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上的风景
初一 记叙文 916字 1589人浏览 杨大侠_

心田上的风景

海德格尔说过, 人应该诗意地栖居在自然中. 在自然中闭目凝神, 我的心灵饥渴地享受着一派绚丽的风景.

自然可以是一杯黄土. 心灵躲在孕育自己的黄土深处, 便会感到安稳. 生于斯, 长于斯, 也必将歌哭于斯. 默默注视脚下的一杯黄土, 知道自己来时的路, 在寻找的路上就不至于迷失方向. 宁夏边区的一个小村庄, 漫天的风沙吹走了肥沃的土地, 吹走了一批批希冀改变命运的人们, 村庄成了他们人生旅途中一个微不足道的站台. 然而, 作家刘亮程的心却始终栖居在村庄里家园中的那一杯黄土之中, 他只为那个小村庄写散文. 他暗暗地观察着现代文明未及的最后一个村庄, 看到的却是现代文明的走向.

自然可以是一棵菩提树. 佛祖在菩提树下悟道, 慧能在菩提树下咏叹“菩提本无树”. 人

的肉身终究会腐朽, 自然也在不断进行着物质的更迭. 于是, 偷走“智慧之果”的亚当夏娃们寻找不朽的东西—心灵, 一棵“身不灭”的菩提树. 梭罗在树下写出了《瓦尔登湖》, 斯宾诺沙在树下求索着生命的意义. 菩提树阴下, 心灵才能与肉身对话, 心灵才能与自然交谈, 心灵才能找到自己安静的位置, 捕捉自然泄漏的秘密. 狄金森感叹:“阳光太灼眼, 真理也如阳光, 看到了, 眼也瞎了. ”然而, 菩提却滤去了强光, 让心灵在树阴下发现自然的斑斓.

自然还可以是纯净天空中的一朵白云. 大使伽达默尔在与云游戏, 追寻“生与死”的联系;尼采的“强人意志”在云上也只能化作一团软软的棉花. 凡·高挥洒激情, 为白云染上了一缕金黄;毕加索却为白云抹上了蓝色, 让和平拥有着海的宽阔. 心灵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 它折射着这一朵白云, 变化万端. 自然也可以是罗萨的“第三条河流”. 流中有哲理, “沧浪之水清兮, 可以灌我缨;沧浪之水浊兮, 可以灌我足”;流中有悲哀, 王国维倒在了清朝文化深处;流中更有智慧, 佩

索阿打开了心灵的死结, 化成了一条“清新、永恒”的河.

自然更可以是许多许多.

自然是一幅有无限风景的画, 只要心灵浸润着智慧和对自然配信仰, 就可以立在黄土里, 仰望天边的白云;站在云之端, 俯视沙漠中的菩提;汇入“第三条河流”, “到中流击水, 浪遏飞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