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四月
五年级 其它 2160字 859人浏览 13458297

乡间四月

辛春艳

总有一首歌在耳边萦绕,总有一首诗在心中咏诵,你是暖,你是爱,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当春雷再次敲响大地、春花再次点亮山野、怀揣着乡情踏上熟悉的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回家。

车子渐渐远离了城市, 路上的车辆少了许多. 路两旁的树木愈加发绿, 浅浅的朦胧的那种, 当你努力去找寻时, 它却若有若无的. 总能在远处发现它的蓬勃绿意. 春天就是这样当你用尽心思去找寻它, 它却不见了, 当你不经意中它会给你一种惊诧. 天还有些早, 太阳或许还没有睁开它那惺忪的睡眼. 车子却远离了城市的嚣杂. 一路喘息中稍稍静下来, 举目向车窗外望去, 太阳依然在半睁半掩的懵懂中, 路依稀明了, 是的通向老家的路只有这一条, 车子在兜转中前进, 一切是那样的亲切, 一切是那样的熟悉, 老家从远远的看到近近的赏, 远远近近的在车窗间变换着不同的景色. 如时光隧道般流转, 着眼间一切被渐浓的春色氤氲开来. 路两旁除了早发的柳树已绿之外, 别的其它树也泛着青绿的光晕, 油油的透着蓬勃, 这若有若无的绿, 让人遐想. 近了.

了, 家的感觉越来越浓, 我极目的寻找着那曾熟悉的几棵老柳树. 它们还再吗? 呀! 还在. 心中变有些激动. 随着日子的飞逝, 老柳树也已步入了黄昏, 透过车子仰望它, 在那渐无生息的穹枝上硬挑着几绺小树枝在空中招摇着, 如电影中的三毛的三撮头发那的的滑稽可笑. 他那昔日独有的风姿并没有改变, 依然如驼峰, 鸡冠, 山包似的怪模样, 在河套上确实独领风骚一时. 儿时的我们以它们独具的姿态而骄傲, 而赞美, 引来了不少过客的啧啧称赞. 也许因为他们年青时曾美化过家乡, 也或许它们为国家所有, 才得以年士已高也并没有消匿在历史的风尘中, 在风烛残年的今天依然屹立在老家的河套边上, 它们是家乡的标记, 内心便希望它们永远不要倒下去.

车子穿过带有老柳树的路旁继续向里开进, 渐进中, 老家的乡土味道浓浓的扑面而来, 偶尔在沿路的土坎上跳窜出几枝杏花, 渐变成一堆, 一簇的如乡亲们固有的热情拥抱着你的眼睛, 开的那样随意, 那样的洒脱, 活象山里的孩子, 肆无忌惮的开满整个春天. 如此的大气, 如些的蓬勃如国际的名模一样令人艳羡. 下了车, 还有一小段距离才能到家. 放眼望去山间的村落, 竟然是杏花的世界. 整个山村被杏花浸染着, 满眼的粉色, 个个精神饱满, 个个开的厚实, 在山坡上, 土坎上, 小沟里铺展开来. 活象流动的云在山间, 当春风吹动那飘渺的杏花儿竟无忌的流向了远方让你望不到边际, 看了这一簇, 错过那一堆, 一片一片的在山野中竟相开放, 那清雅的杏花香味, 浸润着整个山村. 山村的早晨如一杯上好的香茶泛着幽香从睡梦中洇开.

这时太阳已从朦胧中跳了出来. 让人感到有些热温温的. 乡村四

月闲人少. 渐渐的三三两两的人们开始上地了, 农耕是乡亲们最要紧的事了, 错过了时令就错过一年的收成, 所以人们都铆足了劲种下了一年的希望. 看! 不一会, 地里的人们多了起来. 象赶趟似的聚拢来, 顿时山村响亮起来. 吆喝声, 戏笑声, 鞭子声在山村里不停的回响着. 那扶犁的大叔. 弯着腰使劲的按下犁杖. 土地顷刻被划开了一条条沟. 翻新的土壤泛着特有的泥土香味. 拉犁的马儿. 不时的被大叔催促着叫骂着. 整个山间一时间热闹起来. 看到任劳任怨的马. 任由大叔的叫骂而不反拨, 默默劳作着也不会发一下脾气, 不一会就看到它的汗顺着它的脊背流了下来. 但它始终如一的一步一步的耕耘着. 很努力. 很辛苦. 从它稳稳的步子中让我再一次的读懂了山里人的情怀. 山里人的那种淳朴与执着犹如这耕犁的马一样.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的在这片土地上世代耕耘. 确从不放弃. 尽管世界变化很大. 但家乡人依然那样勤奋. 那样质朴. 默默的守护着这片土地. 默默的奉献着一代又一代. 母亲和父亲就是很好的写照. 不停的劳作. 却不愿停下来. 随然他们已年愈花甲. 但还如那河边老柳树在渐将枯糙干裂的枝干上倔强的长出新鲜的枝芽一样. 总似一个壮年人的豪情般挥洒汗水在田间. 在地头. 在果园......

多情的土地它以博大的情怀包容着家乡的人们. 人们确又以满怀的热情在这片土地上挥洒下希望. 未来.

2016 4

辛春艳就职于龙城区边杖子小学

正值农时三月,春烟盛起,春花次第开放的季

节里,漫步田间,陇上满目繁花似锦,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之势,山间的春天里最不乏的就是热闹。黄灿灿的迎春刚刚在春寒中角斗,不几天的工夫野性十足的杏花就会你追我赶的绽放笑颜,它开的大气肆意,满山,满岭都是它的身影,招摇着漫过山岗,远远的如山坳中升腾的雾,蒙蒙的;又如游走的羊群不安分的在山角、在山洼、在沟坎上;还如海上的浪在山坡上翻卷起层层的水花,清风拂过一漾一漾的,似乎听到浪花在窃窃私语着。看过欣然怒放的杏花,那灿如仙子的梨花翩然而至,它不如杏花那样的张扬,却开了随性、悠然,它的安静、优雅让我总想到翩翩若仙的女子,人们或许都喜欢它如娴静、整洁、高雅,每到4月中旬到5月期间总有很多人去观赏它,在花间弄姿留影,它也极其配合与游人们或弯腰、或挺背、或笑颜,却思豪没有羞涩之意,如一个身临大市面的贤士。面没有了杏花的那种小女人的娇羞造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