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 其它 881字 176人浏览 可爱阿狸i

齁声在Z身片刻顿了一顿,紧接着又是滚生的滔天涛。你就这点本事么。L有些嫌弃,狠狠地唾了一口。十厘米高的鞋跟连着脚跟似的蹬蹬走到门前,类似于迫不及待地打开门甩了离开。奀种。临走她不忘加上一句。

我不否认世界确实晦暗得让我欣喜。比如你仰酸头也看不见的那栋楼,戴安全帽的工人摔下来的时候只听见一声轰响,安全帽很大一部分被震成碎末。M在滔滔不绝。他坐在黑色的皮椅上,并不臃肿的身体在脚推地的助力下随椅一圈圈绕着。z在旁边站着,M的气场太大,他半眯着眼。我知道你才二十四岁。M脚一点地,椅赫然停了下来。他有些不屑地看向z,你需要钱、车。M并不着急,他慢慢地讲,还有房子和女人。M小眼睛里一闪精光,我知道,你的身体里填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索取的欲望。Z身体一颤,脚下有些不稳。是的,我需要。定一定,z咬牙说。M脸上堆起的笑愈加浓郁了,而你相信我能给你这一切,对吗?M甚至可以肯定地反问z。是的,来之前我就完全没怀疑过您的能力或者说是魔力。Z不徐不疾,鼻尖的汗不歇地滚落。你永远要相信世界上每一口饭或者每一个给你口饭吃的人绝对不是傻子,就算是生而育你的母亲,也是极其自私的。M看起来永远是那么气定神闲。她给你生命和让你生命持续的面包是为了她统治者的愿望。是的,统治者,你是她唯一心甘情愿给她所有的子民。Z紧握拳头,一阵细微的骨关节吱吱声传入M的耳朵。M佯装不知,继续道,所以人不可避免地要死,要给土地做祭奠。你以为再厚的棺材能隔离大地么。Z腿一软,直直地跪在了地上。说吧,什么条件。他已经想到一样,不由分说地脸皮一撕跪在地上,煞白的脸上是决绝的神情。没有。M唇边这两个字让Z不可置信地呆愣在原地。你说什么?!Z一瞬间哑了嗓子,吼似地问。我从来不对贪婪要价,贪婪是我最好的补品。M笑,眨眼间Z手里已是M递给他的一个钥匙。去吧,他看向诺大屋子里标号十的门,朝Z挥挥手。看Z懵着,M大笑起来,你以为……你以为我会像安徒生他们一样给你一串钥匙告诉你哪个不能用挑拨你的欲望然后让你毁灭么?Z摇摇头,又点点头。去吧,M有些安慰地对Z说,你会像贪婪一样永生不灭并得到你所想要和得不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