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飞啊,飞啊
初一 记叙文 2782字 79人浏览 siwuwei

小时侯,我家的旁边有一片枫叶林,每天晚上我在漆黑的房间里打开窗户看外面漆黑的夜空。一边听枫叶夜在风中轻轻哼唱,以至于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枫叶的“枫”应该是“风”,可是这种声音等天明了就没有了,于是我看着枫叶的舞蹈,轻轻的舞——这片枫林是我的归宿,我一直这么以为。我会死在这片枫林,然后重生„„

每天枫叶林上都飞着一只红色的风筝,像在流血的鸟,很旧很旧的一只,那只风筝飞的很高很高,所以虽然我常常顺着风筝飞翔的方向找。但我从来没有找到过那只风筝的主人。我常常想长大以后我一定可以找到那只风筝,我还是依然寻找,有一天我去问母亲,她说如果你再寻找那只血色的风筝,魔鬼就会来抓你,因为那只风筝是魔鬼的。所以我放弃了,很久很久以后我知道了那只风筝不是魔鬼的,所以我又开始找,那时我九岁„„

我仰望着天空,却找不到那只风筝,仿佛蓝色的天空少了些什么,而我却回忆不起是哪一天开始再没有风筝在空中飞,像流血的鸟„„

很久很久以前,我住在一片枫林里,那时侯我可以每一天放那只风筝,那是他当年送给我的。我曾经和他一起放那只风筝,我依在他的怀里看风筝一点点飞高,我以为风筝的线在一个人的手里,那么风筝就不会飞走了,直到风筝挣脱了我的手心,慢慢的向上飞,然后在慢悠悠的落到山的那头。他说:“凌,我们再买一只吧。”可是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找那只风筝,然后,我对他说:“一只风筝飞走了,我们就一定要用新的来代替吗,那只旧的怎么办。如果新的不再出现,那怎么办。”他说“神经,你在说什么啊。”

是啊,我在说什么。我是一个双鱼座的女人,典型的神经质。我们找到那只风筝的时候,已经残缺了,我曾试图将它修补好,可我真的无能为力。我尽力了,原来有些东西是不能挽回的,比如破碎的东西,比如破碎的爱情。

原来一段爱情真的可以用另一段来代替,可是为什么这次没有前一段的回忆,连泡影都没有,那只新买的风筝我用尽全力将它撕得粉碎,像在毁灭什么无端闯入我生命的灾难。

能够再买一只风筝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到的,像我,我一直没有这种勇气。我的风筝破碎了,我找不回来了,我没有办法再买一只。就这样,我每一天都放着同一只风筝。我要用一千年的时间来祭奠一千天的爱情。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笨的女人,因为我没有勇气。

感觉上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仔细想想,或者我根本不曾拥有过什么,那到底是什么呢?是一个儿时的梦,或者因为错过的一段记忆而心痛,可是那只鸟不是常常出现在梦魇中吗?她没有离开过,一直刺痛过我的心。现在想想,那样的血色到底意味着什么。是死亡,还是爱情颓败后残留的灰烬,可为什么那鲜红却隐隐,仿佛并不真实,今天特地到广场上,看见花花绿绿,五彩缤纷的风筝。我问老板:“有没有纯红色的风筝?”老板说:“什么样子的?是金鱼,还是蝴蝶。”

“都不是,是鸟„„或者不是。”老板疑虑的看看我:“你到底要买什么。”我始终找不回那只风筝,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任凭怎么努力也无法挽回。

我终于不知道那只风筝的背后那个人是谁,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魔鬼还是天使,我始终不知道。我知道的又是什么呢?我只知道小时侯家附近的枫林在白天会跳舞,晚上会唱歌,仅此而已,什么也没有。原来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的窗前始终是漆黑一片,然儿那些美好的歌声又意味着什么,毁灭还是残烬的美。

我听那些枫叶唱啊,唱啊。他们唱一切都过往吧,一切都坠毁吧,我不留恋,我能毁灭。可是另一方面又在淡淡的细数着那些万劫不复的回忆,美好的,残酷的„„

两年后,我离开了那片枫林。我开始退缩,我以为只要不看那些枫业叶的舞蹈,不想看风筝和它们一起舞。不想我的心随他们一起唱挽歌。我搬到一处水泥高楼,几天之后我发觉我错了,因为在楼前的一片空地,每天都有小孩和老人在那儿放风筝,我第一个想法是把风筝毁了,这样我就可以不用想了,可是我看见他们放的没有一只和我一样,老害怕,有一天我后悔了。那时我再也找不回那只风筝,我害怕破釜沉舟,害怕毁灭。

果然,很快的我开始又在那片空地上放风筝,只是,每次都有人在一旁指指点点。因为这个时候我的风筝已经破旧的不行了,已经全然看不出那是什么,除了我„„但我本来就是个特立独行的人,我从来不管别人对我的想法——可是,为什么他对我的看法我如此在意,这是特例。后来,我发现在这儿放风筝我一点都没有得到什么,那些回忆总会在小孩的叫嚷声中烟消云散,任凭我如何的回忆,依然没有什么收获,后来,我回到了曾经的那片枫林。后来我发现在几年前这里的枫林已经砍伐一空了„„

我像是个找不到翅膀的天使,只能无助的留恋,却又无法摆脱厄运,这时候我下了一个决定„„

我像是个找不到翅膀的天使,只能无助的留恋,却又无法摆脱厄运,这时候我下了一个决定„„我一定要找到那只风筝,只有这样我才能重新拾起那些遗留在过去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在这个城市里,到处是栉次鳞比的房子,钢精水泥构造了一个世界。就连

曾经的那片枫林也消失了,照样用一切庸俗的办法帮她改头换面。尽管在建筑工人来到的那一天我苦苦哀求他们不要砍掉那些风树,可是我的话却让他们以为我是个有神经质的小孩。

从此,我再也没有听过枫林的歌唱,没有看过他们的舞蹈。偶尔我在公园里看见一大片的枫林。可是她们从不歌唱,或者是被嘈杂的人声淹没。或者那些曾经清亮的声音在畸形的栽种方式下已经完全扭曲,成了天然的石头饰品。

我恳求母亲,带我离开这片枫林。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声音会如此的惨烈,母亲知道我是个不太正常的人。后来连母亲也很难过,晚上的时候我从来不开灯。我以次来纪念那些曾经的时光,可是关上灯,只有风穿过弄堂的忽忽声。全然没有那些美好的歌声,我顿时明白,枫林已经不再婆娑„„

后来,母亲劝父亲搬家。后来父亲也同意搬家。再后来我就真的离开了那片枫林,再也不会回去了。

后来我发现有些事发生了就不可能让你忘记,我在高楼大厦里。开着明亮的灯,还是隐隐听见那些歌声,隐隐伤心。

我下了一个决定,在这个礼拜天,在枫林——或者说那个曾经是枫林的地方放最后一次风筝,我相信我有这个勇气。因为枫林已经没有了,在那个地方是不会让我想起那些东西的,有的只是无尽的空虚来填补内心的空虚,虽然很矛盾,但我的想法就是这样的,很奇怪的思维。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个了断。否则我就死在那个山崖„„

我决定,在这个星期天,我会最后一次回到那片枫林——或者说那个曾经是枫林的地方。我相信我有这个勇气,因为那儿已经枫舞不复了。我只是要去祭奠一下,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

星期天,有人看见一个妇人和一个小男孩在一片高楼大厦间放风筝。他们一起放,他们的表情带着淡淡的隐忍,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有那只旧得带着腥红色的看不清是什么形状的风筝。

风筝悠悠的飞啊,飞啊。想要飞到哪儿没有人知道。

最后,风筝缠在了高楼的一角,风筝的线断了,飞走了,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