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手
初三 散文 849字 874人浏览 pangjh1966

母亲的手

冬天在一场小雪中悄然而至,我冒着寒风走在回家的路上,途经一家药店时,突然想起母亲手上的冻疮又肿了起来,于是进店为她买了一支冻疮膏。

回家吃完饭后,母亲坐在沙发上看书,我端了一盆热水,拿着冻疮膏靠近她说:“妈,我给你上点药吧。”母亲的眼神透出些许惊讶,她迟疑片刻后说:“好。”我先把母亲的手浸在盆里的热水中,然后拿热毛巾敷在母亲的手上。反复好几次后,我把她的手轻轻擦干。

灯光下,我仔细地端详着母亲的手,惊讶地发现这双手已经不像我记忆中那样光滑白皙,岁月的打磨使她白嫩的手上有了老茧,妈妈前些年因患冻疮而留下的疤痕仍没有彻底消除。这让我伤感地发现,母亲老了,在为我付出了如此之多后。

我还注意到,在她的手背上,有一个浅浅的疤痕。好多年了,这疤痕似乎一直无声地叙说着母爱。那年春节,我们全家去看焰火晚会,贪玩的我挣脱母亲的怀抱,跑进入燃放区。母亲看到后,毫不犹豫地追上来,一把拉我入怀。这时,一个低空礼花弹爆炸了,滚烫的鞭炮碎片溅到了母亲的手上,留下了这道永不磨灭的疤痕。

就在那一刻,在漫天烟火的照耀下,我看见母亲使劲地咬唇忍痛,却没有丝毫拽着我手的力道。回忆至此,我鼻子酸酸的,更加小心翼翼地将冻疮膏涂到妈妈手上。

我记得多年前,母亲是不长冻疮的。在我五岁的时候,我得了一场大病,父母带我去北京看病。为了要省钱,我们住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父亲和母亲的午餐只是一笼包子。北京的冬天干燥而寒冷,我们奔波在去解放军总医院、协和医院的路上,母亲怕我冷,脱下她的外衣披在我身上,其实她穿得并不厚。妈妈从小生活在南方,陪我去北京治病的这年冬天,她的手第一次长了冻疮。从此以后,的每年冬天,她的手都会长冻疮。此刻,我把妈妈的手擦干,细心地给她抹上冻疮膏,一遍又一遍。

我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滑落,溅到母亲的衣上,竟有了花的形状。母亲拂去了我的泪水,温柔地对我说:“孩子,别哭。”可我压根控制不住自己,泪如泉涌,花朵般的泪迹缀满了母亲的衣摆。

我从母亲这双生了冻疮的手上,读懂了世界上最美的乐谱,那是用母爱谱成的动人旋律。

母亲的手1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