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里的守望者》读后感
初二 读后感 722字 561人浏览 FWJ502216821

他是个天真单纯的人。他一直为“公园湖里的水结冰后, 野鸭都飞到哪里去了”这一问题困惑许久并请教过出租车司机, “这个织毯子的印第安人弯着腰, 我们都看得见她的**,我们经过的时候, 总要偷偷瞧一眼。”

“我可以在哪儿找个工作做, 咱们可以在溪边什么地方住着, 过些日咱们还可以结婚„„”“女人。老天爷, 她们真能让你发疯, 她们真的能! ”

很难想象一个无所是事, 玩世不恭, 百无聊赖的人居然和自己的小妹妹关系处理得那样融洽。书中仅有一次提到的“麦田里守望者”也是对菲瑟讲的, 而且她也是阻止霍尔顿继续游荡即结束全书情节的人。

我原本是想把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读后感写下来的, 为了《麦田里的守望者》, 我竟然不怕回忆那羞于启齿的年少, 那种邪恶的、叛逆的、无所谓的孩子, 内心空洞的、无助的、脆弱地与生活抗争着的孩子。

也许在真正年少的时候, 我还无法懂得这本书, 因为那时我们都太年轻, 不真正了解生命, 只是在懵懂与茫然之间。现在, 我走进了“麦田”里, 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守望者。

很难想象, 在我十五六岁的时候, 也有一顶红色的, 霍尔顿那样的帽子。不知出于什么心理, 我用手里不多的零花钱买下了它, 我会穿着大皮靴, 戴上那顶红得刺眼的帽子, 一张幼稚的面孔喜欢在所有人的面前招摇, 努力美好, 直到自己美好, 渴望别人欣赏自己的美好。有人说, 这种状态叫花朵心态。等待已是很苦, 花朵还不只是等待, 它还有时间的紧迫感消逝的压迫感。我戴着这顶帽子一方面掩饰自己的恐慌感, 另一方面又从别人投来的或好或坏目光中心里坏笑着, 我不知道什么叫空虚, 我自己都不明白这样做是为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塞林格懂, 他是真正懂得成长意义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