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铭阳(高三二班)单元作文:际遇,因心而异
初三 记叙文 1277字 47人浏览 攀帅1

唐铭阳(高三二班) 单元作文:际遇,因心而异

车窗外的景物总是渐渐地,渐渐地向后滑去——绿树凉荫,庄稼土地,掩日瓦房,团聚群影„„

事实上,我们一直在前行,却总是看到其他在后退、远离„„就像越长越大的我们,某日惊觉昔日健壮的的家人,已向生命递交了白发皱纹疾病与烦忧,离我们、也愈发地远了„„

我甩着两腿狂奔在路灯初上的大街。

路边的房屋亮着灯光,炊火融融;路上是空无一人的冷清。

我依旧感受到了后退的排房,耳边烈烈的风声。

伴随着强有力的心跳、热抑郁的胸腔、酸无意的双眸,我恣意抛洒着由痛苦提炼出的汗水。

我没有看见,蹒跚微驼的身影;我没有听见,鞋土摩擦的无力;我没有舔到,泪水滑落的咸涩„„

咚咚咚„„

心跳依旧,而步伐却不由自主地骤停下来——我,真的累了。

我的家人也倦了„„

此刻,竟无一处地方可以容我放声大哭„„

即使人老了,却还需低声下气地去求人,却还需受白眼斜视„„

强大,强大!我要让那些欺负过我们的人,终有一天不得不虔诚仰望——甚至匍匐在我脚下!

失而复得的喜悦,淡而不乏的生活——父母的归来,使我的身心步入正轨。

清晨,半睡半醒间瞄了眼枕边的手表,五点四十五;而妈妈在院中活动的声音似乎很早就开始了,这莫名的安心使我重又阖上眼皮,沉沉睡去。不知是在梦中还是现实间,我听见了妈妈与朋友谈笑的声音——多久,没有出现了„„

再次睁眼,是在七点多,爸爸也许早已醒来,此刻可以听见电视中枪战的激烈,却无人声,四周洋溢着静静的淡香„„

星期五下了车,我搂着书包刚进巷口,就听见了“稀里哗啦”的搓麻将声,心中一紧;再迟疑前进几步,大门敞开,大笑声不绝于耳;当我复杂地站在院中一隅时,腿在颤抖,而心中的世界,却是平静无声的——这是不知该如何面对,世上至亲之人前的汹涌情绪的糅合;在而我毅然决然地掀开凉帘时,最先入目的却是我妈的一个朋友,我称呼为“姨”;再走近些,我终于怯生生地叫了一声“妈”——三个月来无处可叫,无处可写的一个令我思之如狂的“妈”„„

当时鼻头一酸,我便转过身去放下书包,装模作样地收拾起书包里的东西来„„在我们的问答声中,多次我都听见妈妈感冒的带着浓重鼻音的话,眼眶里的泪水一圈一圈地浸染,快溢出时却又似潮水般隐没„„

“duang !”堂屋的座钟沉稳地呼唤着我神游的思绪。我蓦然发现,眼角有泪水滑过的清凉。

于是,执起枕边的杂志,读了半小时至八点,我才欣然起身。

我不敢保证这次升级考试自己能考好,因为我开始发现,埋头于题海中的繁重不适合天性轻闲的我;这种“闲云野鹤”般的平淡,才是纯真的归宿;而那些追求名利的琐事,顺其自然吧!

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这人尽皆知的真理,又有谁能深切体会?不要害怕失去,之后的空虚无助、彷徨及感悟便会喷涌在心头,令人犹不能忘。

我哼着歌,轻快地走在早已漏出石子的水泥路上。

同样的灯光,同样的冷清,同样的风,同样的人走在同样的路上,持着不同的心情,不同的目的,不同的感觉。

此刻,用无忧无虑的小鸟来形容我也不为过。

想起上一次自己的落魄于誓言,不由得苦笑:时过境迁?

声明:此文作者系高三二班唐铭阳同学, 相关转载需声明原者作为唐铭阳, 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