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逝,谁为谁伤感
初一 散文 1988字 49人浏览 奋斗张瑀元

每当我只身一人,随着动荡的车厢颠簸于两座城市之间的时候,看着窗外伫立着的树干房屋还有空旷的田野静静的样子,倍感寂静。车厢里氤氲着不流动的空气,窗外的景物在车窗上不停的往后刷。我不得不承认,这是种难受的感觉。久违的六月,这个六月里短袖的身影并没有如期而至,今天碰上明天周五没有课的机会,清晨我就打算好下午回趟无锡,尽管外面下着瓢盆大雨。车窗外的雨点犀利的打在玻璃上,有力的撕扯出一道流动的痕迹。天空阴霾着,就如同我的心情,有点说不明白,偌大的天空尽显灰蒙蒙的视野,是怎样的一种压抑?昨日的种种美好,就像耳侧窗外往后刷的景色,想抓也抓不住,昨天的记忆也只会徒增叹息。

每一个记得都有记不得的时候,处在青春的尾巴上,我们都不再是昨天的男孩女孩了,什么事都可以说还有明天呢,那时候我们有的是青春的资本,我们输得起,憧憬的是明天,而今惆怅的都是即将告别学校迎来永无天日的职业生涯,想念的却是昨天。当我偶尔还在想起昨天高中的生活的时候,却已然即将告别我的大学生活我人生最后的校园生活。还记得那个炎炎夏日,我拎着包来到南京这座城市。夏天的记忆总是和树上的蝉鸣离不开的,随之而来的是蝉鸣萦绕在耳边的烦躁,是夏天独特的心情。陈坤在《暗香》里唱到烈火烧过青草痕,看看又是一年春风可是,在青春的驿站,谁能驻足许久,等得来年的春风?生如忘川彼岸,彼岸花开,生生相错。大学的日子也就将这样从我的指尖溜走,尽管我还没准备好去认识班里女孩的姿态。时间空了下来,我们陪着的是鼠标,键盘。就连龙哥这样的大忙人,大二上学期忙的跟个狗屎一样,为了忙志愿者协会的事情一连三四天都顾不上吃饭,常常熬夜到深夜一两点,现在也有点闲的蛋疼了。那天周六他冷不丁的跟我说:A 松,教我玩英雄联盟吧。我吃了一惊,惊愕之余笑笑,呵呵,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于是乎,枫枫和强强也一起到新区创了个TOP505的四人组ID 。今年四月底,他们苏州地铁订单班走了,提前开始实习了,周晓峰作为苏州地铁订单班的一员,在来不及多寒暄一句的时候离开了我们,离开了曾经我们一起组成的大一运营管理7班。那天晚上,他自己有太多不想带走的东西,便叫我们去他那边把有用的都拿来,我调侃道:鬼哥,把你的笔本留下来吧。他的离去让我不禁开始试想,三年时光,是这样匆忙,我们似乎都还在没课的某天清晨,睡眼惺忪。在那个状态下,我们已然不知不觉中享受尽了我们的学生时光。后知后觉了,才发现都没来得及抓住些什么,转身,我们高谈阔论的不再是网游,而是社会和工作,我能想象,那样的时光。

我记得,CC 的第一面让我感觉他不是个善人,纯黑的衬衫配上黑色的牛仔裤,加上他的狭长的脸蛋,一股混混的味道。他嘴里冲冲的抱怨,昨天洗的衣服还没干今天就要来大学里报道,迎接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开始他的大学生活。可是我们显然都没去理会他,面对七八个陌生的小伙子,我们都爱装的酷酷的,冷冷的。那天中午我给他们苹果,没有人要,只有周晓峰勉强接过去了,我感到一点尴尬,心里想着这群家伙也太不好相处了吧。晚上,高磊拿出来一个西瓜让大伙儿一起吃,可是大伙儿也都在低着头自己干自己手上的事,就跟没听见一样,我邪恶地偷着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小磊磊就捧着那个可爱的小西瓜扔进了垃圾桶。还记得,一个宿舍的为了方便认识,强强提议拿张纸每个人写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以及扣扣,由于口音的缘故,祥子的大名陆坚祥被强强喊成陆坚强引来不少笑声,杨文强的名字因为笔迹潦草被小吉喊成杨文法。强强的第一面确实给人不友善的感觉,可是搬新校区了,他跟我一个宿舍,处的日子多了就渐渐发现,原来不过是长得有点唬人罢了,哈哈。强强玩2K 的时候嘴里不停地骂,我一直真心觉得这2K 玩着对强强的寿命没有好处,也曾劝诫过他,后来才发现这貌似是他玩游戏的通病,比如玩联盟碰到坑货的时候喜欢拍着桌子吼:叫你撤

啊,听不见啊?!后来这句话经常被我和枫枫拿出来调侃:你在电脑这头,他当然听不见啦。而龙龙最拿手也只上手的英雄就是德玛了,我经常站在他的椅子后面急促的喊:拉视野、拉视野&放大!结果经常被我们当做笑料地调侃龙龙愤怒的把大招给了一个满血的德玛&没有记忆的人生是不存在的,没有想起来忍不住嘴角一丝微笑悄悄扬起的人生是不幸的。这些校园里的时光,我会觉得,是我人生的财富,在我即将走上社会的时刻里,我会记得,有那么一群家伙,曾经给彼此带来不少欢乐。当离开嘻嘻哈哈的时候,龙龙还有一个威武的简称龙哥,而枫枫被叫做枫爷,。我想说,龙哥,你永远是我们的龙哥。那份慷慨的情谊,不会变的。记得有段时光,晚上断网后我们用手机热点开个局域网然后四台电脑连在一起,疯狂的2V2打起CS ,这时候一直以2K 、实况精英自居的枫枫也会对我的频频爆头表示赞许。(窃喜中&)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岁月你别催,走远的我不追。铭记这份青春尾巴上的感动,感动珍藏在生活的点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