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岛外少年游林小纤
初一 散文 2881字 36人浏览 jingjingpinguo

夕阳岛外少年游林小纤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爱情。有时,它甚至抵不上少年时的一个梦。你去过夕阳岛吗?你看见过夕阳岛上深海附近的花间晚照吗?曾经有两个清朗少年告诉我,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爱情。就如同并不是所有的叶子都会在秋天沉默凋零。 一为爱出逃夕阳岛

蒙蒙火急火燎的跑来对我说,又有大美女向你们家苏羽阳告白了。

正在看惊悚片,拼命啃面包的我立刻被噎了个半死,忧喜参半。喜的是我们家苏羽阳果然堪比天人,魅力不减。忧的吗?当然是担心有一天被某个路人甲撬了墙角。

我“啪”的关了电脑,挺在床上,胃里翻山倒海酸涩不已。十九年来我就这一点不足为外人道的小心思,却还有可能爱而不得?

纠结,惆怅。是要告白呢?还是要告白呢?还是要告白呢?

晚上十点钟,幽暗的楼道里,灯光明明灭灭,苏羽阳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我急促不安的等待着他的回答,可回应我的只有他那隐匿在昏暗光线里的冰冷面庞。

“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在昏暗的掩护下,我问的战战兢兢,可那厮依旧无动于衷,只是剑眉越蹙越紧。周围空气急骤,楼道里怎么会有阴风吹过呢?我不禁打了个寒战,还想打喷嚏。

面对他的沉默,我无力招架,愤恨委屈的眼泪顷刻汹涌而出。纵然我脸皮再厚,可被倾慕的人“委婉”相拒,也是一件悲催至极,颜面扫地的事情。

我转身掩面向着门口跑去,你却喊住了我。

“浅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爱情。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你说的那么认真虔诚,带着淡淡的忧伤。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苏羽阳,那你是不相信爱情了吗?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这句话太过哲学我听不懂。怎么会有人不需要爱情,我的世界瞬间苍白坍塌。

“苏羽阳,你不喜欢我也不用找这种烂透了的蹩脚理由啊。”我眨巴眨巴眼睛,脸上带着未干的泪渍,看起来应该挺无辜的吧。从来舍不得对我说狠话的你,今天却给了我最沉痛的一击,不知所措的我忽然连死的心都有了。 ……

“你没有直接拒绝我,那我是不是还要感恩戴德啊。”愤怒的我口不择言的挖苦他。通常,苏羽阳总是直截了当的拒绝别人,丝毫不留情面。 这是我认识苏羽阳的第三个年头。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我哥哥的同学聚会上。他大我三岁,第一次见面我就莽撞的将酒水洒在了他的纯白衬衫上。我薄窘的看着对面如谪仙一般,慢条斯理清理衬衫的他,竟然嘿嘿的笑出声来。

“你居然还笑的出来?”他虽是探究的语气,但他同样笑的那样的舒展,眼睛清亮极了。

“我怎么就笑不出来。”年少的我丝毫没有感到愧疚,笑的一脸桀骜。 冗长的回忆,斑驳了所有的记忆。 苏羽阳清冷睿智,神情俊朗,喜欢摄影。他的作品我全部看过。也许是爱屋及乌的缘由,在我眼里,他的每一个作品都是震慑心灵,充满感情的极品。

大学里不乏追求他的女生,可他全部当面拒绝,直到后来很少有人敢表白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拒绝的这么不委婉。为此我还假惺惺的建议他,那个女生不错,身材超棒又漂亮,不如交往试试。

他总会扔给我一句,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啊,回去念你的书吧。我在心里窃笑,你不知道我对你的做法那是相当满意。别人失恋的时候我恨不得放鞭炮来庆祝。我恨不得全天下的女生都不敢靠近你。因为那样更能彰显出我是与众不同的,我是对你很重要的人。

我一直以一个小孩的身份潜伏在你身边,但很多人都看的出来我对你居心不良。我矫情,我快乐。我甚至以为我是唯一一个走进你心里的人。

有的时候我也在想你为什么你单单对我一个人这么好。是不是也是因为喜欢呢?可是,你好像从未提起过那四个字。每次想到这里我也会怅然若失。

你一句你不需要爱情,击碎了我所有的幻想。原来这么久以来都是我一个人唱着独角戏,做着黄粱梦。 苏羽阳你还记得你曾经替我折的纸飞机吗?那时候我拿着你折的纸飞机试飞,一不小心扔在了河里。急湍的河流,哗哗的,带着纸飞机快速的消失了。 我心疼难挡的看着它不见了。你拉回想要奋不顾身冲进河里的我。安慰道:“河水将它带到夕阳岛了,等你大学毕业后我们去将它带回来。”

当时的我明知道是谎话,却还是破涕为笑。

也是在那天我真正了解了夕阳岛。 夕阳岛在山东日照,中国的最东边。每当太阳升起,总是先照在那里。那里是一天当中最先得到光亮的地方。所以夕阳岛代表着光明,温暖和希望。你说过,那里的日出是最美丽的。

你说,我们可以一起去山顶看日出。你会拍摄出最美丽的日出相片。我也兴致勃勃的计划着,写一篇关于夕阳岛日出的文章。到时候我们将文图一起投到杂志社,让我们的作品一起印成铅色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们是一体的,是不可分割的。

苏羽阳,你是不是都已经忘记了。可我依然记得。

二香水,掩饰的是心伤 第二天,我就瞒着全家,偷偷收拾好行李,直奔夕阳岛。路边的树木跑的好快,随着树木倒退的还有我痛到麻木的心。我怕我们再也回不到以前了。我怕我会在一个人想念的世界里幡然醒悟。

到达夕阳岛时已是黄昏,那种满目萧然的苍凉直接抵触的内心深处。夕阳原来那么伤,那么凉。

我开始变得后悔怯弱,甚至开始害怕夜晚的来临。但还是我关了手机,不想让任何人找到我。我固执的守着心里的那点骄傲,不肯低头。苏羽阳他会不会很担心,很着急呢?他会不会忽然发现他已经喜欢我好久了,然后找到我将我带回去。我们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呢?

我坐在旅馆的床上,耷拉着脑袋,彻夜未眠。

第二天,我去了海边,并没有赶上海上日出的壮丽景象。

金色的沙滩上,一群小孩在奔跑嬉戏。海浪一层一层细细卷来。旁边一个少年在专心作画,一个漂亮的女孩在旁边笑的一脸温婉。

少年也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出尘不俗。

顷刻间,我又想到了苏羽阳。又想起了惊为天人的他好看的侧脸,如湖水一般静默的双眼。

“你是外地来的吧?”女孩儿很热情的向我打招呼,脸上带着清新的表情。是不是这里的民风很淳朴呢?

“恩,是的。这是我第一次来海边。”我心情大好,这是来到这里听到的最关切的声音。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的眼神明净的如同海水

一般,让人感觉安心。

那个作画的少年,慢慢回过头来,他的笑容如同夏日里透过枝叶的阳光,显得很细碎,很恍惚。好像要随时消失一般。

他们两个看起来很般配,就像是盛开在深海里的海生花与世俗远远相隔。只能远观不可亵玩。 看到他如画的眉眼我心里不由得顿生惋惜,苏羽阳说过,眉毛淡的人寡情。我在心里暗暗窃喜,苏羽阳如墨的浓眉真的很好看。

少年画的是一幅以深蓝为基调的水彩画,地点同样是海边的沙滩。他画的的确不错,笔触细腻至极。整幅图被他勾勒的那样的舒展。画里最抢眼的是那只风筝,好像随时要断线飞走一样。握着风筝线的那个女孩只有背影,她的神色只有我们自己想象了。 原来那个女孩叫岛,一个有些奇怪的名字。岛,总是让我联想到一个词,等待。

“等待?”岛听了哈哈大笑,嘴角的两个大大的酒窝非常的耀眼。海风让她的头发迎风而舞。可我的心还是沉浸在悲伤里的禁锢里。

她继而补充道:“我觉得你形容的挺贴切的。”

我也同样的没心没肺的跟着笑起来,心里的积郁也淡了好多。

清晨的海显得更加的宁静,水天相接出似乎还带着要散未散的朦胧雾气。这就是夕阳岛传说中奇迹会降临的地方。

“你身上的香水味真好闻。”岛对着大海做了一个深呼吸,她光着脚在沙滩上来回踱着,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