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叶落的时候
初一 散文 739字 241人浏览 y抹固执d3笑

凌晨,最后一拨食客醉语无次地走了。我拾起一夜的疲倦,拖起一身的沉重。

城市,恍惚只有此时有一点静。

街两旁的梧桐树,终于熬不过老天这阵子的冷热,那曾经的碧绿,而今只剩下一地的斑黄。在这个城市,我第一次听到落叶的声音,心中那根弦,轻轻地被它也拨弄了一下,而后,整个脑海回荡着声响,一直向遥远遥远的记忆空间传去。就像对着山谷大喊了一声,声音又一轮一轮地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不知为何,对这样的景致,我总是欢喜又忧愁;欢喜是它能让我浮躁的心平静下来;忧愁的是它总是叫我平静下来的心,又一次波澜不已。像清澈的水中,泛起一层油腻。它们热闹了两个季节,只待秋风拂过,便会在一个未知的日子里悠然飘落。在每一颗树上,那些用粗燥树包裹着的年轮,无不记载着岁月的更替,也无言的诉说着每片叶子生命的轮回。只待水风轻,梧叶飘黄,秋风萧瑟欲断肠,落叶如同舞者,在跳完了最后的一支舞后,便含笑飘落。

记得梧桐落叶的时候,是收获的季节。田地里满负着硕果,人们在流下辛勤汗水时,也流出欢乐。我便会觉得欢喜。

记得梧桐叶落的时候,总是荒芜的开始。田野间到处洒落着收获后的荒芜和空旷。为此,我又忧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向往那有充实,有荒芜的乡村,我又担心在充实与荒芜换时,心不胜收。曾经读到陶渊明先生的《归去来辞》时,我也仿佛来到了南山下,用辛勤的劳动,来愉悦生命的冲动。但每一次,我想把这冲动兑现时,这颗早已被繁华侵蚀的心,怎么也无法被说服。

于是,我只得去向往,只得去为草盛豆苗稀喝采和惭愧。

梧桐叶,依然不断地飘落到地。想必田野里金黄累累的果实,已经被人们收回了仓内,想必我的祖父也正在享受丰收的喜悦。恍惚,我看见祖父的笑,和溢出的深深的皱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而秋天,对这城市来说,无非就是平添了一地曾为我们遮阳挡热过的梧桐叶,和带给我们一丝丝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