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作文
六年级 其它 3103字 119人浏览 景德镇会议策划

公园里的灯渐渐熄灭了,街道上嘈杂的汽笛声也消匿下去了,偶尔有几个晚归的行人匆匆走过,也不过是在这无边的夜色中增添了一点难言的寂寥。

我听着远处若有若无的梵婀玲曲,竟也沉沉地跟着睡去。

【第一话】

睡到朦朦胧胧的时候,我感觉到窗外透过朦朦的光亮。揉了揉沉睡的眼睛,我翻身起床,然后刷牙洗脸。

这个时候,爸妈和妹妹都还没起床,我拿着面包蹑手蹑脚地出了家门。

站在车站等公交车的时候,我看见身边有一位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也在等车。我一边吃面包一边用余光瞟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一样,又没有太多印象了。

女孩好像发现了我再看她,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冲我一笑。我拿着面包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回以尴尬的一笑,然后再若无其事地把目光转向别处。

等了一会儿,车就开过来了,我跟在女孩的后面上了车。坐在空旷的公交车上,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才六点过五分,我想着这么早到学校一定要搞卫生,索性去附近的公园溜达一圈。

呼呼——

公交车靠站了,我纵身一跃就下了车,然后一路狂奔到了公园里,把书包往草坪上一丢,就躺下来睡大觉。

早晨的空气还真是新鲜。我一边心里想着,一边扯下一根还沾着露水的青草叼在口中。看着偶尔从头顶飞过的小鸟,惬意地闭上了双眼。

不过我的惬意没有持续多久,就听见旁边的灌木丛后面有人在唧唧哇哇的说这话,我有些不耐烦地冲到灌木丛边,一把将灌木丛扒开,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吵醒了我的美梦。

果然,灌木丛后的两人被我吓了一跳。我也张大了嘴,指着女孩有些语无伦次,你……你,不是应该去学校了吗?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有点事,不好意思打搅到你了。女孩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眼睛不敢看我。 女孩的害羞让我不好意思,说起来还是大男生不是?欺负一个女孩干吗。

我连忙说,不在意的,你们声音小点,不碍事的。

旁边那位烫着黄色卷发女生实在看不下去了,冲我道:要不你也干脆加入我们算了,反正我看你的样子也不爱读书,大清早的还跑公园里来。

被她这么一说,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虽然说我的确不怎么喜欢读书,可凭着过人的智商,好歹也是学校里的前几名。我没敢说出口,只是小声地问了声,你

们想干什么。

车站遇见的那女生脸都红的想猴子屁股一样了,诺诺地硬是不敢开口,还是旁边那位女生胆子大些,对我说道:我们打算逃课。

吁,我松了一口气,逃课算什么啊,我可是经常做这种事啊。

不是近距离的那种啦,我们这次是要逃去海南。车站遇见的那位女生终于开口了,对我说道。 海……海南?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是的,就是海南,去那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女孩说。

我面部有些抽搐,问道,你们到海南住哪?

这些我们都安排好了,到海南我们先去租个房子,然后去打工。那位烫着黄色卷发的女孩对我说道,哦,对了,你要加入我们的话,要带五百块钱,你有吗?

女孩的话在我心中翻涌,无数个念头在心里徘徊后,理智还是落败了。

好,我马上回家拿钱,你们在这等我一会。

丢下这一句话,我连书包也没有背上,就直接向家里狂奔。气喘吁吁地跑到家里的时候,发

现家里人都还没醒来,于是乎,我悄悄地拿了自己所有的压岁钱,然后准备偷偷摸摸地溜出去。

但就是这时,身后突然响起父亲的声音……

在父亲的死磨硬泡下,我把事实都交代了一遍。第二天,我们三个人就一起站在教务处的办公室里面接受教育。

由于我是被唆使者,所以只要教育下就行了,但是两个女孩是始作俑者,需要停课,还要留校观察。

看着两个女生投过来怨恨的目光,我背后冷汗连连。

啊——

我猛地坐起身来,额头上已经密布汗珠。原来是个梦啊,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只感觉有些气闷。

一边下床,一边回想梦里面模糊的记忆,现在人有些惊魂不定。拿出烤箱里的面包后,背着书包出了家门。

【第二话】

等我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打了晨读铃了,毫无疑问我被老师叫到了办公室问原因,我总不好说是因为做了噩梦才迟到的吧,所以只好随便编造一个借口。老师也没有太在意,让我蒙混过了关。

冲老师道了声别,我就打算开门出办公室,结果正好和一个女孩装个满怀。

结果,两声尖叫从我们两口中传出。

然后就只见一堆作业本散落了一地,我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女孩也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我们俩都弯下腰捡本子,班主任见状也过来帮忙,一边向我介绍道:莫桓啊,这是隔壁班的徐少梅同学,和她姐

姐徐少菊都是学校的一二名,你要向她们多多学习啊。

不敢不敢,莫桓哥的作文在我们学校都有名的耶,我也要向他多多学习。听到老师的话,徐少梅也有些谦虚说了一句。

我没有做声,这个徐少梅赫然就是我梦里那个等车的女孩的原型。想必那个黄色烫卷发的女生就是她的姐姐徐少菊了。

收拾好本子后,我连招呼也没打,就匆忙退出办公室。

坐在教室里,我有些踹踹,有些不敢相信梦中所发生的事情,一个读书这么好的女孩怎么会逃课去打工呢?

算了,也许就是个梦吧,我安慰着自己。

我走出有些闷的教室,跑到操场上呼吸着新鲜空气,突然一瞥,看见大树背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刚刚遇到的徐少梅!

我故作漫不经心地散步,一边向她那边靠拢。恍惚间我听到他在打电话:喂,是爸爸吗?嗯,我在学校很好……嗯,知道……

大约五分钟之后,通话结束了,她又开始拨起另一个电话:喂,对,我是小梅……我,我不想读书……嗯嗯,我真的好累啊……

徐少梅的声音有些呜咽,我一惊,猝不及防竟脚下一滑,右手一挥没有抓住东西,一下就摔倒在地。徐少梅听见声响,忙把电话挂了,回头看见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你听见什么了?她小声地问我。

没有,我今天值日打扫环境区,不小心在这里摔了一跤,我狡辩着。

他显然没有什么心机,信了我说了话,扶了我一把之后,擦干眼角的泪水就跑开了。

我心里想着昨晚做的那个梦,有些踌躇不定,看着徐少梅跑开的方向,我决定先去找孟超说

说这事,孟超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事得要他看看靠不靠谱。

我转身进了教室,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孟超,就找了一个同学问了下,但那个同学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

孟超啊,你还不知道吧,他打架被教务科的抓了。

啊!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抓住那位同学,孟超怎么会打架呢?他的成绩一直都很好啊,而且大家都知道他是那种别人打他也不还手的那种人,他不可能打架的,你骗我对不对? 我也不知道,一起去看看吧。同学安抚我道。

到了教务科,看到孟超,我不顾周围的老师一把冲上去抓住他。

你怎么会打架?我几乎是咆哮出来的。

让我惊讶的是,孟超不耐烦地一把将我推开,粗鲁地道,你管的找老子吗?

呼呼——

突然我就觉得北风从我背后吹过,曾今的孟超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结果第二天就出了通知:高二13班孟超同学,由于殴打人致伤,经教育无效,他开除学籍。 下边还有一个大大的红章。

啊——

我猛地惊醒,居然又是一个梦。

没有想到,这样的噩梦居然接二连三地发生在我身上。我甚至想到这应该是他们内心里最最深的角落里的想法,但我无法劝服自己去相信,更不要说别人。

假如有一天,有个人告诉你,他可以梦见别人的内心深处的思绪,你信吗?

【后记】

我走到镜子前面,刷牙洗脸。

当我的脸浸在冰凉的水中时,我发现一颗不同于水温的液体在我脸上划过,猛然抬起头,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这是我吗?

至少在没有这两个梦发生之前,我不会这么问自己。可现在,我却要好好的拷问一下。 我到底是不是我?

我苦笑,这话实在有些太过尴尬,甚至自己听起来都觉得浑身不舒服,可这是事实,我得承认。有时候,人活得太麻木会分不清梦和现实。

看着自己手中交错横生的掌纹,我觉得自己像是在一个迷宫里,怎么走也找不到出口。 我问:现在是现实还是梦?还是说,我十几年的人生也只是一直生活在别人的一个梦中?这个梦何时是个头?而这个迷宫的出口又在哪里?

屋内安静得能听见家人熟睡的呼吸声,但没有一个人回答我,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 我想,这个人永远也不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