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金色的桥
高一 其它 1155字 87人浏览 谁的花恰逢花开

每个周日都有种似曾相识的忙碌感压迫着每个人的神经。我想,这大多都是来着那些人说的所谓“周一综合症”吧。一如既往的,我从家收拾好行李出发。等车,上车,然后机械的下车。经过那条我每次上下学必经的路——也包括我现在脚下的这座天桥。我发现周围的人也都是如此,这样忙碌的生活着,为了追名逐利,为了金钱地位,甚至都没有时间好好回望一眼曾几何时自己所坚持的东西,这不免又让人感到叹息。神色凝重的上班族一边咬着面包一边翻看手里的公文,从这座经岁月打磨的有些陈旧的天桥上匆匆而过,没有人停下,没有人抬头,他们看到的是眼前脚下的路。我也一样,迈着疾行的步子踏上桥的一端,又埋首大步向前。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是来来往往人群急促的脚步声,如此杂乱无章的,像是踩着疾驰的风。突然。我听见空气中传来一声虚无飘渺的轻叹,像响雷中的呼吸,细小而又微弱。我回头,迎面向前的人流擦肩而过,剩下仅有的幻觉,然而至始至终停下的,只有我一个。不免有些可笑的牵动嘴角。或许在繁华的大都市永远也不会有人停下脚步驻足观望,只是欣赏一下这个自己在匆匆中从未正眼瞧过的地方。我继续走着,那叹息声就像诅咒一样一直在我耳边来回晃动,让人烦躁不安。这次我没有回头,而是随着声音的源泉倒退,这才睹见了桥首的那一幕。身着灰衣的老人提着塑料桶半蹲在桥头,手上的半块抹布已脏旧的不成样子,老人埋首,认真仔细的用那仅有的小碎布一点,一点的擦拭着天桥上的污渍,颤抖的手因上了年纪的缘故一直哆嗦着,却还是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也许这就是书上所说的执念罢。我站在桥上,俯瞰着用布抚摸着天桥的老人,他的动作这样轻缓又这样慈祥,像对待自己的爱人一般。这个画面在这样的午后显得那么和谐。可是,这座天桥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来打扫了,脏到连清洁工也不愿再来。而这位本该安享晚年的老人,他在做什么?他在用自己瘦弱的肩膀保护这座同他一样老的天桥。我想笑,可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应为我只是一个软弱的旁观者。也不知道看了多久,来往的人都大步流星的走过,又有谁会像我一样做短暂的停留?在世人眼中这只不过是一座用来连接两岸的普通桥梁,没有人在意它是否会愿意久居还是继续“肮脏”下去。我忍不住叹息,耳畔仿佛又听见它自怜的声音,它在说话,它想让人倾听它的故事,而那位每天都来得老人就是天桥唯一的听众。老人用自己覆满岁月的双手慢慢洗净天桥伤横累累的身躯。老人的手抚慰着的不仅仅是天桥,还有我们这个扭曲的世界的心。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爱心,有的是利欲熏心,所以人们早已忘了什么是人间真情,这样的世界啊。下了天桥。我走在赶往学校的路上,再次回望的时候,那桥竟是镀上了一层明晃晃的金缕衣,这耀眼的金色在照亮着我的前方,指引我未来的方向。睁开眼的那一刹,那好像有什么,原来是感动的热泪正从眼中流出。

高一:张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