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年少
高一 散文 2215字 86人浏览 xjwxk

某些拦不住的阻隔像一截轰隆鸣响的高铁呼啸而过,亦如山坡上的杜鹃开得轰轰烈烈似的烂漫。

我写完日记很少去翻看,但写满一本的时候我会去翻阅前面写的东西,我发现自己记录了许多小事情,这些小事情虽然微小,也不特别,但像一束永恒燃烧的火花,实在、温暖以及生活,于是我决定把这些微小的瞬间收集起来。

——题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眼眉梢,露桃华里不知

安知安之,谁念安之。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是我第一次在书店看到她,短发,低头时会看到白净的后颈,散碎的刘海被微风浮起,露出光洁额下小家碧玉似的黛眉。她手里捧着夏达的《茕兔》,很安静的坐在一张小板凳上。我又瞥了她一眼,开始找我的书法描摹临帖。

“那个,同学你有报纸吗”。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根白皙的手指戳了几下后脊骨。“报纸的话,书店应该是有的”,我尽量放缓了音调用高普话一字一顿地说得十分清晰。“不是的,是白纸,白色的稿纸之类的,你懂的”,也许是知道我的误解,她改了地方音换成了一腔比较端正一点的普通话只不过夹杂着苏州的吴侬暖语的口音。

沉默,约莫5、6秒的停顿。我开了口,忍不住发问,“同学,你哪里人?”。“呀,我是扬州人”,她又很轻易的换成了一口扬州的话。我很头疼的跟她就这么耗着,经过超时而漫长的攀谈,发现我俩竟然是老乡,况且还是同一个学校的,真是有点两眼泪汪汪的境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许是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般的迟钝,在学校里我还真没有注意到这种马大哈型的小可爱,而她也不知道学校里存在着我这一号懒散的人。

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我替她付了漫画的钱。买书不带钱的,不是一般的有勇气,精神可嘉!我们互相交换了姓名以及暂住地址,还有我收到了人生的第一笔欠条。然后我们又计划去吃米线,暑气蒸腾里吃热乎乎的麻辣米线,大概那时候脑袋有些脱线吧,被那个叫做安之的腹黑白兔坑了一笔,她请客我掏钱。

不带这样的,我们打着遮阳伞,傻傻的还大街小巷的找了一家比较沧桑的小吃店,最可恶的是只有一个晃悠悠的小吊扇在头顶忽悠着!像个傻瓜一样在有一定年代的长条板凳上等着,看着斑驳的墙愣愣地发着呆,等着一砂锅的米线,寂寂不语。很快,两砂锅就热气徐徐地冒了出来,安之得瑟的向我笑笑,然后端起酱料一大勺一大勺的挖到我们的米线里,还开心的拌拌。我夸张的吃惊一下,随后又看到她向那个好说话的老板娘要了两碗辣酱、一篮香菜和几片酱牛肉,老板娘毫不犹豫地就送了过来。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安之询问我是否要辣酱,我含蓄地舀了一小勺,然后就看到剩下的全被安之收入米线内,那个装辣酱的小白碗里只剩下被狗刨式的沫沫。我无语地以米线升腾的热气遮挡我的脸以及那窘迫的脸色,毫无察觉的安之戴上眼镜,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吃着还不时用香菜掩过嘴里的辣味。

“安之,注意点好吧,这个小店会被你吃垮的”。她无所谓的跟我打着太极,“没啥,我在这里吃了不下12次了,真TMD好吃”,说完又是一阵咂嘴感叹。我直接忽视她的粗口,摸了摸鼓鼓涨涨的肚子,估计走着路都会晃出声音来,大胃王还在吃着满碗的香菜。最后我耐心快耗尽时,某女推开了砂锅,舔了舔辣得发红的嘴唇,不雅的打了个饱呃,然后心满意足地看着我结账。

后来,我们就这么分开了,好像凭空相识再也没有交集。那笔欠条,至今还保存在——被我夹在厚厚的牛津英语字典里,压得很整齐,只不过泛黄的边角揭露的年轮的沧桑。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我还是在挂念那只走顾右盼,K了我五十几块钱的茕兔!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许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变的那么模糊,曾经那么坚信的,那么执着的,一直相信著的,其实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突然发现自己很傻,傻的不行我发誓,我笑了,笑的眼泪都掉了笑我们这麼傻,我们总在重复著一些伤害,没有一个可以躲藏不被痛找到却还一直傻傻的期待,到失望,再期待,再失望!

思念,很无力,那是因为我看不到思念的结果也许,思念不需结果,它只是证明在心里有个人曾存在过是不是能给思念一份证书,证明曾经它曾存在过?

记忆里的那份疏狂今凋落在何方,是谁留下身擦肩的豪放 ?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哪天,普通的,记不住的日子里,QQ提示突然闪动频繁,一个外地的号,我没有搭理因为不是认识的,陌生令我不由自主地拒绝。但这个人不厌其烦,我炸毛了,加了,然后开骂。对方不停地给我顿号,让我摸不着头脑,然后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最近很喜欢的一个词:小确幸。是指生活中那些‘微小而又确切的幸福’。”最后对方冒了一句,“对不起,那笔欠条……”。我想了起来,那只坑了我的兔子,却见到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下线了,但还是小愉悦的,毕竟还有人给惦记着!

军训结束了,我泡在网上,给她发了条短信。意想不到,安之回复了。

“其实,我不叫安之——”。然后我们都有些冷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快速地打字,“没关系至少你还记着我”。那头立刻回应,“哈哈哈哈,老娘费劲力气总算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你的Q,厉害吧”。我顿时有点哑然失笑,隔了两年她还是有些脱线,估计思维跳脱过于频繁。

我们聊了很久,原来她那在苏州外企的老爸给她了学,随后她许诺寄给我大大的包裹补偿我一下,我笑开了。我抱怨着高一班主任的凶悍,以及无不陌生没有熟识的委屈,聊着聊着眼泪就“扑打扑打”落在了键盘上。她在那边猜测我哭得很凶,就发了几条看到的笑话。我们没有视频,也许是害怕什么吧,眼陌生与熟悉的差别会让人措手不及。

“ 如果你的幸福感没有那么强烈。那么就请让美好的小确幸温暖彼此的生活吧”。最后下线,安之告诉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