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 记叙文 1096字 786人浏览 GoodboyEXO

妈妈是姥爷最疼爱的小女儿,自然地,我也就是姥爷最疼爱的外孙女。我从小就跟姥爷生活在乡下,看着庄稼长大,看着姥爷变老。随着时间推移,那条我与姥爷曾经牵着手,走过无数次的小路已成为在记忆中盛开着花香的幽径,遍地撒满了如连珠一般承载着我与姥爷的一切。

盛夏,小径两旁的树上缠绕着知了的聒聒,飘逸着油油的果香。但我是绝对不会在这个季节走这条道路的——我很怕树上落下大条的毛毛虫。但有天傍晚,姥爷领着我从平台回家,经过了这条路,因为这条路最近了。天上只有月亮的光流淌在这条僻静的小路,我惧怕的迟迟不前。

“怎么了?”姥爷担心的回头望望黑暗中的我,我便小声说,“换条道吧!”恰在此时,风悠悠的吹了起来,吹得两旁的树沙沙的摇曳,我却仿佛看到,很多很多的“东西”从树上落下来,心里更毛了。姥爷一下子明白似的,将小小的我裹在腰间,我的脸触在他的白色背心上,他恭着背,说“这样走吧。”我们慢慢的迈着同样的步,温热的气息扩散在我的脸颊。“姥爷以后要做什么?”我第一次闻到这里的果香,心里很开心。“守着老屋和老路啊,你要跟我一起么?”姥爷满脸笑意的望着我。我摇摇头,“我要去大城市。”姥爷又笑了,笑得像是老却得枝条舒展于薄雾中,有点隐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冬日,天上飘下白色的晶片,铺满了那条僻静的小路。因为少有人走,积雪很平,很干净。我总是来不及戴小帽就冲到这里,踩雪玩。

“你呀,连帽子也不带,冲的真快啊!我都追不上你。”姥爷气喘吁吁的站在小路和大路的分界点,拉了拉常年带在头上的灰帽帽檐,扑了扑灰色棉衣的小雪花,然后刚欲迈步往里走,我察觉到立刻头喊,“不行不行,我要踩满了我的脚印你才能走,我是走路第一人!”姥爷无奈的摇摇头,常年干活的龟裂的双手举着我的帽子,说“那你总要戴上帽子啊,冷!小心受凉了!”“不要,我踩完的,你先走。”路不长,可踩完也要一段时间。等我冷了,想念我的帽子了,头一瞥,总能看见姥爷蹲在那里叼着烟拿着我的帽子。

金秋,我喜欢在路上拿着落叶摆拼图,姥爷总在我身后来回踱着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初春,我喜欢扛着小铲子种小草嫩芽,姥爷总在我身后捧着水桶和种子。

直到我6岁,我要上学了。我离开了姥爷的双手,离开了老爷目光。姥爷摘下他的灰帽子,话不多,就是看着我,像是要把我刻在他的心里一般。我上了车,准备开了,却从后视镜看到姥爷扭过头,悄悄的流下了几滴泪,是饱含不舍与失落的泪。

我离开了姥爷的老屋和那条姥爷想要守候的老路。5年前元旦,在看了我和妈妈最后一眼后,姥爷微笑的离开了。抛下了他的一切留恋。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每次我抚摸着小路的老树皮,似乎总能看到姥爷在小路中央走着,然后,回头,冲我绽开一个像是老却得枝条舒展于薄雾中,隐约的笑。

83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