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烟如梦花事了
初二 散文 5302字 135人浏览 hps712nice

尘烟如梦花事了

2012243115 许红丽

【摘要】:追溯着宋词的脚步,我找到了这样一个清丽的女子,用一种担负了所有愁怨的文字来讲述了自己的故事。静默中,她会偶然的将自己的情思勾画成一幅完美的“图画”。她选择用那些集结了感伤的风情来勾勒这副“画”,而她的“画”却不用涂抹描红。她用诗词把这副“画”展现给世人。她的“画”就是她的历史,她所生活的世界。情窦初开的少女把那些情思都环绕在那个她所幻想的爱情国度里;当美满的婚姻邂逅了一对才子佳人时,幸福就在李清照的生活里上演;也许美好的故事总会给人一个不算完满的结局,国破家亡的痛苦把这个本身就已经禁不起挫败女子的心击败的支离破碎。

【关键词】情诗‘愁’词话

“花开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李清照的一生,正如红楼梦的这一句描写。纵观李清照的一生,她前半生为喜,后半生为悲,其作品内容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反映青春少女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的作品活泼自由,充满生机,乐观向上;第二阶段反映年轻少妇思亲恋亲的绵绵情怀的作品,悲伤中包含着期盼,冷清中又有热烈的渴望;第三阶段由于国破家亡,孤身漂泊异地他乡,作品多思乡恋旧,怀念亲人,带着沉重的乡愁与破败之感,多抒写对国陷家亡的伤感之情及个人与社会的水火不容,表现一种孤苦无助的家国之痛。因此,本文就从李清照生活经历的三个阶段,来浅析她笔下的三种女抒情主人公的形象及其情思。

一.天真烂漫的少女。表现了少女真实和热烈的情感和那种热爱生活及大自然,大胆追求爱情的抒情主人公情思。

少女的情怀总是诗,李清照的《如梦令》,也许是一个古代婉约女子的生命最初的开端。欢乐洋溢出的是女性生命原生态的激情:纯净,无邪,明朗,明亮。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在水墨画一般的诗性荷塘里,少女李清照就这样像三月天的阳光一样灿烂,像天上飞过的鸟儿一样自由。只是,我总是在想,少女李清照“误入藕花深处”的一刻,曾经是怎样的忙乱,是怎样的迷茫,是怎样的无助。“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一幕,她的心情也许是淡定而欣然,还有一丝对年少时光的怀念。然而,“误入藕花深处”的那个少女,长大后又焉知会不会误入比那溪亭更大更广的藕花深处呢?误入一个变乱时代的红尘最深处,似乎注定是一个女人的悲剧宿命。

人们都说“自古逢秋悲寂寥”,但是在李清照的少女时代,心情始终是那么明朗,那么轻松。哪怕秋天也是愉快的:“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莲子已成荷叶老。青露洗、萍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一首《怨王孙》,明朗而亲切,清新灵动,处处流露出不止愁滋味的少女情怀。这样的秋天,是人生中难得的爽秋,是少女的秋天,是令人情怀舒展的朗秋,是美丽人生的开始。沾染了那些古代少女欢笑的文字哪怕尘封千年,也一样在今天人们心中风生水起,活色生香。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点绛唇》一个天真浪漫、贪玩、

机灵可爱而又有点羞涩的少女跃然纸上:刚踏罢秋千,薄汗湿衣时,有客来访。怕人见了自己的狼狈之态,急忙回避, 慌乱中,少女忙中出错,弄锝袜划钗溜来,不及穿鞋,只穿着袜子急忙躲闪。跑出去后又突然后悔不曾看清来人是谁。想回头却又不好直接看,于是装做闻青梅花偷偷地瞟了一眼——这是怎样天真烂漫的少女啊!

终于,少女的爱情鸟肥来了。“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这是她青涩的初恋,心头藏着那份暗暗的甜美与羞涩,那种心如鹿撞的慌乱,在那种秋水般闪动的眼波,那份幽幽在怀的牵挂与眷恋。就在这首《浣溪沙》里,透露出李清照在那最美好的年华里最隐秘的心事。“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那一刻,她遇到了生命的神祗。不必猜那位男子是谁,少女的爱情在那一刻如月之境美圆满。也就在那一刻,一个叫赵明诚的年轻公子走进了她的生活。

二、相思幽怨的少妇。表现出新婚初期闲适、幸福的生活及短暂别离后的多愁善感、思情悠悠、愁肠绵绵的思妇情思。

少女时代的李清照生活是无忧无虑的。笑声是快乐生活的点缀。然而美好的东西极易逝去。十八岁的才女李清照遇到了赵明诚,两个人彼此欣赏。正是赵明诚的对她的衷心的赏识,使李清照的才思更加敏锐,文采更加飘逸。赵明诚给李易安带来了温馨浪漫与诗情画意,两人志趣相投常常饮酒做诗,赏花填词,生活充满了学术和艺术气息。如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中所言:二人堂前饮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中者可饮茶,“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真乃情深意笃。李清照这时的词,充满的仍是天真与浪漫,如《綄溪沙》:“诱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回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这首写少女恋情的过程,“眼波才动被人猜”将少女眉目传情,又恐被人识破的矜持心理表现得维纱维肖。“月移花影约重来”则表现少女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大胆地与情人约会。全词心理描写得十分细致生动,感情开展富有

大宋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繁花似锦的阳春里,明眸如水波流转,腰肢似柳枝轻摇,十八岁的李清照终于走出了深闺,乘一顶花轿,攥着一角衣襟,轻轻跨入了赵家的府邸,走向一个年轻男子的怀抱。“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一首《减字木兰花》把一个新妇在丈夫面前的妖媚娇憨之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显得清新活泼,犹不减少时词作中所写的天真风韵。

正所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夫妻间难免有分离的时刻。婚后两年,赵明诚奉命去他乡就职,或出外游学,少则小别数月,多则一年半载,时间即使比较短暂,也常常牵动李清照的离情别绪,真是日思不想餐,夜思不能寐,对酒消不尽绵绵情思,正是“锦书万里”无人寄,“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在此,我们可以体会到的是一种温馨的思念,体会到一种如咖啡般涩涩而又有淡淡香甜的思念。李清照笔下的形象也由天真浪漫的少女变成了有淡淡衰哀愁的思妇。有《一剪梅》为证:“红藕香残玉箪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时候我只想用《白雨斋词话》卷二中一句作评语:“易安佳句,如《一剪梅》七子云:红藕香残玉箪秋,精秀特绝,真不食人间烟火者。”

还有《醉花阴》,全词为:“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读这首诗,心头总缠绕着一种莫名的伤感,内心深处总会出现一幅悠远淡雅的画面:薄雾轻纱里,东篱菊花间,似乎隐隐有一位瘦比黄花、满眸愁意的红颜女子的身影在晃动。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重阳佳节,秋高气爽,景色宜人,然而丈夫赵明诚却宦游在外,女词人怎能不满心凄凉。“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作者所观景物也笼上了一层阴郁:天空是清晨薄到入暮浓云,一直是迷蒙阴暗,香炉中的香也渐渐烧尽了。夜晚又是晚凉袭人,自然是辗转难以入睡。丈夫在身边时会怎样呢?我去登山或谈笑嬉戏,而现在陪伴自己的只有凄清,酒似乎是愁的伙伴,于是词人在黄昏后独自对菊饮酒,自怜自艾。这菊花就是我的知已呀,你我一样因相思而形容憔悴(菊花形瘦长,色黄),而又都具有幽雅高洁的品格。在这佳节时,只有你我相伴互诉愁肠。“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此句之所以超绝,是作者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其中“瘦”字是“词眼”为全篇画龙点睛之笔。作者先以“帘卷西风”一句作动态描写,借助西风把帘儿卷起,让帘外的黄花与帘内以花喩比的人相互辉映,达到了花与人浑成一体,花瘦便人比花更瘦,形象地表达了闰中人爱情之深,相思之苦,写情至此,堪称极至。

总之,李清照在结婚至四十五岁以前,基本上过着学者、作家式的比较平静的生活,她沉浸在爱情和事业的幸福之中,夫妻间缠绵的相思被李清照诠释得细腻动人,我们仿佛看到了女主人公眉头的一颦一蹙,心头的一震一颤,离愁别恨跃然纸上,使婚后的相思之情可以看到、可以感受到。

三、凄苦无助的孀妇。表现出一个经历了国破家亡、丧夫离异、颠沛流离后的忧郁寡欢、衰愁凄苦、凄苦无助的孀妇情思。

个人的幸福与国家的命运、整个民族的命运是息息相关的。北宋是一个多民族的时代,北宋后期女真建立的金逐渐强大起来。公元1127年,北方金兵攻破汴京,徽宗、钦宗父子被俘,高宗仓皇南逃,北宋沦亡,这就是“靖康之难”。随之赵构在杭州建立南宋,南宋以割地赔款、更兼以岳飞等爱国将领的苦战才求得苟安。但统治者并不思收复失地。中原人民国破家亡,流离失所。李清照的小家庭不能不受到大时代的冲击。靖康之乱后,李清照的美满夫妻生活完全被毁灭,夫妇二人视如珍宝、耗尽心血的金石书画古器几经辗转,散失殆尽。在流亡过程中,丈夫赵明诚又因病去世,这是李清照人生中最为沉重的打击。国破家亡、丧夫离异、颠沛流离,所有这些接踵而至,使这个本来就弱不禁风的女子更加愁苦,其词风也变得凄清哀怨,充满了国愁家恨。受此重重磨难,她的思想和健康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与摧残,也使李清照的后期之词在思想与风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的后期词中透着深深的思索和孤苦无依的无奈,因此晚年李清照的词中所塑造的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凄苦无助的老妇形象。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玉瘦檀轻无限恨,南楼羌管休吹。浓香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 的青春期相比,此时不过、

十岁的李清照已感到了老之将至,对春天的敏感和热情正在慢慢降低。而一种人老他想、客寓南土的沉郁悲患的心境正在弥漫,也正在改变着她的诗词风格。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晚年的李清照临风而立,感伤倍增。即使天很晚了,还是倦于梳洗。人说:“女为悦己者容。”丈夫既死却又为谁打扮?同时暮春,花儿凋零、残迹犹存。词人更感到自己也是风烛残年。满怀沧桑。丈夫死后心已成冰。哪还有心梳洗?

面对这暮春的残迹,作者只能是发出:“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慨叹。虽身在金华,但与丈夫一起赏过的月,赏过的花依然,和丈夫一起游春的小径、小舟、那支老桨还依旧在脑海中存留。但眼前个人的一切幸福乃至国家的前途,已是全无。这一切无人述说,伴随自己的只有临风飘洒的行行泪。作者比黄花瘦的身躯怎能经得起这些沉重的打击。暂且忘却吧。“闻说双溪春尚好”青年时期的作者本是游兴极浓的。金华又是这样的好去处。所以也规划着泛舟游春。但是去了又怎样?看到的、听到的都会和以前与丈夫一起游玩过的景致一样,笑语相重合,况今人在何处?这沉甸甸的愁情,那双溪的小舟怎会容载得起。

国破家亡、丧夫、颠沛流离之苦给女主人公带来的无法排遣的浓愁,可是浓愁得不到排遣和宣泄,女主人公的情感因此更加惆怅悲切,越加凄婉哀绝。读罢全词我们似乎也变成了一个愁情浸透的李清照

再看《声声慢》。这是词人晚年之作。本词是李清照最有特色的代表作,被后人称之为绝唱。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就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是打动了无数后人心弦的一首词,字字看来皆是血泪凝成,声声如杜鹃泣血,堪称绝唱。

总之,李清照是一个杰出的女作家,她寓情于笔下的三种女性主人公,赋予她们以自己的欢乐、痛苦、悲哀和理想,形象地展示出她丰富的内心世界,概括地反映了她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她以她独特的经历和敏锐的艺术感受,运用独具特色的、臻于完美的艺术技巧,充分展示了其个性,揭示了女性生活中婉美、多情的一面,而且以其不同时期的作品,构成了一部女性情感历程的巨著。时代造就了李清照旷世的才情,也造就了她一生的不幸。所幸,她不俗的词作留传下来,传诵千秋;所幸,她高贵的品行流传下来,流芳万古;所幸,我们能在她深婉的词行里读懂她的不朽。

参考文献:

【1】. 徐北文. 《李清照全集评注》. 济南出版社 .1990年12月版

【2】. 谌兆麟. 《中国古代文论概要》. 湖南文艺出版社 1986年12月版

【3】. 刘 瑜. 《李清照词欣赏》. 北京出版社 . 1992年12月版

【4】. 王延梯. 《李清照评传》. 陕西人民出版社 .1982年4月版

【5】. 褚斌杰. 《李清照资料汇编》. 中华书局 . 1984年5月版

【6】. 王仲闻. 《李清照集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9年10月版

【7】. 胡云翼. 《宋词选》上海古籍出版社.1962年2月版

【8】. 平慧君. 《李清照诗文词选译》. 巴蜀书社.1990年6月版

【9】. 臧 嵘. 《李清照》. 新蕾出版社.1993年5月版

【10】孟斜阳《闲品漱玉词》哈尔滨出版社2012年3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