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五月天
初三 散文 1356字 43人浏览 好大一棵树zsl

五月天没有别的意思,我不追星,所以跟那个音乐组合没有关系。

我说的五月天就是深圳的五月天气。

最近的天气怕是把吃“天气预报”这碗饭的人忽悠够了。预报说昨天有暴雨,结果雨星子也没有看到一颗,今天的天气更是无常了,早上阳光媚得如同新妇,上午上着班,偶尔抬头望一望外面的马路,发现不知道何时路面已经湿了。看着刺目的阳光从天上东一团西一块的黑云中裂帛而出,我很不愿意出去,但拿着这点银子也要做这点事,必须得去啊!胆怯于阳光的过分热情,我还在手臂和腿上抹了不少防晒霜,磨蹭到十点半,才拿了一把小伞出去了,小伞真的是很小呀,伞叶直径大概只有70或者80CM 吧,我想我大概是想做样子给老天看一下罢了。

到加工厂等着老板作业,边怨恨老板黑心,这么热的天,那么恶劣的环境,只挂了两台风扇聊以充数,而且方向定得死死的,叫我呆在风尾巴都光顾不到的地方,我摸着汗湿的后背,看着门口耀眼的太阳光,掏出纸巾擦擦满面浮起的油光和汗渍,在黑乎乎的桌椅上犹豫了半响,喃喃地念着:心静自然凉„„大概这状况真的让人很心凉,果然过了几分钟,我也就不觉得热了。

24个产品还没加工完,忽然雨点就打下来了,我很淡定地看着越下越大的雨,翻出手机在阅读程序里发现一篇关于探讨达尔文《进化论》的文章,好像写得还蛮顺畅的,看得我还有点津津有味的意思,看到拉马克和居维叶明争暗斗的时候,我抬头看雨势的次数频繁起来,但雨终究在我看到达尔文对拉马克感到纠结的时候时候歇了脚。然后我的产品也加工好了,我十分高兴,仍旧撑开了小伞踱上归途。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肚子很饿——不是有点饿,是很饿——饿得脚步都虚了,但这条路上又没有公车经过,我亦没有力气加快脚步,只好边趟着路上的积水,边四处看看有没有东西可以果腹。一路走来并没有可吃之物,倒是路边茂盛的花草被水洗得绿油油的煞是可爱,藤蔓挂在小土坡上,开一些黄的白的小碎花,很有故乡野花野草的感觉,看了叫人觉得无比亲切。这大概是这样天气里唯一的好处了。

一直快走到华润万家了,老天的情绪又不好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抹湿了狼狈的行人。我想老天大概哭肿了眼睛,看不到我的小伞,我只好认输了,躲到华润万家去,想等它老人家好起来。可是华润老板,你是太有钱了吗,冷气开得这么足,把我冻得毛孔都缩紧了。只穿过了外面的过道,感觉就有些受不了了,不敢再进去,直接走到后面的花园街去。天可怜见,花园街倒有很多小吃,我买了半斤丹麦红豆糕——或者是丹麦牌红豆糕——也顾不上细看,付了钱抓起一个先咬一口再说。吃完一个红豆糕肚子没有那么难受了,但脚步还是没力气。幸而这时老天又开眼了,我边吃边往公交站台走,一会儿坐上公交车,已经是11:55了,于是打电话打公司说我要直接回去吃饭。在车上不想再吃丹麦糕或者希腊饼了,就想吃米饭,想吃菜,肚子里有只手在抓一样,想吃红烧鱼,或者鲜美的青菜,啊~总之想吃点带油盐的!可是吃不到啊,忍吧!

下了车感觉没有足够的力气爬上十层楼,好在没有再下雨。我又挖出手机来,边爬楼边看杨绛先生的《我们仨》,杨先生和钱钟书先生真是伉俪的代表人物啊,有佳偶如此,夫复何求!主要是看着这样的文章我就对楼层的高度可以稍做忽略,不至于爬得费劲而沮丧。 回到家里,然儿睡了,婆婆还在忙着炒菜。早上洗的被子半干的挂在椅子上,便是对这五月天气无声的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