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那扇窗
初二 记叙文 1607字 1186人浏览 天空trust

1 打开那扇窗

人与人之间,相隔的不是“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的距离,也不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距离,而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这距离犹如一扇窗,因为害怕别人听到和看到窗里面的世界,所以将之紧紧关闭,而打开那扇窗是需要勇气的,因为人们无法预知那窗外面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或许是善意,或许是恶意的伤害,这些我们都未可知,让自己去打开那扇窗的唯一办法就只有选择信任,而让这信任得以维持的唯一方法就是得到善意的回应。

今天上午,在下班的路上,看到一位年纪四十来岁的妇人在卖裹卷粉,我就想这大热的天,懒得做饭吃,就买两份裹卷粉把午餐打发了吧,可当那妇人把裹卷粉卷好,我打开包准备付钱时,包里却怎么也找不着钱包,心想定是忘了带,身上无一分文的我,尴尬的跟那妇人说抱歉,刚说“不好意思,我...... ”就被那妇人打断说“没关系,你先拿了去,等哪天路过这里再给我也不迟的”,我抬头感激的看着她,她以为我在疑惑什么,就补充到“我每天都在这里的”,面容露着恬静的慈祥的微笑,我瞬间觉得她亲切起来,我甚至有种错觉,觉得她就是某一位亲戚。她怎么就会认为我日后会定把钱付给她呢,我想她也不知道,但她选择打开心里的那扇窗,选择了信任,这让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瞬间从“陌

2 生的妇人”变成了一位“亲切的阿姨”,也让我觉得自己生活着的这个小城,人心淳朴,温暖有爱,一种幸福感不觉涌上心头,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下午一定要记得把钱付给这位阿姨。

这不由让我想起一年前的另一件温暖的事。有天打开qq 空间,翻看网友们的动态,突然看到一份《倡议书》,现今网络上各种《倡议书》满天飞,真真假假让人难以分辨,但我要求自己,在自己所能看到的地方选择关注,我点开翻阅,原来是隔壁县一个学校的一位教师想通过网络,为他的学生们募集一个“图书室”,他写到“我是一名普通的山区中学支教老师,执教至今已四年有余,在其他老师的帮助下,我开始接触语文教学,下个学期我想要在这所中学开办一个雨露文学社,开办作文比赛,让更多的孩子参与到文字的创作中来。但是最让我深感压力的是,学生的课外阅读量实在是太少,因为校无图书室,所以我想通过这个倡议书,筹集一些书籍,为我们学校建成一个真正能让学生感兴趣能增加他们课外阅读的图书室。希望大家能将手头不用的、废弃的一些文学名著、童话寓言、教辅书,适合中小学生去看的书籍,打包邮寄过来,我们会更感激不尽。”并在文后附学校的具体情况,联系方式,以及孩子们笑靥如花的照片。那位老师不顾社会的猜疑和诽谤,选择了打开山区学校图书室的那扇窗,让外面的人了解到这扇窗里面的人和故事,而社会上的

3 人们也选择了打开信任的那扇窗,开始关注和了解,走到一起,为孩子们筹集图书,最终为孩子们筹集了一个图书室,取名为“雨露图书室”。想到筹书人深切期盼孩子成长的眼神,想到孩子看到“雨露图书室”兴奋的神情,觉得现世安好。既然这群人已打开了这扇窗,走在了路上,那将来定会有第二个“雨露图书室”,第三个“雨露图书室”,更多更多个“雨露图书室”。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根本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是啊,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先将裹卷粉卖给他人,在网海茫茫中一群人“走到一起”筹集“图书室”,或许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这之中汇聚了很多人打开“信任”那扇窗的勇气,也汇聚了很多人用心回应打开“信任那扇窗”者的善意。这社会的温暖,就是在“你打开信任”“我打开善意”的循环中维持起来的。反则就会如对摔倒老人“扶不扶”的问题,因之前一个小伙善意扶一个摔倒老太反被讹,善意得不到应有的回应,以致后来人们看到摔倒老人都不敢扶,因为不信任,使社会道德在这样的恶意循环中不断下滑,如果人人都能打开“信任”“善意”的那扇窗,“扶不扶”的问题就不至于如此让人为难。

我宁有“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距离,也不愿看到个人与社会隔阂的窗,打开那扇窗吧,善良的人们,让幸福的河流涌动。

打开那扇窗9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