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绿叶顶一滴露珠
初一 其它 663字 140人浏览 mumu22me

一片绿叶顶一滴露珠

冬至前三天的晚上,因说不出原因,我疲劳、烦躁,便早早上床睡觉。浓浓睡意中我感觉到母亲向我走来,母亲还是那样慈眉善目,面容憔悴,头发花白,脸上每一道皱纹中都含有微笑。母亲面对我坚毅而缓缓地说道:“儿呀!一片绿叶顶一滴露珠。”我急举起双手欲扶母亲坐下,但母亲却又从我身边渐去,我急忙奔跑呼喊:“妈妈!妈妈!不要离我而去!”我突然坐起,已不见了母亲的身影,但我仿佛闻到了我儿时母亲带有乳香的体味,耳边还回响着母亲说“一片绿叶顶一滴露珠”的清脆声音。或许母子阴阳两地灵魂相通,或许在冥冥另一个世界的母亲仍不放心她的残疾儿子的缘故,母亲总是在我梦中显现。母亲的这句“一片绿叶顶一滴露珠”话就象一条剪不断的风筝线。不管我在人生海洋中如何漂泊,都牵动着母亲的灵魂。

我披衣下床,站在走廊上,抬头看天空,无数的星星在眨眼;顺耳听风声,徐徐微风只给我一丝凉意。在这万籁俱寂的世界里,仿佛只有我正在与母亲的灵魂沟通,缕缕思念之情如春蚕吐丝。

母亲养我兄弟姐妹八个,我排行第五。在我出生时因脐带缠身差点要了母亲的命,出生后灾难就不断伴随着我。在全民炼钢的一九五八年,母亲把刚刚学会爬的我放在托儿所里,随着搬运铁矿石的妇女队到三十公里外的矿山上搬运矿石,母亲每次回来都两眼噙泪洗尽我身上的粪便。一次,饥饿的我闻到了粥香,从竹床的一头爬向放着几碗热糊的另一头,右手伸进了碗里。母亲看着我烫伤的右手,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项链落在了我的身上。在那炎热的夏天母亲冒着被批斗的风险,停了几天班背者我发疯似的到处寻找治疗烫伤的药方,我的右手才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