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看不起自己
四年级 记叙文 870字 76人浏览 李二猪

如果你能试着改变角度看我,也许你可以和我成为好朋友。

——题记

我是同学们公认的一个卑微、可笑的丑小鸭。我长得不但很黑,而且还很瘦很矮小。因此,我也认了,在这所学校里彻底抬不起头。于是李杉杉就叫我“非洲难民”。我听了很生气很生气,恨不得立刻揍她一顿,然而事实证明,我不能。她很高,有点瘦瘦的,力气虽说不大,但也至少比我的力气大。而且,她能言善辩(当然说不过刘妍),知识丰富。于是,我只好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后来,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差,几乎是“天天小吵,三天大吵”。有一次,我又与她吵起来了,越吵越凶。吵着吵着,我那理直气壮的劲儿弱了下来,或许是词穷了,我竟然被她说哭了。“张越怡,我拜托你坚强点好不好?你有没有尊严?成天奉承那些厉害的人、被人指使来指使去!”她并没有因为我哭而哄我,反而更加生气,气得耳红脖子粗。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说那些,我有没有尊严,与她无关;奉承别人、被人指使也都是我自愿的,她凭什么管我?

李杉杉并不是一个爱无理取闹的女生,也许我的性格天生就与她合不来吧,不然我想我会和她成为很好的朋友的。有时候,她心情不好就会容易和我吵大架,而我也不甘示弱。我们是一个宿舍的,有时候我做值日时会示威般地将塑料袋扔进她的盆里,她呢?就把我的拖鞋塞进我的被子里。舍友们看着我们俩这一对冤家,都哭笑不得。

又一次回校,李杉杉看我的眼神仍旧是冷漠无比,有时候我说话时要是太可笑了(在她眼里),她也只是冷笑,好高傲。她总是说我太矫情、矫揉造作。我一四年级小学生自然不理解矫揉造作是什么意思了,但碍于面子,我还是没有问她到底是啥意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终于,学校的期末考试结束了,我回家那一天,李杉杉也恰巧回去。回到宿舍中,正好遇见我,她冲我淡淡一笑,然后就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我看不出那笑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善意的还是恶意的。我也没有与她说话,怕又和她吵起来。毕竟要放假了,吵了架,谁的心情都不会好。

我记得曾问过李杉杉,为何我怎样做都招来她的讨厌,她只是淡淡一笑:“你一直看不起自己,又怎样让别人看得起你?”

注:此文在QQ空间里发表过,但改了一些地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