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诗歌狂
初二 散文 611字 3955人浏览 大白杨树75

物换星移,世事变迁,历史一去不复返。时间销蚀着一切,盛唐的遗迹渐渐地消亡了,留下的只有华美的诗句。

在静谧的夜晚,窗外月色如霜,屋内柔光似水,我手捧一杯清茗,翻开一卷诗集,在清茗的氤氲烟气和书香之中,倾听那自远古而来却清晰的声音,让心随它飞越大川深谷。

我看见唐诗在浔阳江头琵琶女伤感的眼睛里停留,在霓裳羽衣舞的奢华中掠过,在哀鸿遍野的战场上空徘徊,在妙绝天下的名山大川中漫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最令我难忘的是唐诗中那一轮不朽的明月。

那轮明月在唐诗里升起:月光装满了李白的酒觞;月色涂亮了杜甫的书房;长月梳顺了孟浩然的散发;皓月洒满了王昌龄笔下的大漠;弯月铺满了岑参出塞的征途。

我有感于飘洒在唐诗里的雨:“孤灯照寒雨,深竹暗浮烟。”这雨承载的是几缕凄清。“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这雨夹杂的是几许无奈。“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雨满溢的是欣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如果没有了“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意境,今天的寒山寺钟声将索然无味。如果没有了“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那心力交瘁的忧郁,今日的秦淮河可能就少了一份醉人的韵味。如果没有了“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的豪放,今朝的美酒就显得寡然无味。如果没有了“我愿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的柔情,今夜的星空将黯然失色。

茶凉,夜深。合上书卷,推窗而视,草木凋零,落叶归根,好景不再。逝者如斯,排遣不成,凄凉顿生。

明月复明月,明月何其多。谁会知晓,今夜我心跌宕,只为诗歌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