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深处的记1
六年级 记叙文 841字 51人浏览 yy猪zz

心灵深处的记忆(下水文)

阮文献

我出生在桐柏山一个山洼洼里,我是亲吻着桐柏山泥土而长大的一个山里娃。

桐柏山没有溺爱,但她向童年的我敞开尽情撒欢的胸怀。野芳幽香,甩着响鞭赶着牛儿啃青草,觅一棵兰草,折几枝映山红;佳木繁阴,偷偷从席地上爬起,掏鸟蛋粘知了,浑身涂上泥巴,“扑通”一声跳进河;风霜高洁,毛桃栗子填鼓肚儿,两筐松坨晃悠悠;白雪皑皑,麻绳捆袄稻草束脚,喝斥狗儿撵兔子,踅进堰塘溜冰儿……这些无尽的趣事都将随着雨打风吹去,唯有水帘洞附近的兔子场、太阳城至今是我魂牵梦绕挥之不去的梦中乐园。

现在水帘洞山门下边原有一个叫兔子场的院落,我记事时就已败落,只留下一圈断断续续的石墙和几间破旧的石房,耸立在风雨中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除此,就是一些杂七杂八的灌木丛。小时的我,不懂得啥是荒凉,也不会怀古,只知道秋天里,草木丛中常闪烁着红嘟嘟的覆盆子,珍珠玛瑙般的山葡萄,还有那枝上带刺但忍不住要摘的山里果(学名叫山楂的)。常常在落日的余晖下,在丛林中雀跃,直到牙酸倒了,手儿刺痛了,口袋装满了,才提着裤子往家跑。那时只知道嘴馋!

太阳城的概念并不仅仅是现在游水帘洞时所见到的凿在石壁上的三个气势恢宏的巨字。它是用石墙圈起来的一个“城”。进北门,出南门,拾级而下可至水帘洞。“城”内有大片茶林,块块梯田,还有十几间僧舍。小时常发疯地把牛儿赶进“城”,一则那里的山草能撑破牛的肚皮,二则可以无忧无虑的玩耍,三则听说那里隐有得道的高僧,功夫了得的道长,总想侥幸碰上……“神仙”至今没有缘分,不过倒遇见几个给山芋吃却不让吐皮的慈悲人。晴天,尽拣高处攀,飞岩走壁,有惊有险,过程刺激,终点壮观。最妙的是雨天,站在岩石上,层云荡胸,归鸟入眦,看山听水,其乐无穷!兴奋得你直想嗷嗷学狼叫。如今,时常感叹并奢望何时能再去吆喝两声,一吐胸中块垒,而不用担心被人疑为疯子。

岁月荏苒,桐山悄悄锁在童年的日记里。但是,在我的记忆深处,常常在梦中神游在桐柏山的怀抱里,现在想想,桐柏山给予我的不正是博大无私的父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