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葬礼读后感
初一 读后感 2145字 129人浏览 愈演俞晴

读《穆斯林的葬礼》偶获 读完,心被掏空了,整书充满着悲剧,没有一个完美的爱情,偶尔的喜庆,也像死刑犯临刑前的最后美餐。

一人一个‘乃绥普’,新月,生活在地狱的天使,走过了未名湖畔的四季。 迷蒙的烟雨洒满长长绿茵,炯娜的垂柳,艳紫的丁香,藤萝,为她酿成春绿带碎花而晶透的薄纱。满天的晚霞氲成薄光,与金黄的国槐,银杏辉映,汇成金红色光芒在她身边萦绕。薄薄雪花飘落,白了小桥,石阶,白了湖心亭,白了整个冬,也净白,纯透了她的心。或许太净白,太纯透,外界的污浊使得出现了裂痕,扩大,不可修复。初夏相遇就埋下的火星变的炽热从心中涌出,灼烧污浊,不断希望修复裂痕。此时,遥望着备斋,飘来一段《梁祝》,小提琴缠绵的音律与她内心火焰同步,巴西木发了芽,无意收获的种子也必然的开了花。 女人的美,是丹朱水唇,如天露润红玫,高贵华丽,摄人心魄的艳丽。或是淡淡冷眸,绝青烟的皑皑大川,晶莹山棱封藏的雪莲,冷傲,拒人千里。或是葱根藕臂,夏雨击盛荷,轻快糅合荷香,调皮,娇嬉。在这儿,我看到一位兰谷侧坐的处子,肩笼月中纱,如一株月下幽幽清兰,惹人怜爱。‘怜爱’这字眼,在此却又是如此的不堪与肮脏。

楚雁潮不能容忍这样的爱情,韩新月也不需要这样的爱情。爱若是因同情,怜悯则变得廉价,卑微。爱不是任何情感的施舍,也不是任何人能够施舍的。没人愿意做精神贫穷的乞丐,也别把别人当作乞丐。爱不需要,也容不得感情泛滥,随意抛洒,赐予的伪善者。爱就爱,不爱就不爱。韩新月期待的《哈姆雷特》没有演成,也许是安拉看不下去这部悲剧,楚雁潮演不下去这种痛苦,让他在莪菲莉娅的葬礼中上场,跳下她的墓穴,谁又能料到虚影的话剧逐渐演变,凝实。葬礼上他跳下了墓穴,用手抚平她最终安息之地,容不得一点坑洼。躺下了,不愿起来,回忆起初见到终别的画面。未年,六月初五,新月升,若有若无,淡月光,幽树影,如泣如诉一曲《梁祝》在坟间飘荡,不惑之年头花白,沉郁脸色,凄楚神情,也唯爱,唯别离而矣。相爱,不图长久,也是另一种精神完美吧。 随遇而安?若不爱,相守百年又如何。天星,当我正在为这个闷呆子谈恋爱感到高兴时,或许他,或许我都没反应过来,笔锋突转,笑容还僵硬在脸上,心却跌落低谷。母亲君壁门当户对的传统观念,以亲情的自认为不落身份的骗局,骗走了一辈子的幸福。天星,痛失初恋,所幸并未变得滥情,但却变得随遇而安,一门突兀的亲事就这样产生了。

虽不爱,明白了事实又怎样。寻回爱情,已不敢了,家需要平和,妻儿需要父亲,自己也需要背负起自己所需背负的责任。责任!!!责问母亲,已不会了,惨白的事实,一切都变得空乏,没了意义,日子,也就将就着过吧。苦命的妹妹还生着病的。心中无奈,苦闷无处诉说,不敢诉说,也不会诉说。事实已定,言语,无力,无意。就这样,没过度的亲情产生了。爱情需要责任,使其更长久。责任强加了爱情,只是过日子。随遇而安?将来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这样。自己确实也需要为亲人,为家负责,怎敢不娶。想象着,若不爱,则不娶,过着今朝栖绿柳,明日入花繁,遍尝女人的各种美也是不错的生活嘛,虽然缺乏了点儿感情。呵呵,又想起奉旨填词的柳三变有趣的葬礼。天星的日子确实过得不错啊,白头偕老,女儿如玉,儿子如剑,不爱,却长久,也是另一种物质完美吧。

若爱过,虽不能长久,也算是幸福。若不爱,白头偕老,也算是平淡。但若是不懂爱,不敢去爱呢?那这又算是什么。玉王,也许爱的只是时间与历史长河蕴养出的魔魇,质硬冰冷的玉。易卜拉欣,从年少学艺,稳坐水凳三年,忍辱负重数载,到奇珍斋扬名,博得了玉王美誉。事业意气风发,也许是对玉太专注,无暇回眸爱情,结了婚不知里面掺杂的是兄妹之情,师父遗愿,还是真的爱。信仰,哎,一直寻找的东西,能够超脱生死,哪怕只是一个

简单或是傻的执念呢。君壁算是找到了,信奉安拉,每天从晨礼到宵礼几十如一日,每天为死后赎罪,也许为超脱生死,那就什么也做的出来。一口一个教门,一口一个礼数。这个传统封建的女人啊!一生的善功却因“我不是回回”一句倾覆,末日审判终将没能幸免。老天又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对玉的执念,韩子奇又何尝不是找到了信仰,结局却被自己否定了。苦命像命运的锁链,缠绕着几代人,冰玉一生追求爱,对杨琛的失望,爱情使得她渴望而又畏惧,奥利弗的死,挽回冰冷的心,可怜的奥利弗,韩子奇又无奈的推她向绝望,两个女人喜欢上一个不懂爱的男人,结果毁了几代人。不懂爱,至少还懂的责任,较当今社会来讲还算是个不错的人了。“我该怎么办,听你的吧…………。”韩子奇又问起来了,感情上,爱的却是那么的懦弱。嘁,我又有什么资格说。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达到,怎么养活她人。 爱情,不需要同情,人还不至于穷困到那个地步。爱情,不能轻易的随遇而安,平淡中多少透露出许些后悔。爱情,一定要肩负起责任,爱过,没爱过,应该担当。

好想寻找到一种信仰,使自己超脱生死。 好想经历一次那种感觉,就算是凄惨,却也不太可能。

给自己一个承诺,决不轻易的随遇而安,可能世事不由人。

时刻记着男人所应当承担的责任,没有玩一玩而已。

相对于现世中的很多,以上皆是完美的,至少还有真,责任。

自动化 3 班

刘御锋

11064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