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女的对话
高一 其它 427字 66人浏览 落泪情絮零碎

我没有音符,没有旋律,没有乐谱。

吉他:狂野扫过的,从不带来一刻安宁。指尖牟过轻轻哼唱。原来是只有梦境才有的梦想,没有那么远大的抱负,不过是只想在乱世中安寻伯牙,在尘世中畅谈子期。即使我没有心情,没有吉他,没有朋友,也不可能没有执着。

古筝:千篇一律,毫无异同。只有类似潺潺清流的悦耳,而呼唤不出内心曾狂躁过的律动。或许,rap是惊世骇俗,但同样的,这仅仅是被驯化的乐器。没有人的情感,甚至听不见欢呼。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雕琢太过精美的乐器,是拿来摆设的堆尘。无非是一天两天的看几眼,或许一年两年的弹几遍。用抹布抹去灰尘,是用低俗侮辱高雅。岁月,应该给它们带来历练或荣耀,而非排挤甚至摧毁。

人不是多高级的生物,与它们相比,更低廉。精神上的追求或艺术,是行为或肢体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唯有人去练习,去演奏,去驾驭, 才能是伯牙与子期的融合。

同样,人也不是多聪明的群体,附属在地球上的,有牲畜。但是没有人的思维,它们构不成尊重这过抽象的行为,而人们有却无法正确理解,而导致出现没心没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