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岳父生命的倒计时里【向墅平】
初三 记叙文 2799字 1491人浏览 zzx198944

1.

肺癌晚期,最多可活三个月一纸医院最终诊断书,不啻宣判了岳父的死刑!这让我们都始料未及。

岳父的身体,在认识他的人的印象里,一直显得很健朗。还在乡下时,岳父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干活的好手。完全可以用一个词汇来形容岳父老黄牛,一头任劳任怨又干劲冲天的老黄牛!两年前,岳父移居到了我和妻儿所在的城里。虽已年过花甲,辛苦了一辈子,依然不肯颐养天年;而是主动托熟人介绍,当了一名街道清洁工。

近两年来,岳父一如乡下时那样,很勤勉地劳动着:整个人始终保持着一种逢山开山遇壑填壑的状态。这让我们佩服之余,又很是欣慰老人家精气神不减当年啊!

谁知,这次岳父因咳嗽不止,由妻子领着去本城最权威的医院作了全面而细致的体检。隔两日,妻子一人去取检查结果。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妻子一阵天旋地转;继而哭着探问医生:还可以有救么,比如动手术?若有救,让我倾家荡产也行啊!医生很无奈地答:治疗已毫无意义;若动手术,恐怕下不了手术台&&

妻子强忍悲痛,回到岳父那儿;没有以实相告,只对岳父轻描淡写地说:爸,也就是点炎症,吃几副中药调理着吧;不过,医生说,您可不能再扫街啦,要注意休息。识不了几个字的岳父看不懂检查结果,便信了女儿的话。

明知吃药已不可能有实质性改变,但,妻子还是去寻了有名的中医,开了中药,让岳父熬着吃;并特别嘱咐岳母加倍照料他的饮食起居(平时里,只有二老同住一屋,与妻子经营的门市相距不远;妻弟在广州打工,我在城外一所镇中教书,只有周末和节假日回来;所以,很多时候,只有妻子与二老接触较多)

被蒙在鼓里的岳父,果然安心在家疗养。每日里,除了按时服用熬制的中药外,岳父还坚持到外面散散步,与街上闲着的老人们聚聚。曾一直像陀螺一样旋转的岳父,终于一朝歇息下来。周末里,我和妻尽管有不少事儿要做,也尽量抽出时间,陪着岳父逛街,遛公园,到江畔看风景&&每每看着不知病情真相的岳父开心休闲的样子,我们也深感欣慰:如此也好! 很快,身边的亲友都相继知道了岳父的病情。大家在无比痛惜之余,又一致共守同盟:尽可能地瞒着他老人家,能瞒多久就瞒多久,让老人能安心度过生命里的最后时光。

我们相信,虽然现代医学已无力回天,但只要能让老人保持一份好心情,并给他最大限度的关怀,是可以延长他的生命的!我们唯一能做的,莫过于此!

2.

然而,纸包不住火。又过了一段时间。中药到底不能奏效。渐渐地,岳父开始出现体痛。妻子又带着岳父,在驻地附近找了家诊所,让他每日输一次液以缓解体痛。妻子特地暗嘱医生不可实告岳父的病情。岳父也便这样勉强维持了数日。后来,某一日,岳父因在妻子指定的诊所里输液不见好转,便突然自行改去了另一家诊所。那医生直言了他的病情。岳父当时如雷轰顶。回到家里,他与岳母抱头痛哭了一场。在数十年的生命历程里,一向极硬朗极坚强的岳父是极少流泪的。

岳父的病情急转直下,输液也不再起丝毫作用,岳父索性不再输液。慢慢地,他不能再自由地外出活动,只在自家屋里稍稍走动;再接着,只能终日地坐或躺于家里。各类的药品,堆满了一屋。以往连感冒药都极少吃的岳父,只能一日数次地大吃特吃这些药物。但,依然无济于事。病魔正疯狂地蚕食着岳父的生命,不给他回旋的余地。岳父渐渐不能正常进食,每日里充其量只吃很少的流质类食物,而且,吃进去又常常呕吐出来。

最让人心疼的是,岳父的病体里开始出现严重的积水,而让他颇感体内胀痛难捱。岳父那张在苦难的生活折磨下都不曾轻易皱眉的脸,却因病痛的折磨而时时扭曲变形。饶是岳父这位历经了数十载风雨人生的坚强老人,也因病痛的摧残而禁不住呻吟连声。因身体的极度不适,岳父又不断地变换躺卧的姿势;有时又由人扶起来坐一会。看着看着,岳父脸上的肌肉一层层消瘦下去;昔日那么强大的一个人,也终究难抗病魔的沉重一击,而一溃千里!

每当望着岳父因痛苦折磨而变形的脸,我和妻一边心里淌着血,一边却又要强装笑颜,给老人打气:爸,您老要挺住啊!懂事的儿子小杰,也附在老人的耳边说:公公,加油

来探病的亲友纷至沓来。大家都放下了自己的事儿,抽空来到岳父的身边。包括那些老家的乡亲都来了不少(只要是获悉噩耗的)。妻弟专门请假从广州回来了。就连已好些年未曾谋面的岳父的大姐,也不顾年迈,风尘仆仆坐长途从远方回来了。

每位站到岳父病榻前的亲友,都无一例外地很真诚地道一些或安慰或鼓励的话。大伙之心同然虽不能分担老人身体上的痛苦,但可以给老人心理上减压呵!

病魔无情,人间有爱!每有人来,岳父的精神,便会显出少有的振奋;消瘦的脸上,便会挤出些微的笑意。

从岳父在病痛折磨之下,还能强作笑意的表情里,我读出了这样的信息:一个已濒临死亡的人,最幸福最欣慰的,莫过于能真切地感受着来自病榻前亲人们最温情的探视与问候啊!生而为人,夫复何求?

3.

岳父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岳父又一直不肯去住院他老人家是舍不得花钱啊。于是,岳父就基本凭着顽强的意志力,抵抗着病痛的折磨。直至接近年底,瞧着岳父真扛不住了,我们便说服他住进了离我家住所最近的一家医院,以便适时照看。住院后,妻子每日里坚持亲自给岳父熬出不同的汤类送到病房:鸡汤,鸽子汤,排骨汤,萝卜汤,以及青菜粥&&尽管岳父每次只能小啜几口,而又往往呕吐出来,可我知道,这是妻子一介为人儿女的拳拳孝心呵!岳父每日里基本靠输液维持着。可输液却不能减轻他的胀痛。岳父依然不停地呻吟。有几回,趁旁人不备,岳父差点自己扯掉输液管。一个人在病痛的折磨里,真个生不如死啊!家里人看着老人目不忍睹的惨状,束手无策,又揪心至极。大家甚至有想让老人安乐死的念头,可又不忍就那么人为地剥夺一个原本鲜活的生命!最后,我们与医生交换意见,并征得老人的同意,决定给他把体内的积水抽掉当然,这只能加快岳父死亡的进程,但,这也是暂时缓解他胀痛的唯一最佳选择了!苍天怜见!

抽了积水,岳父果然不再胀痛,并显出回光返照般的精神样儿来。从岳父盯着输液瓶微微浅笑的神情里,我们又分明看到了他对生命的一种渴求!他还能主动要点汤喝了。我们甚至期望能有奇迹发生!

可是,奇迹最终没有发生。岳父的生命倒计时迅速临近尾声。幸运的是,岳父靠着自身惊人的毅力,以及家人与医务人员的悉心照料,打破了活不过三个月的医学预言,顽强地挺过了八个月!

在岳父去世前的最后几日,岳父的生命体征愈来愈弱。我们轮番昼夜守在老人病床边。忽一日中午,岳父陷入昏迷。妻子几乎哭喊着叫来医生和护士。经一番急救,岳父总算醒了过来。然后,岳父完全靠着输液,一息尚存。本来都有事在身的亲友们,几番被妻子打电话请到病房,为的是能见老人最后一面。

病房里,亲人们的眼睛,不时盯着生命显示仪上那条波动着的生命曲线,心儿都悬在半空。岳父一时清醒一时昏迷,生命逐渐以时分秒计算!大家心里都殷殷祈祷着哪怕再让老人的眼睛,多睁上一阵子;纵使是几分几秒,也好啊!

终于,那天午后一点左右,岳父永远闭上了双眼。临终时,岳父一脸的安详。我们静静地肃立于老人遗体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