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永恒的记忆
初二 记叙文 1793字 311人浏览 帆菱之花

心中永恒的记忆

□林尤

又是一年春来到,柳絮满天飘。此时此刻,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上世纪80年代初,神州大地刚刚扫除了阴霾,吹起了改革开放的春风。改革开放犹如春天里和煦的阳光,让万千莘莘学子看到了希望。作为生长在偏僻农村的我,“走出去”到城里去成为改变命运的梦想。在那个年代,农村走向城市的出路无非是参军或者考上大学。而当时大学招生录取率极低,能够考上的人寥寥无几,然而一旦考中,也意味着命运可能发生巨大的转变,正是这样的时代背景,激励着我不断努力,一年年不甘失败,连续四年参加高考,最终考上了大学,实现了心中的梦想。

我是1983年考上省属某体育学院的。说来好笑,当年立志于考上大学,努力实现去掉“谷皮”(农转非),其实是为了摆脱在农村艰苦劳动,还经常饿着肚子的日子。在当时,城市居民与农民在生活境况上有如天壤之别。城市居民每月都凭粮票供应粮食,而农民则没有这样的待遇。作为长子的我,也是家中的顶梁柱,很多农活需要我去干,支撑家庭的重任需要我去分担,为了能够早日让全家人过上吃饱饭的日子,为了不甘心一辈子呆在山村里,我勤奋学习,选择了考大学改变命运的道路。

培养一个大学生,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相当不容易的,我深知父母供我读书不易。在物资及其匮乏的年代,跟我情况相仿的大有人在,那个年代群众普遍收入较低,贫富差距不大,物质的匮乏也大大抑制了人们的消费欲望,大部分时候,很多人连肚子都没办法填饱,更别说什么精神文化生活了。那时候在学校读书补习,每个月需交给学校二十斤米和九元钱作为伙食费,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也是一份不小的负担,所以一日三餐能够吃饱饭就是莫大的欣慰,能吃上几片小薄肉更是奢望。记得那时候白猪肉(方■)每市斤是一元钱。

我是1980年高中毕业后第一次参加理科高考,离录取分数线差8.8分,只能继续补习。第二年,第三年高考都差10几分而落榜。由于我从小习武,教高中体育的刘老师认为我身体素质好,三次高考落榜后,刘老师建议我以武术作为特长改考体育专业,因为体育专业文化课录取分数线要比理科的低,所以我采纳了刘老师的建议,开始训练体育项目,同时补习理科学科,继续参加高考。

在那连饭也吃不饱的年代,每天除了学习文化科之外,下课后或者晚间自习课后还要参加高强度的体育训练,辛苦程度可想而知。那个年代,文娱活动尚较匮乏,最受年轻人喜爱的要数武打片了,其中有很多影视作品放到今天仍然是家喻户晓的佳作。例如李连杰的《少林寺》,黄日华的《射雕英雄传》,还有黄元申的《霍元甲》等等。在这样一股潮流中,不可免俗的是与我一起参加体育训练的同学陈君(83年考上某警校),两人多么渴望能在录像厅看上一场武打片,痛快地过上一把瘾。当时武打片每张票价0.5元,于是我们省吃俭用,从一分钱、一角钱省起,终于凑齐了一元钱,两人兴高采烈地从潮安县华侨中学(市区潮枫路)跑步到开元路一录像厅,准备过把瘾。当到录像厅门口时,由于连续多日没有一滴油水下肚,我们早已是饥肠辘辘,想像中的激动与兴奋早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饥饿感受。每天巨大的运动量,繁重的学习任务,彼时说我们饿得两眼昏花,两脚乏力也是不为过的。那时那刻,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不能为了善待眼球而亏待了肚子,而陈君居然告诉我他前一

天晚上梦见今天吃上肉了,索性建议“梦想成真”算了。于是,我和陈君手中握着两张五毛钱,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一边是期待多时的文娱盛宴,一边是满足口腹的美味大餐,在这个时候,我们终于能够深切体会到“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句话的含义。我们就这样在录像厅门口徘徊了大半个小时,手中的钞票都被攒得出汗了。终于,在一番纠结之后,我和陈君终于下定了决心,用原本打算买两张电影票的钱买了一斤白猪肉,即刻回到学校体育室,关起门用电炉开起小灶,三下五除二,不到5分钟,我们就把煮熟的白猪肉吃得干干净净。那时那刻,大快朵颐的感觉无法形容。

岁月荏苒,弹指一挥间。回首往事,三十年时光犹如白驹过隙,年少的时光早已渐行渐远。如今,我已届知天命之年,心爱的女儿也于去年参加了工作,让我深感生活待我不薄。然而,30年前的往事,成为我心中永恒的记忆,在我的生命中,有着不同凡响的意义。它是那个生活艰苦,民风淳朴年代的缩影,它写满了我对青春的理解与记忆。同时,我要感谢那个年代,教我学会感恩,学会做人,也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更加坚实,更加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