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生机的春天
六年级 散文 1300字 148人浏览 董济娟

乌鲁木齐已近四月的春,确乎没有春的样子,那帮小子总会上街骂那么几句,骂什么鬼天气之类的,也只是骂完就走了,呵呵,我也想讽刺这些人一句,可他们又句句属实,还是不骂了罢,那春,也的确是全然没有春的样子。

就拿我楼下的小院说开罢,地上似乎都是野草,那野草上面也蒙了一层尘土,十分的恶心,令人不堪入目,可他似乎不理会这些,依然在那里待着。我们先不说它颜色鲜不鲜艳,就那数量,也少的可怜,星星点点地在地上躺着,开得煞是一般,仿佛一碰就倒一样,令人不解,仿佛十几个孩童一来,就连根带枝踢走了。可它还是蒙着尘土,在那荒废的土地里,对着天空,开着,仿佛在开一场无边的梦。

我抬起头,望着天——我平生素未见过如此高的天,仿佛要将人吃进去一样,它任然是浅蓝色,十分美丽,对我微笑着,那笑,似乎刻意而为,我几乎可以看见那笑后面丑恶的嘴脸,煞是令人心寒,作呕,我可以看见它笑后轻挑的嘴角,以及它直上云端的轻蔑眼神,好是自嘲,令我不快,令我恶心,它以黑暗示予世人,刻意藐视一切,将逝去的生命,扁入地狱。呵呵,可谓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野草上的树,似乎并无虬龙一般盘旋的枝干,有的仅为笔直的脊背,与落尽叶子的树冠,大自然仿佛将它生存的权力,从它的魂灵中尽数抽出,让它无法生存,而它,还是在这一切一切中傲然。它笔直的树干上,闪现着狰狞的刀痕,如鬼魅无疑,在树干间闪动着,似乎要抓掉这枯树的一层皮,并将枯树剥下,封印,可那枯树还是在天地间傲然。在那枯树的两个分支上,一个分支,如壮年手臂一般,可被人生锯局许多,仅剩下几寸长,煞是可怜。另一分支上,仅结出一个婴儿手臂大小一般的树冠,似乎被狂风一吹,便立即全无了。可它还是在天地间默默挺直腰杆,一言不语,

一旁的果树上,还结着些许小白花,刚开的果子,全打落在了地上,前些天,它们还结着果子,现在全无了,只剩下花与白雪共处,微风拂过,仿佛如两个精灵在翩翩起舞,如梦如幻可你们并不知,一旁的小白花,颤颤巍巍的躲在一旁,一旁的白雪,却邪恶无比,要将小白花吃入肚中,阳光洒下,雪便溶去,小白花还是缩着,这次确乎为双手合十,等待着自己的宿命。

狭窄无比的巷道里,似乎无法抹去其深刻的记忆,一边虬延盘旋的杏树上,时光,夺去了其一切的一切,已近五月,可其枝上确如光滑无比的秃头一般,一切皆无,在其下方,只有几日前被雪吹无的杏花,上面确凿只有些许白雪,微风拂过,满巷芳香,可它只有刚强,努力消去了白雪的味道,似乎在做一场无边的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我去过红山公园里赏桃花,空中弥漫着一种无以言说的香气,我发觉这香气并无善意,给予人跟多的是一种嘲讽、讥笑,给予人无以言说的狂傲,那话与树的高度,足足比人高出一身,给予人负荷、压力,让人无法喘气,无法呼吸。我厌恶它高高在上的样子,以及轻蔑的眼神,高挑的嘴角,它对着天,低着头,似乎在跪拜,令我更加作呕。

呵呵,长青的松树披上了点点雪衣,挑着头,挑着嘴角,对着高入苍穹的天,傲然大笑,这天空中的上位者,只是一顿,继续黑着脸,玩味无比地看着下方如蝼蚁一般的一切一切。底下的花草树木们,继续挺直了腰杆,狠狠扎根,在梦与现实之间,绽放一切。

我点了灯,在分外明朗的天空下,祭奠这些可爱的英雄们。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