,焦急地等候送信人的到来。可是,当“我”郑重地把信交到送信人手中时,“我”犹豫了,突然担心起自己连夜匆忙写的信,无法表达出自己对家乡的深切思念。于是,“我”又从即将出发的送信人那里拿回了那封家书,“我”打开信封,取出家书,仔细地看了一遍又一遍,才放心地交给送信人,让他捎给远方的亲人。

改写《秋思》

唉,母亲的身体不知怎样了,我又不能到母亲跟前伺候!”在洛阳城当官的张籍十分动情地说。这时,张籍想起临行前小儿子调皮的身影,不由微微地笑了起来。“大人,一农民老汉想见您,他说他的小孙子被人拐走了。”“唉,又出事了。”张籍苦笑,“让他上来吧!”

处理完老汉的事,张籍躺在床上休息,他想起老汉的孙子,“那小孩真可爱呵,还会背几首诗,生在农民家,也真不容易。”想到这儿,张籍又一次想到了老家的母亲,“该给母亲写封信了,也不知道她的病根除了没有。”张籍站起身,走到窗前,一片黄叶飘了进来,张籍弯腰拾起枯叶,“唉,又是一年秋天,该让母亲多加几件衣服了,秋风吹到母亲,她又要犯病了。”张籍难过地摇摇头,坐下来开始写他的家书。

张籍匆忙地写完了家书,封好,又托人找来个送信的,张籍取出书信,伸出去的手突然又停住了,送信人忙说:“先生,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信送到!”张籍抱歉地说:“不是的,这几天事太多,有些事我怕说不明白,还是再看看吧。”张籍贯又一次拆开信,看了又看,几分钟后,才又一次封好信,交给了捎信人。捎信人上了马,带着信走了。张籍目送着他——黄昏落日下,奔驰的马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改写《秋思》15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