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抛桥
初一 其它 916字 19人浏览 处女座旧伤疤

今天桥上又走过了许多人,有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有捧着书本的学生,有无忧无虑的孩子,有两鬓苍苍的老人。榕树下,有一对恋人相依偎着,好一派甜蜜景色。

我是一座年老的桥,历经几度重建,现在已经不复当年的样貌。我的名字,叫双抛。

很多很多年前,这里也曾走过许多人,有恋人,有夫妻,有母子,有兄弟。那时候的我比起现在还年轻,静静的看着他们走过,有时也会羡慕人类的感情。只是,我的一生太过漫长。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今天又有一个女孩在桥上哭泣。我曾见过她与一个少年无数次一同渡桥,而现在他正和另一个女孩一起说说笑笑。

我想起许久以前,这桥边住着邱、何、胡三家。邱生靠木工手艺为生,为人老实忠厚。何家亦不富裕,有个女儿何霜儿,生性善良,明眸皓齿。他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家长辈便为他们定了娃娃亲亲,并择了迎娶的吉日。

然而胡家世代为官,有钱有势,独生子胡浩是个纨绔子弟,常在温柔乡中流连。一日清晨,在风月场过了一夜的胡浩过桥回家时,恰巧见到在河边洗衣裳的何霜儿,看她惊世美貌立刻遣人去何家说媒。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何家自然拒绝,不料却惹恼了胡家恶少。

邱生与何霜儿大婚那日,花轿途径这桥,一众蒙面大汉突然拦下轿子。何霜儿心生疑惑便掀开帘子探出身来查看,一七尺大汉当下将她打昏过去,强行绑回了胡府。

何霜儿宁死不从,在胡府不吃不喝,甚至不愿开口,只用哀怨的眼神瞪着胡府的人。胡家少爷一怒之下将她锁进柴房,不许任何人进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时,闻讯而来的邱生在胡府门口要人。家丁哪会放他进去,持着棍棒阻拦,将他打得半死。霜儿在柴房听胡府下人说到邱生,急得不住的砸门,额头一片血红,最后竟昏死过去。

胡少爷也没了玩心,匆匆命人将何霜儿和邱生一道抛入河中,又去那风月场中作乐了。这日半夜,家丁将他俩装进麻袋,分别抛入桥的两边,要他们死也不能死在一起。

后来,胡家渐渐败落,河的南北两岸各长出一棵榕树,树根在河底互相交错,树枝在空中攀连,成为榕城的一道奇观。人们都说那是何霜儿与邱生死后不愿分开,投生做了榕树要生生世世永不分离。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这里伫立了千百年,我经历过的爱情故事很多。看遍了人间多少悲欢离合,多少阴晴圆缺,在这双抛桥上有人欢喜有人愁,有荡气回肠的爱恨离别。而河畔悠悠的芦苇只知道新人换旧人,他们不懂,我这座桥上埋葬了多少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