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脉络-时光 140班 安治元
六年级 散文 2377字 158人浏览 一只杨大猫

脉络-时光

怀仁四中140班 安治元

春风吹来的时候,总会在祥和的光景中流离,朦胧的岁月虚晃而过,而那开满一整个季节的繁花的味道,却深深的弥漫在心底。阳光的温度,在这个季节的每一个角落晕染。思绪在季节的轮回里飘荡,没有目的地游走,带走一季感慨,一季忧伤……

Chapter.1 过往-樱花祭

某些事在心中酝酿久了,形成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愫,萦绕脑海,挥之不去。总有一些话说不出来,却真真正正的感天动地过;总有一些人记不起来,却实实在在难以忘却过;总有一段故事不能重演,却时时刻刻魂牵梦绕过。那就是童年。

犹记得,懵懂时候,总是拈花而笑,笑得不着边际。我不知他人际遇,我只知道我那不慌不忙的儿时年月里,从一开始便是如此微笑着,一如那开得如火如荼的凤凰花。

当时,总会牵着一个风筝,放开它长长的线。平静的夜晚,和着柔和的风,古铜色的黄昏看着眷恋不舍的夕阳,世间满溢着暖金色的光调,云和霞如约好般交汇,光和影做着永恒的游戏。世界,灿然。 虽然对童年的记忆已有些许模糊,但是只要一点点相似的情景出现,总是会使那些原本已经逝去的光景再次排山倒海地涌来。左手倒影,右手年华,行走在落花满地的幽径,品味那些在记忆深处的日子。那些关于童年的梦,就像一排排逆向行驶的轻轨,不声不响地散落在流年中……

那些昼夜不停的拔节生长,都已经过去了。因为我们已经不能再头发散开如深草乱树;不能为无数简单的幸福而感动,而停下奔走的脚步;不能再“哭过就忘了”;不能在秋千的荡漾中幻想冲上云霄。尽管我们爱那个醇香而温暖的世界。

蓝色的梦睡在静静驶过的小车里

漂亮的孩子迷失在小路上

这是一个永恒美丽的神话

没有眼泪, 没有哀伤。

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

Chapter.2 流年-烟花璨

有些情绪,只能发生在我们最透明的少年时代。头顶的蓝天永远是一张寂寞的脸,浮云将一切渲染上悲伤的釉质,在天空里发着光。

那些光芒将我们这些平凡的男生女生,照耀成未来的传奇。

那些男孩,教会我成长。

那个女孩,教会我爱。

你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的传奇。

大片的时光如浮云样流过。我们的青春单薄的穿梭在蓝天之上。

那些记忆深处的痕迹,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用双脚踩出来。

那些漫长的黑夜,只有你一个人的笑容可以把它照亮。

那些寒冷的风雪,只有你的大衣可以让我安静的躲藏,像一只松鼠一样,完全不知道树洞外的风雪。 那些软弱的时刻,只有你的拥抱可以给我力量,在你的手臂里,所有那些看上去无法抵抗的重创,都会慢慢平复。

那些伤感的岁月,只有你可以给我。

那些繁盛的香樟,只有你可以陪我一起仰望。

可是这些,都与你们无关了。

我们都这样离散在岁月的风里,回过头去,都看不到一点点痕迹。

我再也不会这样地去想念你们了。

我再也不会这样地为你们的命运担心了。

因为我知道,你们都成熟了,那些用惨痛的失败学会的事情,让你们变得那么好。好的让我可以看着你们安静的笑了,好的让我那么地喜欢你们,甚至喜欢得胸腔深处发出一阵又一阵酸楚。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最后,会一个人留下来,站在空无一人的大地上,难过地哭泣。

我们要听到大风吹过峡谷,才知道那就是风。

我们要看到白云浮过山脉,才知道那就是云。

我们要爱了,才会知道这就是爱。

我们要恨了,才知道,恨也是因为爱。

Chapter.3 成长-繁花盛

突然有一天,我们开始真正长大。

那一天,被时间借走的自由. 欢喜与爱重回我们的手上。

那一天,大雨没有浇灭花朵恣情吐出的鲜艳色彩,那些停靠在花草上的蜻蜓把翅膀扑闪成闪光的徽章,蝉声清晰得悦耳。

那一天,我们曾经执意要穿越的城池. 山峦. 河道. 海洋. 平原和沙漠渐渐展开宏伟的地图。

废弃的墙亘边,草丛中停息着几只粉蝶,摇摇晃晃的树影间他们彼此相拥起舞,像岁月里的那道深刻的吻在风中飘动着。

我们最美好的记忆,穿过了树梢上稀薄的云烟,让我们看到花开花谢的圆满。

飘忽的花香中,我们是虔诚的看花人,站在时光的边缘,等待着回忆一点一点明亮。

Chapter.forever 最后

那些我们曾经以为惨烈的青春,那些我们曾经认为黑暗的岁月,那些我们曾经以为委屈的事情,都在别人的故事里,成为可以原谅的故事。

可能是我年少轻狂,总是觉得世界黑暗,一切都不可原谅。可是在日光安静流转的日晷上,在雨水滂沱的山路上,在野火绵延不断地烧过荒原的时候,在季风一年一度地带来雨水的时候,一切都像是贝壳在岁月的累积里褪去了硬壳,露出了柔软的内部,孕育出散发光芒的珍珠来。

他们不约而同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教会我原谅和宽容,教会我,哪怕遇见再大的挫折,再大的失落,最后,都可以在岁月的手掌里,在时光的变迁里,被完完全全地治愈。

这是件神奇的事情。

也只有传奇中的你们,可以教会我这些在我以前的生命里,从来不曾学会的事。

只是现在你们都离开了,像是天使,回归遥远的天国。

走曾经走过的路,唱曾经唱过的歌,爱曾经爱过的人,却再也提不起恨。

那些离散的岁月,重回身边。那些暗淡的韶光,缠绕心田。曾经消亡的过去在麦田里被重新丰收。向着太阳愤怒拔节生长的怨恨,同样的茁壮成长。那些来路不明的仇恨,那些模糊不清的爱恋,全部苏醒在这个迟迟不肯到来却终于到来的春天。天光散尽,浮云沉默着往来,带来季风回归的微凉。那些风中被吹破的灯笼,泛黄的白纸糊不起黑暗中需要的光明。谁能借我一双锐利的眼睛,照亮前方黑暗而漫长的路?谁能借我翅膀?谁能带我翱翔?

那些由浮云记录下来的花事,那些由花开装点之后的浮云,都在这一个无尽漫长的春天成为了荒原的旱季,斑马和羚羊迁徙过成群的沙丘,那些沉默的浮草在水面一年一度的拔节。所有离开的生命都被那最后一季的凤凰花打上鲜红的标记。是谁说过的,那些离开的人,离开的事,终有一天卷土重来。

你说会有这一天吗?

评语:年少的轻狂,青春拔节的疼痛,还有几许哀伤,都在笔尖勾勒出精致的线条,所有的所有都会沉淀在斗转星移的往事立,如水如烟。

(指导教师:马艳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