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初一 说明文 1384字 1447人浏览 我是个小号双子

我的母亲

母亲已经六十多岁了,身体大不如前,食欲明显减少了。身子单薄瘦弱,面色苍白灰暗,毫无肉色,双眼深陷吗,暗淡无神,炼骨凹凸醒目,花白的头发稀疏无光。看着母亲这样,我心酸酸的。

母亲小时候丧母,外公虽娶了后母还是疼爱母亲,所以母亲读过几年的书(在刚解放那时能上学是了不起的)。十九岁就嫁给我的爸爸。我常常听母亲提起,她从来不和家婆闹过红脸,直到我奶奶过世,孝敬得很。

我的奶奶早年守寡,辛辛苦苦把我爸几姐弟妹拉扯大。我爸是满子也是独苗。等我妈过门后,奶奶已是等吃的人,有时照顾自己都难,更不用说帮带孩子。我大哥三岁时奶奶便过世。于是所有的重任便落到母亲身上。六、七十年代那时生活并不好。父亲常常出差在外,照顾孩子、家务、大队的工都由母亲担着。

奶奶没给父亲留下什么财产,就连房子都由父亲和母亲去挖山平出空地起的。自我记事起搬了一回家起了两次房子。先是草房后是瓦房。母亲一共生养了六个孩子,除了大姐读到小学四年级后就在家帮母亲做工,其他孩子都读完初、高中。

我家孩子虽多,但我们从不缺穿少吃,过年过节,别人家有的,我们都有,这都得益于母亲 些鸡毛蒜皮的事吵个不停,而且还很记仇的。母亲跟谁发生了口角,她就不会再跟谁来往,就算见面也不会说话。她对自己的孩子总是骂,稍有不顺她的意就骂个不停,骂个狗血喷头,口不遮言。我小时候调皮,被她打特多。只要我不听话,或做错了事,那根小木棍就会朝屁股抽。所以每当我瞧见她找木棍就逃之夭夭,换来的就是不得吃饭,不敢回家,直到夜深了,母亲才急急来找。

母亲对我们的要求特别严,有时有点过分。过年过节从来不给我们提前吃菜,说会养成习惯,所以每每这时,我们只能干吞口水,到上桌时才狼吞虎咽。吃菜不能挑,夹菜不能太大,不能哪个好吃夹哪个。吃饭嘴不能太响。这就是母亲对我的规定。母亲从不给我们零食吃,出门上街从来不买瓜果。我读小学时,一杯瓜子5分钱大一点的1毛;干蔗2分一节、5分一节的。我读书时除了应上缴的费用,什么叫零用钱我都没见过的。同来学习的表弟表妹,每个星期都有5块钱的零用。当他们买东西吃时我只能吞口水了。母亲从不给我们乱出门,走亲访友更别说,所以我除了生病去一次县城住院算是走最远的门,后来我毕业了去学校第一次还给爸爸送呢,不然连买票等车都不懂。

记得有一回,大约小学三年级吧,放学回家。那天天很热,太阳高挂天空,天湛蓝湛蓝的。中午回校时,我破天荒地向母亲讨要两毛钱。母亲问我要钱做什么时。我告诉她天太热,回校时到街上买甘蔗吃。太想吃甘蔗了,因为那时我没有吃过。母亲只丢下一句话“没有!”就随我怎么磨都不给,我哭着回学校。还有三月三看夜戏那回,母亲连五分钱也不给我买一杯瓜子,让我哭着从街上到家。现在每每想来,我的心好酸好酸的。

母亲很好强不服输,所以生活无论多苦都能熬过来,但到老了太要强,就付出了代价。因为要强,母亲先后跟两位嫂子闹了矛盾,当孩子长大了,母亲就不得不独处了。爸爸在世时,不忍心母亲孤独去陪母亲过日子。老两口常常骂架的,不过在父亲生病,准备过世的那段日子,母亲对父亲无微不至的照顾,令我大为感动。

风风雨雨都过来了 ,现在母亲一个 人在家,父亲过世后独处的那份痛苦,那份寂寞孤独又有多难熬。母亲一个人闲不住,拖着疲惫瘦弱的身子仍然劳碌,过着当家人的日子。 看着母亲日渐消瘦含辛茹苦,我心如刀割,但愿仁厚的老天呀保佑我母亲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