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初二 记叙文 1807字 410人浏览 梦啊梦啊啊啊

有一种声音,在记忆深处

彭龙中心学校 黄森

有一种悦耳动听的声音,总在我耳边萦绕,它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感人,那样的让人想念!这种声音,一直存在我的记忆深处,永远也无法磨灭!它就是爷爷的二胡声,从小到现在,让我一直难以忘却。

记得小时候,我坐在小板凳上,出神地听着爷爷拉二胡,只见爷爷左手灵动地按着琴弦,右手有节奏地拉着琴弓,悠扬的二胡声便从爷爷住的那所普通单元楼里弥漫开来,传得很远、很远„„一曲终了爷爷正准备休息,我突然鼓起掌来,大声说:“爷爷您拉得真好听!我还想听,您再拉几首曲子吧!”听了我的话,爷爷顾不上休息,高兴地拍拍我的小脑瓜说“你喜欢听啊?爷爷刚才拉的曲子叫《光明行》,那再拉一首《二泉映月》吧。”那时候的我,真是非常佩服爷爷!爷爷的二胡声时而让人欢欣鼓舞,时而又让人伤心落泪。这声音从小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深处。

一晃十余年过去了,我离开家乡到外地求学,在学校附近的一条小巷内结识了一位民间的二胡老琴师——方老师。他年轻时是铜陵艺术团的二胡首席,我便拜他为师,开始学习演奏二胡。从此以后,我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来跟随方老师学习二胡。基本技能练习之后,先演奏了一些简单的黄梅戏曲调,让后慢慢地开始学习演奏独奏曲,《良宵》、《赛马》、《二泉映月》都拉得很熟了,方老师也对我赞赏有加。这时候我觉得自己无论是左手的揉弦还是右手的运弓都远远超过了爷爷!我期盼着暑假早点到来,好让我回去和爷爷一决高下。

我企盼的暑假终于到了!坐了好几个小时的汽车回到了家,我顾不上休息直奔爷爷家。远远的就听见那熟悉的二胡声从爷爷住的小楼里传出来。我几步登上二楼。一推开门,见爷爷正在拉二胡,他一见我来了高兴地招呼我坐下。爷爷笑着说:“听说你拜了个老师学二胡,怎么样啊?拉一曲给爷爷听听。”爷爷的提议正中下怀,我正准备表现一下呢!“爷爷,我会拉好几首曲子呢!先拉一首《赛马》,您听听!”我使出浑身解数,将老师教我的跳弓、拨弦等技法全都用上了,结尾还用了爷爷不会的“马叫”技巧收音。一曲终了,爷爷边鼓掌边笑着说“不错不错,看来是下了一番苦功夫!不过,你的运弓有两个很严重的缺点:首先,你的第一弓没有运满,拉二胡弓一定要运满,不然就拉不出赛马的气势,其次,你拉弓的手提得太高了,弓毛应当贴着琴筒,否则,琴声就很燥。从你的运弓来看,你师父在这方面还是有欠缺的。”没想到爷爷竟给我当头一盆冷水,我不服气地拿出我师父拉二胡的录像放给爷爷看, 爷爷看后说:“你师父演奏技术的确娴熟,但他运弓总爱运后半弓,弓没有运满,所以声音燥。左手揉弦、换把都可以后天学习,但右手运弓必须直,弓要拉满。”我很生气,没想到爷爷竟“辱”我师门!我红着脸大声吼道:“您根本就不懂,也不会运弓,您不过是个自学的业余二胡手罢了,我师父才是专业的!”说完,我不顾爷爷的呼喊,头也不回的地离开了爷爷家。

可是后来,在我遇到了两位高人的指点和批评后,我才认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运弓的确有很大问题!

因为一次机缘,我通过QQ 结识了知名音乐制作人,歌手Vae, 他可是我最崇拜的流行歌手,是数千万九零后的偶像,是流行乐坛的领军人物和中国风歌曲的开创者。我想,他一定是懂民乐的,不如让他帮我看看?于是,我录制了一段《赛马》发给他,他只是听了开头,就没往下听了,很快QQ 回复:“小兄弟,你的弓没有拉满。”我惊讶极了,他竟和爷爷的看法是一样的!此时,我内心深处已经感受到自己运弓的不足,但年轻气盛的我如何下得了这个台?竟反问道:“你会拉二胡吗?不会就不要随便评价!”他没有回复就直接下线了。

又过了没多久,我在表哥的婚礼上遇到了我的表姑父,他的二胡水平可不一般,他的师父是全国排名第四的演奏家!我想:他这个“伯乐”总该识得我这个“千里马”吧?可是,我才刚一拉,他就叫我停下来,评价竟和爷爷、Vae 的意见完全一致——弓没有运满!直到这时,我才确信自己的演奏运弓确实有问题。“那我该怎么办呢?”我急忙问表姑父。“还是回去请教请教你爷爷吧!他的运功非常饱满,你远没有达到他的一半功力”这回答使我大跌眼镜!

我又来到爷爷家,虽然爷爷已是一个年近九旬的耄耋老人,但他拉二胡的运弓依旧是那样的饱满!拉出的琴声还是那样令人感动、令人陶醉!这回我虚心地向爷爷请教,小屋里已装不下我们爷孙俩的琴声和笑声,它们调皮地飞出了窗外„„

爷爷的二胡声,已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深处,它将永远伴我前行,给我勇气,给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