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作文集
初三 散文 7873字 223人浏览 tfboys照亮我91

《我们是90》

作者:亦水晴舟

像蜻蜓,点过水,要远行 像笔头,不停写,诉说心情 脸庞有些稚嫩不要紧 我已经背好包快快放行

不要对我的青春指手画脚 张扬年代我有自己的骄傲 数理化政史地全部丢掉 真的好想投入自然的怀抱

我们是90

吮着世纪的尾音 我们是90

努力绽放的香馨 我们是90

忽然闪亮的星星 我们是90

我潮我狂只因年轻

(Rap :

也曾捏过泥巴堆过雪人跳过皮筋 后来爱上还珠迷上西游玩超级玛丽 97年的香港回归开始关心政治

小学课本上的赖宁我还记忆犹新

不知不觉在新世纪戴上红领巾

江爷爷说我们是未来闪耀的明星 好吧好吧努力学习琴棋书画全搞定 边玩边学一不小心就到了天明

即将成年心里不免有些发紧

为了张扬个性我们费劲脑筋

非主流,火星文,挂上qq 来自拍

玩通宵,看动漫,百度一下眼镜厚的像酒瓶 时不时的忧伤寂寞,年纪不大总是怀旧 这样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点奇奇怪怪

其实我们也有吃苦的基因

更有责任爱心助我前行

还有远大抱负就要成型

我们的成长伴着祖国的足印

So 多点鼓励多点信任我就让你大吃一惊)

有光亮,透过窗,删除忧伤

蓝天下,草地上,踏着希望

鼓起风帆去迎接风浪

带着梦想我们奔赴远方

我们是90

吮着世纪的尾音

我们是90

努力绽放的香馨

我们是90

忽然闪亮的星星

我们是90

用这一段极好的光阴

演绎一代人的追寻

(小作文结束)

远在咫尺,近在天涯(关于创新作文大赛)

原本以为自己期盼的,追求的,茫远极了,可是在某一天,它真的响亮地敲开了我的大门。于是又以为不盈尺的距离伸手便可以触碰,可谁知结果又如水中孤岛让人望尘莫及。近与远混作一团,虚与实分辨不明,呼啦啦倾倒下来一片,空气很稀薄,我酸着鼻子艰难地坚持呼吸。但庆幸,我从废墟中伸出了头来,大呼“革命”,大呼“不会被击倒”,大呼“振作”,大呼“向前,向前”。

从此刻算起,向前一年,再向前五个月,我与创网算是一种邂逅,之后,像故事一样,关于一篇文章,我与创网某老师发生了很激烈的讨论,暂且称他为A 君,再之后,就顺理成章地“不打不相识”。

在陌生的环境里,认识一个人,就很容易对他产生依赖感,我给他留言说:A 君,我想去看你。他说:想我了?那就来参加作文大赛啊!

若不是这句话,我怎么会踏上追梦的旅途,若不是这句话,我怎么会拥有之后的精彩。 A 君跟我说:把你的精华文章任意选一篇参加初赛,都能过。我去看了一下大赛的情况:3月31日截稿。那天已经是24日,我于是就选了一篇文章投了上去。后来,创网上很大一块广告位,一直在明晃晃地重复着一个动画“2007,哪家少年马跃京城?”画面绚烂无比。于是,我小小的心,蠢蠢欲动。也就因为这,我才不顾毕业班沉重的压得我喘不过气的功课,花上那么多时间来构思我的复赛文章。

放月假的前一天晚上,我小心翼翼地对爸妈说:复赛,还有一个月截稿。他们说:你要是想写就写吧,明天我们有事出去,中午不回家,你自己看着办,要是真的想写就抓紧时间,这可是中考之前最后一次放月假了。我知道,他们明明就是故意不在家把空间都留给我让我作文。那个时候,我没有奢望什么,我只是想,如果我真的不参加,我会后悔的。

第二天,我一个人,用了一整个下午写。又经过几天的仔细推敲,我发出了复赛的文章。 两个月后的一个傍晚,我接到了A 君的电话,他让我猜他是谁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勇气说出他的名字,然而我知道,我做到了。接电话的时候,我不经意抬头看了看,红灿灿一片火烧云让半边天空盈满美丽。

中考后有两个月的暑假,这是我上学以来最长的一个假期,北京之行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我见到A 君的时候没有失望,没有觉得他与想象差距太远,当然,我不是在说他长得有多么的英俊潇洒,可是现在我甚至都记不清楚他的模样。

得一个纪念性的二等奖其实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我带着一些些遗憾,回到家乡,蠢蠢的心,从此无休止地躁动而停不下来。

其实,我只是想写一个引子,没有想到竟然写了这么长。

我开始上高中了,高中课程的紧张程度是我所从未想到的,他根本不容许我再去花谢心思去干些别的什么。可后来,有一次与语文老师聊天,我得知,原来他从我从前的语文老师,他的好朋友那里了解到了我参赛的情况。他问我,这届还参不参加了?我本来没有打算,可是,这毕竟是语文老师,他是教语文的啊,况且,我还是他的小副。于是我说,过一段时间看看吧。

我去创网问A 君,高中的同学会不会都很厉害,我才高一,我能行么?A 君跟我说,你怕他们,他们害怕你呢。我想,的确,我怕什么呢?其实我是在自我安慰,我知道我怕什么,我怕结果让我自己失望。

我很矛盾地发出参赛的文章,之后几个月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可是进了七月,我开始烦躁,决赛的日子越近我就越不安。期末考试的第二天,我又接到了重庆的电话,我说,谢谢老师,我的跟家里人商量一下。明明就是在欺骗自己! 我知道我不能去,从一开始就知道,一开始参加初赛之前我就知道!我就是在拖延时间。

我上高中了,这是很残酷的现实;我在北方,广州在南方,这是很残酷的现实;7月8日-7月18日和8月7日-8月15日,这是我的假期,而大赛的时间恰恰夹在中间;从北到南,几乎纵穿整个中国,50多小时的火车,将近一个星期的课程,我耽误不起。所以我进了决赛也不会开心,不进决赛也不会开心。我想在夹缝中求生存,可是违着心愿的生存让我觉得有些自我分裂。

决赛那天,我正在教室里上课,突然惊了一下,我抬手看了看表,发现比赛就要开始了,百感交集,我拿出本写:

新课堂作文大赛总决赛今天开赛了,上百个文学小青年此时此刻应该在千里迢迢之外的广州的某个凉凉的屋子里了吧?家长么开始在外面等候了吧?某个老师要开题了吧?同学么坐好了吧?至燥热于身外,他们怦怦的心都平静了吧?比赛就要开始了吧?

我去不了了朋友们,客观的问题我克服不了。“梦”在手心里,近在咫尺,甚至于梦我相融,而“想”远在遥遥千里之外,在天涯。

写完之后,我觉得自己渴望得有一点可怜。

也许很多年后,我发现我学的东西对于我几乎毫无用处的时候,我会觉得很内疚:有一个小孩,上高中的时候,目光短浅,为了眼前的利益,让没有价值的客观问题阻碍了她追梦。可是现在我还是豁不出去,无法用辽远的追寻着的“梦”来换取伸手即可得的俗不可耐的眼前利益。

这些事情,我明明都有预见,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参赛,然而,等时间哗哗流过去很多之后,等我平静下来仔细想时我发现,其实我从未停止,外界,不足以构成什么,最重要的是我的心还在,那小小的激情,那种蠢蠢还在,并且,一直都会在!

远或近只是用来描述的形容词,而不是空间上的局限;咫尺或天涯,虽说多多了诗意,可也不过如此。作文大赛是一条路,下次比赛,我会继续走上几步,也许不会走远,但是:

心中有方向,脚步就不会偏!

归乡

午后,冬日的暖阳淡淡地撒了下来,风还是不住的刮,一缕缕凉凉的气息扑面,我下意识细细一嗅,却发现其中毫无一点味道,只有止不住的寒冷刺入体内,不觉缩了缩身。看着隔壁工地上聊着回家的农民工,洪亮的嗓门,激动地喧嚣。一些小小的美好又偷偷溜进了心里,才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已太久、太久没有归乡了。

乡,字典上的第一个解释就是:乡村(与城相对)。其后便是:出生地,家乡。早以为自己是个城里人的我,一直以为单纯的认为这片钢铁水泥浇筑的城是我的家乡,可离开这座城,总是又迷失在另一个城,乡音,乡情,乡味······它一点都不能给我。这才发现,它们都一样,都是“城”,都是一个个相互复制的产品,与千千万万的城并无差别。这里永远都只是它的城,不是我的乡。

不知自己是否曾下意识停步在一些小食摊,不由自主的感受那一丝丝钻入鼻息的熟悉的味道,似乎知道名字,却死活也想不起,只记得了那不变的味道是再多再贵的零食也无法比拟、代替的。不知自己是否也曾是在听到那别致笑声、话语声时,心头忽然传来悸动。总是那在偶然一瞥间目睹的身影,不觉已在嘴角上扬,挤出一道笑容,心里已知客从何处来。

曾经不知不觉间忘掉的那一个地方,从记忆的阁楼里悄悄溜了出来。

那个每天清晨沸腾着狗叫鸡鸣,早早在炊烟里苏醒的乡。那些红亮黝黑的的面庞,吵架似的交流与欢笑着的乡亲。那从未散去的泥土的气息,谷物的芬香。与那承载着小小的自己,被小脚丫一寸寸丈量的土地。不知那棵路口在自己儿时就需要几人才能抱拢的大槐树是否还枝繁叶茂,不知那火热的土炕还能不能继续温暖冬夜,不知那呼哧呼哧响着的手拉风箱还在每个清晨傍晚在厨房酝酿出袅袅炊烟与一天的安逸。

不知的还有太多太多。乡又悄悄出现在梦里,城市却仿佛飘得远了。那人、那树、那土地,回忆的闸门早已打开,涌出的不是滔天巨浪,而是一条小溪,清凉滋润如儿时夏日常常

瞒着父母偷偷去的那条。握一把梦中故乡的泥土紧紧放在胸口,感受着这泥土与心脏一起火热的跳动,这难离的土地。这片乡土静静向我诉说着她的春秋冬夏,点点滴滴,不急不缓,不紧不慢,像母亲抚慰着倦归的游子,她向我诉说着,用那不变的乡音诉说着她的每一片贫瘠或肥沃的身躯,每一道或深或浅的纹路,那儿时我小小脚丫下丈量的她的身躯,我倦了,她便微微一笑把我放在怀中,我嗅到了那未曾改变的乡土的气息,那么醇厚,那么迷人,那样让我眷恋,她轻轻唱着多年前夜夜伴我入眠的曲子:“月儿明、风儿静 树叶儿遮窗棂······”应和着春夜花绽叶发,夏夜虫鸣蛙噪,秋夜落叶清风,冬夜落雪呢喃。

这才是我的乡,我真正的家!乡音未改,乡味难离,乡情滴滴点点不知是几年前落下的相思雨。临走时,或许下个冬天或许还十年的诺言,乡未忘,你呢?可记得满天繁星下的那曲《虫儿飞》

黑黑的天空低垂

天上的星星流泪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

一对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上路吧,不需多少累赘,不用细细准备,拿起柜底的行囊。上路,归乡。

【子不语】点评:长路何止向远方?归程只在每个人的脚下。心里所向往的城市,并非要高楼林立,华灯溢彩。我想,那盼望已久的地方,该是家的模样。当水泥森林的城市渐行渐远的时候,那久未谋面的故乡也正向我们走来。

一座城于我,会变

孤独行走在小道上,只为与你邂逅一场。

——题记

我喜欢有海的城市。看着太阳一点一点被地平面吞噬,直到消失在海平面,把所有不开心的记忆埋葬在红海湾。

风,起落吹。吹过的痕迹缭绕着细碎的念想,你的容貌有点模糊不清,我努力辨别,想要紧紧抓在手中。我不想,在这座孤独的城市,少了一个你,尽管你只是那个陌生人。 眼前飘忽不定着遥不可辨的景象,思绪叩响那段记忆——

三年前的夏天,我必须离开这座有海的城市,搬迁到没有海的地方—— 一个我至今也陌生的城市。我不舍,不舍这座城,更不舍城外的海。在离开的前一天,我第一次独自走在这座我即将离开的城市,热乎的夏风烦躁了我的心。

不知不觉,我来到红海湾。望着眼前红色的泥土被踩在脚下,蓝蓝的海水不时冲上来,席卷走了我涉足过的痕迹。只见你光着脚丫,走在沙滩上,看海水一卷一卷漫上你的双脚,仿佛在为你洗去城市的埃土。你从我身边经过,喊道:“嘿,怎么不脱掉鞋走走。”我苦笑,在这座即将远离的城市,还有人儿呦呵你一声,在别的城市,还会有吗?

弯下腰来扯鞋带,提着鞋子,走上沙滩,细软轻柔的沙子匀净得像是被云层筛过似的。踩上去,没有陷脚,只觉软软的,暖暖的,令人不由自主地褪去一天的烦恼。我轻轻地感受着,不敢用力过猛。你走到我旁边,像个阳光大哥哥一样,问道:“你不开心吗?”我没有回答。你又继续说道:“只要你把不开心的事,在太阳照耀时,埋在红海湾上,那么,烦恼也会随着太阳的照耀而蒸发掉哦。”听着你用调皮的语气阐述这件事,我的心一下子豁然开朗。 于我,也许这座城的意义在于我对它的记忆及不舍,于城,也许只是多一个人少一个人罢了。

毕竟一座城不会因缺你一个而黯然失色,突然之间,感慨万分,这座城,这座有海的城市,这座还有一个你的城市,已经成为一段过去,没有人会想起当年那件小事,因为,有些事情,过去了就随风飘散,就如城市的灯会坏,总会有人来修,而除了当事人,少有人可以记得。

当年很想停留在那个城市的想法,早已经是过眼云烟,没有当初的冲动,也没有邂逅的机会,毕竟城市的那盏灯坏了,总要换新的,所以我只想努力去踏足更多的城市,趁着年轻,

趁着世界还那么大,多去走走。一座城,永远在那里,不会变。一座城,于我,会变,从根深蒂固,到没那么重要, 甚至想去涉足更多。

【子不语】点评:城市,总能延长每一段守望。哪怕给你留下的记忆总是像浪花浮浮沉沉,哪怕感觉总是会变,但拥有过,即是幸运。

一切刚好,何必远方

在熟悉的城市里,会感觉连陌生人都是面熟的。这样一个地方,足以让人安心。无从知道在咖啡店里会碰到怎样的运气,怎样的人,白色店堂里的那只金吉拉是不是依然窝在最右边的中式矮橱上,但踏进去的空气总是不变的。有时候,会有人点一杯苏门答腊曼特宁,在深度烘培后散发出浓厚的香味。然后略微的意识到,这里上次和朋友一起来过。

每当出现在一个新的地方时,看着路灯都会迷失的感觉真的很糟糕。从便利店里穿过小区后才意识到原来不走正门也可以到达公寓;在搭公车的时候,为了便捷于是坐反了方向。这就是初来到苏州时的境遇。

以前曾说过喜欢南方下雨的湿润感,很诗意。沉默的空气浮浮沉沉,可以使人静下心伏案起笔,不过,随着来到南方的那一刻起,日子越渐越长,于是开始怀念晴天有大太阳的日子。在这样的天气里,可以晒蓬一床被子,松松软软地;可以让白色的帆布鞋在太阳下看起来更干净。晚上呢,晚上可以让剩余的热度厚厚的阳光盖满身边,然后吞下一口冰凉的可乐,这些散漫的宁静,无处安放。

有人说喜欢旧的东西,是因为觉得它们是镌刻在时光里的俳句,向往着江南古朴的小镇,是因为它们一直在烟雨中静静地呼吸,清浅又淡漠。觉得恋旧的一类心情,最是让人心疼,悠悠的就远了,深深的就浅了,就如那些旧东西,沾了灰的铜罐铁盒,它们被从一个抽屉换放到另一个抽屉,从小心翼翼到随意置放,这时间差里远远流失掉的,往往是最不可及的某些原本不言而喻的感情,它们在细碎的阳光下跳跃过,在柔顺的发丝里蔓延过,也在唇齿间流连过。得过所以且过。不见了,绝非是有意弄丢的。那种感情,觉得空落落的,才想顺着时间的掌纹回去找找看,才把所有的无头绪定义为归属,却是在想到时,无法触碰。对于“回来”,寄上所有婉言,也仍旧无法触动。这才觉到痛。

觉得你能沉下心来爱我,这不是归属感,是安全感。归属感是,确信你能沉下心来,等我爱你。

一路冲撞不定就会路遥马亡,你若缓缓周转,其实还是有人,以同样的速度行进在你身旁,不温不愠不远不近,你瞧着一片景,他便陪着你支着头;你噙着一杯茶,他便替你温着壶里的水;你对他说不,想他也不会驳回,偏偏你才发现,对于他,你已然说不了不。你若寻到了这份归属感,便祝福你,你若未然,那还需要你再走走看,沿途的行人,不定哪个就随了你的步子,进了你的路途。

还是说回苏州这座城,我穿过的那个小区里,找到了苏州的特色小吃,一个老人在破旧的三轮车前用不属于苏州的方言叫卖,他停在了这里;反向的公交车里,前座的年轻妈妈一口京味儿普通话,用比她女儿还幼稚的语言和她女儿对话,她们也停在了这里。难得有大大的晴天,和大大的太阳,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抱怨起总有点湿漉漉的被褥。鼻腔会咽软管内的温热与温黁无关,只是体内的热气遇冷液化,凝结成时不时的一次感冒,吞下常温的可乐,还是一层的鸡皮疙瘩。这些听上去就不美好。但是有那么多的人停在了这里,留在他们曾经说过的很喜欢的江南小镇里,或许带上了他们珍藏了许久的旧物件。他们认为这城市是家,这里就是家,就这么简单,无需奢求理解或更多的解释。

最初的那家咖啡馆,伊始是被猫牵了目光不明所以进了门,能养着动物的地方,最有一种说不出的软感,我瞧着矮橱上的那团白色,就确定了,被它当成家的这个地方,一定有着某种温柔,咖啡低扬的香气和浓郁的松露味懒散地打闹,觉得每一张陌生的脸,又有着同样模糊的记忆,一定什么时候是见过的,不是这个街角,便是那个街角。一切刚好。

既然一切刚好,那又何必远方。

【子不语】点评:时光细碎在每个人的眼里,抬头看看身处的城市,回顾每一段过往,那些看似不变是否早已更改,那些始终不改的又奔向何方?在有太阳的晴天里,走在早已熟识的路上,感觉,会引领我们看到每个人的年轻模样。既然身旁一切刚好,那么,又何必执着远方?

《匿藏在西游记里的表情》节选

孙悟空·单纯的笑脸

孙悟空是个可爱的孩子。

之所以说孙悟空是个孩子,是因为他率真、勇敢、无畏。他具备了一个孩子的特征。

当孙悟空从一块奇妙的石头里蹦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他的孩子气。孙悟空和孩子一样会难过会欢愉。当吃到桃子的时候,他会开心地大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绽放最纯净的笑颜;当与妖魔鬼怪进行死亡搏斗时,他会俏皮地咧开嘴笑,摸摸脸开玩笑似的说着孩子气的话;当唐僧冤枉他而将他逐出师门时,他委屈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却依然任性地腾空而去,虽然内心的悲痛已经宣告了对师傅的忠诚。

猪悟能·无奈的笑脸

所谓少年不知愁滋味,这句话用在孙悟空身上可恰到好处,可猪八戒就不同了,他不是孩子,他是青年。

猪八戒看上去是不羁的,无忧的,油嘴滑舌的,可实际上他也有无奈。猪八戒需要一直做唐僧的跟班,为师傅效忠,为师傅着想,为师傅分忧,他付出的已经很多了。但是依然有人认为他是累赘,这让猪八戒很伤心。

虽然猪八戒是不羁的,但在他伪装的骄傲外表下还有一颗无奈的心。他就像现代的青年一样,有一张无奈的笑脸。

沙悟净·老实的木脸

人到中年,沙悟净已经麻木了,很难让他舒心一笑,也很难让他悲痛而哭。

沙悟净总是很老实,他一手挑着担子,一手牵着师傅的马,一脸诚恳老实且麻木的表情。他已经很累了,累到容不得多去回忆他还是孙悟空和猪八戒时候的日子。

其实有时,沙悟净也会思索一下自己的未来,他担心的并不是如何取代主角的位置,也不是怎样才能过幸福美好的生活,那个时候的他只会思考今后该怎样安静地活下去。

唐僧·释然的笑脸

唐僧是被人敬重的师傅,沉稳、宁静、内心回归到最纯朴的本真。

唐僧的表情总是安静慈祥,已经不被世俗的名利财色所诱惑,经历了少年时代的孙悟空,青年时代的猪悟能,中年时代的沙悟静,他已经拥有了一颗禅心,看破红尘,看开世事。

唐僧喜欢回忆,他已经有了充足的时间去怀念自己的一生。他用一种沉稳、宁静的心态去面对所发生的事,祈祷佛祖,心静如水。他深知自己的责任,也明白用一颗禅心去面对世界才是最好的选择。他在沉浮的世间,以一种宁静的姿态得到升华。内心的信念,其实从未改变。

少年的表情在无畏里带着对世界的茫然。

青年的表情在不羁里带着对生活的无奈。

中年的表情在勤恳里带着对未来的担忧。

老年的表情在沉稳里带着对往事的怀念。

从少年到老年,从一秒到一生,从朝暮到夕晖,同一个人演变着不同的表情。那不是目的变换,而是内心的蜕变。

在西游记中匿藏的表情,是你,是我,是芸芸众生里懂得感悟的所有人。 专家

点评

■北京大学中文系党委书记蒋朗朗教授:

作者写表情并未从现实中的人和事着手,而是独树一帜,结合小说《西游记》里的人物表情,写出师徒四人各自的性格特征,同时把其升华到人生少年、青年、中年、老年的高度,很是机警。

■著名作家孔庆东教授:

如何把学到的历史知识和文学知识融汇到你的想象中去,这很重要。同样写表情,我们可以写少年人、中年人、老年人的表情,但是这位选手把表情分别落实到《西游记》中的几个主要人物的身上。这样的写法即使对我这样的大学

老师也是有很大启发的,更何况他展开的过程是一步步徐徐的展开的,写的能够让人认同又能够让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