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起头来真美
初三 记叙文 6813字 2247人浏览 宝宝胡彤

昂起头来真美 不经意间,抬头,阳光撒到脸上暖暖的,我昂起头来,看曲终人散,看没有边际的终点站。

中考倒计时:十天、九天、八天

我从书堆里爬出来,抬起头呆呆地望着黑板上的倒计时,心里乱乱的,嘴里含的棒棒糖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化了,思绪不再眷恋课本。细细算了一下,已经十几天没有正经梳过头发了,原来想为了学习把头发剪了,却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只得胡乱应付了一通。

都说时间是海绵里的水,要挤,总会有的,可对于我们这些疲于应付中考的学生来说,饭,都得迅速地吃,时间,哪里还挤得出?不注重形象,也情有可原嘛。

时光隔着玻璃放肆地喧哗,推了推鼻梁上厚厚的镜框,吃力地看了看手表,十二点整。前些日子的毕业合影,今天该发下来了吧?好期待呀!不对呀,那天照毕业照的时候,自己打扮的跟个 村姑 似的,头发乱乱的,没正经梳,脸,恍惚记得也没有洗。那天的精神状态似乎也不是很好,整个人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快门按下的时候我是昂头微笑的,可又有什么用呢?发下照片,岂不丢死人了?唉,谁叫自己不注意自身形象呢!

照片,快看 还是逃不过,照片还是发下来了。我反扣在桌面上,没敢掀开看,怕自己的样子会吓到自己,可还是忍不住瞄了一小眼。 嘿,不错吧,看你笑得多灿烂啊! 同桌狠狠拍了我一下,吓了一跳的我悻悻地说: 就我这形象不给咱班丢脸就成了! 说什么呢?仔细瞧瞧,你昂头笑起来的时候多美啊! 是吗? 嗯! 同桌用力地点点头,我小心翼翼翻过照片,一看。嘿!自己昂起头微笑的时候还是挺美的,尽管自己打扮的很随意,可 随意 早就被昂起头的笑容排挤得无影无踪了

原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昂起头来微笑,你就是最美的!

昂起头来真美

我是一株草。

我是一株丑陋的草,她们那么说,我自己好像也是这么认为的。

看,我的叶子多么好看啊! 她们聚在一起讨论着。 是啊,油亮修长! 低下头看看自己,黄黄的。可能真的融入不了她们的圈子。头上的包压得我喘不过气了,可能真的像她们说的是 瘤子 吧?下意识的我往阴影里躲了躲,叶片上的露珠静悄悄地蒸发,那是夜晚的泪。

你们有见过花吗?和你们差不多,只是多了一朵红的或者别的颜色的花就漂亮很多了! 刚从山谷外回来的小麻雀叽叽喳喳的说。 花,为什么感觉那么熟悉?梦里,似乎有一缕白色的清香飘过。

小麻雀,花 有白色的吗? 我怯怯地说。

小麻雀打量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角落里的我: 我刚要说呢,谷口的百合就是白色的,特别好看,丑丑,你见过?

丑丑是我的名字。

我隐了声音,一瞬间觉得自己应该是一朵花,白色的百合花。

我开始逐渐地侧弯身子,享受阳光的照耀,从来没有这样放松过,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充斥着阳光,头上的包也大了一点,叶子也开始变绿了呢!

丑丑!你竟然是朵花!

没错,白色的百合花!

当我低着头时,我是丑丑,一颗丑陋的无人问津的草,当我昂起头的一刻,我成了一株最美的花。

忘不了当昂起头时,看到的景色,和在耳边响起的声音: 下一秒开放的你,会更美! 聆听太阳的声音

“妈妈,我听见太阳的声音啦!”一声稚语冲击了我的耳膜,记忆中的涟漪不再平静,荡漾起了点点的涟漪„„

金色的太阳挂在高高的蓝天上,与金黄的小麦交相辉映。风儿一吹,远远的望去,阳光在小麦的推搡下跳起一曲优美的【华尔兹】。你骑着“凤凰”牌自行车,把幼小的我塞进了车前的梁上,颠簸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你挥舞着长满老茧的大手,脸上的汗一滴一滴的飞去,我只是坐在土堆上,默默的看你劳动。我望着你的背影,怯怯的问:“可不可以陪我玩一会儿啊?”随即低下头,摆弄着衣角。你愣怔了一会儿,转过身来,放下了锄头,眯着眼睛,神秘兮兮的问:“你听到过太阳的声音吗?”那表情就像虔诚的喇嘛听到了美丽香巴拉的神秘鼓声。竖起耳朵,却只能听到麻雀的“叽叽喳喳声”和时间从空中划过的声音„„太阳有声音的吗?

你慢悠悠地骑在乡间小路上,跟我讲妈妈小时候的趣事。忽然间,你把粗糙的手指向了不远处的一棵被石头压着的小草,激动的说:“小草听见太阳的声音了!”我纳罕道:“小草也是有耳朵的吗?”“是啊!因为它听到了太阳的声音,所以它才能够摆脱困境,长出嫩绿的芽儿。”我忽然感到很神奇,随口说出:“太阳的声音能带给人力量啊!”你笑了,继续蹬着车,在泥泞的土路上一圈一圈的走过,留下我们一起走过的痕迹。

风和雨交织着一场紧张的话剧,太阳又渐渐的从东方升起,演绎着新的一天。多年后的今天,伏在窗边,窗外已不是大片大片的麦地,那些朴实的人们也一个一个离我而去。纵然窗外的高楼大厦再多,也阻挡不住我欣赏这和煦的阳光,嗅到淡淡的暖味儿,聆听刚毅铿锵的声音。再回过神来,那对母子已经汇聚

成了一个黑点;再一次伏在窗边,慢慢的进入梦乡,梦见我们躺在金色的麦地里,在田间的小路上,我们一起聆听太阳的声音„„

聆听自然

晚霞映红了整片天,于是天的颜色不再单调。客厅的电视里播着《血色浪漫》的宣传片,巧得很,这与窗外的景致诙谐相映,便更激起了我伏在窗台上聆听自然的念头。

不知何时,窗外的那棵老树成了鸟儿的新居,刹那间想起“枯藤老树昏鸦”心头便又是一喜。我很喜欢鸟儿唧唧喳喳地叫“妈妈”,给我孤寂的心些许安慰。今天又是我一个人在家,它们也算是我的伴儿。 鸟巢里总是那么三两只小家伙,却也热闹。兄弟姐妹们在一块儿讨论着鸟妈妈归来时会带什么美味。鸟妈妈每天都很准时,它知道这会儿孩子们饿了。可这会儿我的晚餐还有妈妈何故不知所向。鸟妈妈衔着虫子飞回鸟巢,张开嘴,小家伙们立刻雀跃起来,唧唧喳喳地说:“我的,我的,给我,给我!”鸟妈妈扑扇几下翅膀,怜惜地看着孩子们,小心翼翼地喂给孩子们晚餐。此刻心有些微微刺痛,这生命的呼唤,妈妈您能听得见吗?晚餐后,孩子们都显得格外安静,也许吃饱了就该睡下了吧。在鸟妈妈温暖的双翼下安然地入睡了。这会儿快8:00了,家里还是我一个人。来自于自然的声音让我黯然神伤,爸,妈,今晚你们又要工作到几点?家好孤寂,我好孤单。何时才能让家像鸟巢般喧闹?

第二天天刚破晓,小家伙们便唧唧喳喳地闹着要起床,这也叫醒了我。站在窗前同鸟儿们问声早上好便去上学。爸妈还在睡,他们一定工作到很晚,不敢打扰,让他们好好地睡。妈常说新的一天就会有新的工作,我很理解。

中午12:00学校便放学了,我怀揣着快乐打开家门,家依旧是空荡荡的,鸟儿的几声叫唤令我有些失落。我上楼弄了碗面端到窗台上吃。刚刚晴朗的天顿时变得阴暗,我想大概要吹风或是下雨了吧。这会小家伙们在鸟巢里闹腾,骤然间雨点打落到屋檐,然后是树,接下来是叶子,最后是鸟儿们的家。小家伙唧唧喳喳地叫得更凶了:“妈妈,妈妈,您在哪儿呢?”这时远方有一个黑色斑点,接着越来越明显,鸟妈妈回来了,箭一般的速度飞回了家。然后用身子挡住风雨,孩子们由喧闹的唧喳变为安静。“妈妈回来了,安全了孩子们。”鸟妈妈唧唧喳喳地叫着。这来自于母亲的安抚声难道不正是处于风雨中孩子们所需要的吗?

风雨后一切归于平静。鸟妈妈在巢里陪着孩子们。顺屋檐滑下的滴滴答答的雨声和着鸟儿们唧唧喳喳的叫声给又一个傍晚赋予了温馨与浪漫。赋予我家的喧嚣,于是家不再寂寞。

一阵雨后的凉意触动了我,这个聆听自然的孩子,可是属于我的家的喧嚣它又在哪儿呢?

从那一刻开始

从那一刻开始,我明白了介于冬与夏之间春的含义。从那一刻开始,我悟出了失败与成功之间的重要。——题记

当天空不再阴沉风儿不再呼啸,小草悄悄地的探出头来观望四周的时候,我明白了——春天到了。

走在春的花园中,一切是那么的新鲜,在被严寒的冬日囚禁了多日后,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舒畅。瞧,那小心翼翼的小草,冒出一个小小的头,试探地着四周:“是春姑娘来了吗?冬天远去了吗?”,和煦的风儿立刻卷夹着几许温暖,几许阳光,几许春特有的气息抚了抚他的头,算是对他的回答吧!于是,小草开心了,像上楼梯一样一节一节地生长着,整个院子都能听到他们成长的声音。眼前所见,早已不是月前白茫茫的冰雪,而是点点新绿,又马上变成浓绿的棉绒长毯了。

山坡上,片片零星的残雪还在那里苦苦地支撑着,山花却早已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树枝抽出了新芽。河水开始奔腾了,泛着点点的绿意为春天的到来伴舞。闭上眼,仿佛已经能够嗅到桃花、杏花的气息;仿佛已经能够看到艳阳在绿阴间转游,努力却无法投身大地的急燥。

墙角处,已依稀可见勤劳的蚁儿的身影,忙碌于大地之上,却不忘赞美春天。花草间,几只黄黑色的小昆虫在舞蹈着,噢,是蜜蜂呀!半年不见,它们还是那样招人喜爱。树枝上,蝉儿不知何时已爬伏在此,清清嗓子,时刻准备着高歌一曲。不觉中,眼前已浮现出百蚁争跑的情景;口中已辨析出蜂蜜的味道;耳畔已回响起“知了”的声音。

漫步在春的花园中,脑中突然想起严寒冬日中寻春的童趣,绵绵春雨中梦夏的可爱。我在隐隐约约中似乎悟出了春姑娘带给我们的启示:“苦难中,我们要寻找希望之火,当希望之火被你寻到,那么,辉煌的明天还会远吗?”

漫步在春的花园中,冬日的苦难已经过去,希望的春天已经寻到,夏日的辉煌即将到来。此时的我,却心如静水,因为从那一刻开始,我明白了冬、春、夏的关系,明白了苦难、希望、辉煌的关系,明白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哲理——“苦难中寻希望,希望中含辉煌”。

呼唤

每个母亲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她们用心在呼唤着孩子,将他们引向成功的道路。

——题记

一次,我和同学约好去图书馆补习一下英语。我站在车站上,等着车。哎,寒风像尖刀一般无情的划过我的脸颊。我站在车站上远望着车驶来的方向,连个影子都没有,我抱怨着。突然,一辆16路公交车驶入了我的视线,开门后,一个孩子蹦蹦跳跳的下了车。哎,老了,我带着一丝搞笑的意味回想着这句话。孩子穿的很朴实,但却活力十足。他在人行道上跑来跑去,甜蜜的笑容始终挂在他的脸上,像常青树一般,深深的扎下了根,让他永远都是那么的快乐。最后下来的是一个妇女,她站在站牌旁,拍着手,呼唤着孩子:“伟,快来妈妈这里,快来!”那孩子头也不回,我心想:哎,现在的孩子,那么小就没有一点礼貌,母亲在这里喊,但他却连个正眼都没有一个。但那妇女并没有生气,她依然在呼唤着孩子:“伟,快到妈妈这里来,快!”这回,孩子有反应了,张开他那小小的臂膀,向母亲这里飞奔了过来。这时,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巨大的家伙挂在孩子的耳朵上,是助听器,我惊呆了。母亲用她那坚实有力的大手,牵着孩子的那双小手,走了。哎,那一刻是多么的迷人啊,母与子的情,在这一刻,汇聚的更紧密了。真想保留下那一刹那,留下美丽的回忆。

这时有个商贩推着小车向母子两走了来,孩子被小车上的风车所吸引了,风呼啊呼的吹,风车也呼啊呼地转,母亲带着微笑指着风车对孩子说:“伟,说风——车——,风——车——”孩子吃力的跟读着读,“很好,再来一遍,风——车——,风——车——”,孩子依然是那么的吃力。

突然,我要乘的车来了,我走上车,透过那已经结了一层晶莹的霜的玻璃,看着那对母子,母亲依然在教着孩子,她呼唤着孩子,渴望能让那千丝万屡的爱,打开孩子黑暗的心房。车渐渐启动,那对母子渐渐远去,我回想着母亲的举动,是那么的真诚,那么的温暖„„

我们是一张白纸,母亲用她的爱画上了牡丹盛开的美丽画卷;

我们是一朵花,母亲用她的爱浇撒、保护着我们成长;

我们是刚回飞翔的小鸟,母亲用她的爱教会了我们怎样张开翅膀,拥抱整个蓝天;

我们是黑暗中的精灵,母亲用她的爱照亮我们通往光明的道路;

我们是一颗美丽的钻石,母亲用她的爱将我们照亮,发出美丽的光;

我们是„„

在这花飞花落的世界,母亲用心紧贴着我们的心,呼唤着我们,母亲用自己残余的烛光,照亮我们前进的道路。

母亲的爱是春天的风,滋润着我们;母亲的爱是夏天的雨,凉爽着我们;母亲的爱是秋天的稻草人,看着我们一点一滴的收获;母亲的爱是冬天的火,温暖着我们冰冷的新。

阳光

温暖的阳光照射着大地,阳光的言语告诉我们,它属于我们每一个人,也是世间万物共同享有的。 早晨,阳光透过云层,照亮了灰暗的天空,和世间万物交谈。

树林里,苍老的大树显得十分忧郁,但是阳光的言语是浅显易懂的,它的言语使大树的心灵得到升华:世间万物皆有老去的时候,天空的另外一边将会诞生另一个“我”。大树不再忧郁,因为阳光在它心中。 阳光来到花丛中,和花儿攀谈,惟有喇叭花蜷缩起来,正在为一些琐碎的事烦恼。这时,阳光笑了,那是欢喜的笑,像风铃般悦耳,带走了花儿的烦恼。喇叭花伸展开来,快乐地笑着、笑着,因为阳光在它心中。

草儿在幽暗的树林里低声地哭泣着,它们渴望光明,盼望光明,阳光许诺:“从今以后,我会给你带来光明,永远、永远。”草儿心中充满希望,它们更加盼望长高,感受阳光的气息,因为阳光在它们心中。 „„

世间万物皆得到阳光的滋润,共同向人类贡献着它们的绿。它们知道,阳光也属于它们。

明朗的日子,阳光给世间带来新的气息,它不只是属于哪一个人,还是我们全人类共同享有的。每个人都有权去享受阳光,阳光能透彻每个人的心灵,它能占据每个人的心灵,它把希望带给我们。在我们遇到挫折、处于黑暗中时,阳光总会出现,只是迟来或早到,人总要经历困难,阳光总在风雨后,阳光终究属于我们。

时间能带走一切,但不能带走阳光;雨水能冲走一切,但冲不走阳光;云层能掩盖一切,但不能阻挡阳光;强风能够吹走一切,但吹不走阳光„„阳光是明亮、温暖的,它属于我们包括世间万物。 风雨过后,天边出现一道彩虹,阳光走在彩虹上,构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阳光属于谁?

阳光属于花、草、树„„

阳光属于你、我、他。

阳光

呼,真冷!看着嘴里呼出的白雾像调皮的精灵一般在空气中隐身不见,我又把脖子使劲地缩了缩,藏进厚厚的围巾里。太阳仍旧像个睡美人一样躲在地平线下不肯出来。只有天边那抹诱人的胭脂红色彩霞给人一点暖意。

像往常一样,我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快步冲进了那家早餐店。

扑面而来的一股热腾腾的、裹着美味香气的雾气,让我更觉得饥肠辘辘。脚步也不自觉地加快。一不小心就被路旁的桌子给绊了一下。突然失去平衡感让我有点措手不及,连忙靠住旁边的一名中年妇女。 站起身,我连忙不好意思地向她道歉。她微微地笑了笑,“没关系。摔倒了就不好了,下次走路慢点”。温温柔柔的一句话,夹着点点关心,一下子就驱走了尴尬的气氛。

我在旁边的桌子坐下来,叫了一碗咸菜面后慢慢地等着。无聊之中不自觉地望向了那位妇女。我这时才注意到,她的对面还坐着一个小男孩,大大的眼睛,一副天真活泼的样子。大概是她的小儿子吧,我猜想着。

她凝望着对面的儿子,脸上浮出一个淡淡的微笑。那是怎样的眼神,怎样的笑啊!慈爱的小溪在眼里缓缓地流淌,轻轻地向外溢出,在嘴角凝成那甜甜的、满足而喜悦的微笑。

宽敞的餐桌上,摆着一碗豆浆,一只装着两个包子的盘子。在别人的眼中这似乎少了一些,但那个小儿子却依然那么高高兴兴,他一会儿猛喝一口豆浆,一会儿又轻轻掰下一小块包子送入口中。他时不时抬起头,向母亲报以一个阳光般灿烂的微笑,举起手中的包子问吃不吃。回答自然是否定的,可母亲眼中的光更亮,嘴边的笑更浓。他们都陶醉在幸福之中:母亲在享受儿子的欣喜,儿子在享受着母亲的爱抚。

看着看着,我仿佛也融入在这爱的光芒中。我想起了餐桌上的妈妈。每当吃鱼时,她总是默默地把肚皮上的肉夹到我碗中,自己却嚼着鱼头,还笑吟吟地说鱼头好吃。渐渐长大了,才知道这是爱的谎言,可又不忍揭穿,只好骗妈妈说不喜欢吃鱼肉。虽然我知道这很滥俗,可看着妈妈甜蜜而又幸福地吃着我夹给她的鱼肉时,总有一股暖流在心中流淌。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一笑。吃着刚端上来的面似乎也比平时更有滋味了。

走出早餐店,太阳已在天边懒洋洋地伸着腰。柔柔的光芒撒在街道上,肆意而又欢快地跳跃着。道旁的梧桐叶上的露珠也在调皮地闪着光。呼,真暖!

有家真好

几天前,无意间在电视上听到一首曾经的流行歌曲,是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妈妈听的很入神。我只是在旁边静静地站着,这首歌的旋律在我看来称不上有多优美,可是却很真挚,我听了心里有点酸酸的,是啊,毕竟流行总有各自的原因。

家,多温馨的字眼。

从前,我曾四处游走,览过了无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兴奋间,却总夹杂着些许的疲惫和无奈。 正如一株繁茂的植物,一旦离开了根,就可以望见生命的尽头。

不在家的日子,总是十分的艰难。

我要是棵柳树多好,可以把长长的柳条挥舞在大江南北,可以把目光投向祖国的四面八方,甚至可以在喜欢的地方,建立无数的落脚点,而自始至终,树的主干,却可以傲然地立在故土上,体会着家的温馨。 可是我是个人,世上最高等也最可怜的动物,我的双脚不能生根,我的双手不能伸长,我只有走,走得越远越好。

“低头,沉默与无奈。

抬头,等待并守望。“

有个家多好,可以躲在某个角落里,对这任何事物肆意地宣泄喜怒哀乐,可以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呆呆地想,可以从窗户看见周围的世界,可以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就沉静地睡去。

我就这样呆呆地想,旁边坐着我的妈妈。

忽然觉得,我拥有了一切。

昂起头来真美2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