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声叹息
初三 其它 1142字 440人浏览 此夜和风弄弦月

“宝宝,你不能在幼儿园里打其他小朋友,抢玩具本来就是你的不对,明天要去向那小朋友道歉知道吗?你一定要做个有道德的人。”老刘委婉地对宝宝说,可小家伙可不领情,他重重地踩了老刘一脚,撅起小嘴神奇地跑开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一个单薄而孤独的背影。老刘微微佝偻着腰,轻风中飘起几缕银丝。是啊,仔细想想,他也快46岁了,这些年来,繁重的工作和巨大的生活压力压弯了他的身板,更可悲的是老刘的爱妻因生宝宝过度虚弱而死,这无疑是雪上加霜,老刘差点儿就一蹶不起,但看着无辜的宝宝他唯有咬紧牙关,苦水只往心里倒,但也甜蜜。可如今日益长大的宝宝却正一步步踏入老刘的后尘,他看着宝宝就仿若在看儿时的自己——有一分奇妙,却有九分痛心。

不由地,老刘语重心长地叹息了一声:“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的思绪如漫天飞雪,画面瞬间到几十年前,“宝宝,你不能在幼儿园里打其他小朋友……”老刘的父亲老老刘正婉地劝导小老刘,可天性散漫的小老刘根本听不进去,他想;“道德有什么用,还不如一个鸡腿来得实在,我才不管呢!”(历史的画面如此相似,从此造就了两代人的悲伤。)在老老刘不下千万次的苦口婆心无果后,他仰天长叹,喃喃自语。他确实没辙降服这头“犟驴”,从此小老刘有了种种恶习:随地乱吐口水,坐车插队,贪小便宜,生气时爱跺人家的脚,一惹事了就到处躲藏,被发现了还撒谎,尽是些没德的事。老老刘总得跟在他背后为他“擦屁股”。有几次老老刘气急了,还把小老刘狠狠的修理了一番,可小老刘不会想啊,越打他就越放肆,邻居都讨厌他,说他没道德、没家教。就在他19岁那年,老老刘意外身亡了,他顿时懵了,只觉心中的一棵大树霎时间倒了,被大河冲得远远的,不见了踪影。从此只剩下一棵扭曲的小树孤伶伶的,独自生活。

人总得吃饭,没了老老刘的照顾,小老刘只好四处打工,可他的品德实在是差,别人见他就像见苍蝇一般,挥手赶走。无奈,他只好提这个破行李四处流浪,混口饭吃。这一路上,他什么人都见过,什么活都干过,情况最恶劣时,他还当过乞丐,翻过垃圾桶捡人吃剩的饭盒,边吃边流泪,泪水滑过那与年龄不符的粗糙干裂的黑脸。但是,上帝是公平的,多年来他懂得了许多,成长了许多,渐渐地融入社会,而且他总结了一句至理名言:缺什么都不能缺德。

思绪戛然停止,回到如今,宝宝的状况和当初的小老刘一模一样,神奇点说就是一个人在两段不同的时空重复着相同的历程。老刘他心酸、心痛啊,每到夜里看着宝宝熟睡的脸和家徒四壁的自己,他的泪水顿如洪水猛兽般从下垂的眼角涌出。黑暗中,一只手,一只由生活打造的手,血管如条条肥虫突兀地盘曲在手背,像要把血吸干,这与手掌上大大小小的老茧和血口子互相照应,那更是砖头的杰作。突地,那只手从伸向宝宝白嫩的脸上迅速收回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窗外孤独的明月静静地看着老刘。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