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过最好听的声音
初一 记叙文 838字 1202人浏览 樱花泽芬芳

我听过最好听的声音......

我喜欢许多声音。譬如单曲循环的海浪声。譬如树林里鸟语虫鸣的天籁声。譬如唱着悲伤流行乐的磁性男声。我喜欢许多声音。譬如风吹稻田的声音。譬如雨落屋檐的滴答声。譬如不同的人唤我不同花名的声音。

我喜欢声音,悦耳的、动听的、酥甜的,我都喜欢,有点贪婪。我喜欢声音,熟悉的、陌生的、未遇见的,我都喜欢,有点花心。然而,在我听过的无数声音里,我也一直在找寻一种让我最喜欢的声音。

那种声音,就在刚刚,就在现在,也在往常。它从隔墙的地方倏然传来,它不是音乐,它不电视机声,它是母亲房间传来的鼻鼾声。

在我持续生病的十几天里,不能给母亲按摩,也不能太靠近她,为她捏捏手、背。母亲年老了,身体不好,常常夜里睡不着觉或易醒。在我不生病时,我常会到她床边给她揉揉捏捏,直到她打呼,我则悄然撤退。

往常给她揉捏按摩,多能把她哄睡,坐在她身旁给她揉揉,看她入睡打鼾。我就会觉得安心,觉得满足,甚至觉得小小的骄傲和欣悦。

每一次坐在她身旁给她揉捏,都衷心的希冀她能安稳的睡着,不被身体的病痛折磨,稍微缓解疼痛。有时,听着她打呼,我会欢喜得落下眼泪。只希望冗长的夜,她能睡一个安稳的、舒心的、长一点的觉。不是反反复复地忍着游走性的疼痛熬过一个又一个的黑夜,悲伤、孤独又绝望。

我与母亲的房间隔了一道墙,隔音效果很薄弱,有时候却是好的。我常常嘱咐母亲,半夜时分若是难受了,就把我叫醒,我给揉揉,放松一下肌肉。

我常常嘱咐母亲,无论多晚,如果觉得冷,想开电热毯或者想喝水,又怕冷不敢起身,就敲敲床边的墙,这样我就能听得到,然后给她准备。当然,我的嘱咐,母亲听了,觉着温暖,却一次都未曾把我半夜唤醒。我知道,这是母心,那有母亲舍得叫醒睡梦中的孩子呢。

母亲的鼾声,常常让我泪目地感动。母亲的鼾声,常常让我觉得这就是是幸福的一种。母亲的鼾声,常常让我安心又满足。

只要能听到母亲的鼾声,确认她已入睡,而不是在漆黑的夜里辗转难受。这样的母亲鼾声,是的,一点儿都不悦耳的声响,却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