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花老师讲伤寒363-371
高一 记叙文 2097字 176人浏览 zhanglilin2011

第363条:下利,寸脉反浮数,尺中自涩者,必清脓血。

下利,寸脉反浮数,这是阳有余的脉;尺中自涩,这是阴不足的脉,有余之阳下迫不足之阴,伤及脉络则必清脓血。

第364条:下利清谷,不可攻表,汗出必胀满。

以前在第91条讲过,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这是治疗原则。此条再次强调下利清谷,不可攻表,因为下利清谷为内寒盛,如果攻表则阳随汗泄,使内寒更甚,内寒盛则脾胃健运失司,浊阴反添其中,则胀满必生,所以说汗出必胀满。

第365条:下利,脉沉弦者,下重也;脉大者,为未止;脉微弱数者,为欲自止,虽发热,不死。

下利,脉沉弦者,脉沉主里、主下焦,弦为肝脉,脉沉弦可以理解为邪迫下焦而肝又失疏泄出现雍滞,所以下重也;脉大者,脉大为病进,所以说为未止;脉微弱数者,脉微弱为不足脉,正气弱但邪也不盛,脉数为热、为阳复之兆,所以说为欲自止。

发热也并不都是阳复,也有阴盛格阳的发热,如果出现这种发热,预后多不好,而此处发热是阳复发热,所以说虽发热,不死。

第366条:下利,脉沉而迟,其人面少赤,身有微热,下利清谷者,必郁冒汗出而解,病人必微厥。所以然者,其面戴阳,下虚故也。

这段越看越不通顺,好像有错简。我认为应该这么读:下利,脉沉而迟,其人面少赤,身有微热,必郁冒汗出而解;下利清谷者,病人必微厥,所以然者,其面戴阳,下虚故也。这样把全条文分成两段看就容易理解了

下利,脉沉而迟,从脉证上看,这是虚寒下利了,如果这时其人面少赤,就是面色有微红的样了,而且身有微热,这是阳复的现象,因为邪正斗争,所以要冒而汗,就是头有点晕而汗出,然后病就好了,所以说必郁冒汗出而解。

后面说的下利清谷,那就比下利严重了,虚寒也更盛了,虚寒盛病人必微厥,就是手足必微微厥冷,这时候如果再出现上面说的面少赤,身有微热的话,这就不是阳复了,是戴阳了,戴阳的原因就是下面虚寒太盛,虚阳被格于上了。所以说所以然者,其面戴阳,下虚故也。

第367条:下利,脉数而渴者,今自愈。设不差,必清脓血,以有热故也。

下利,指虚寒下利,脉数而渴者,为阳复的表现,所以说今自愈。设不差,就是阳复了,但是下利还没有好,这是阳复太过了,阳复太过则热,热伤脉络则必清脓血,以有热故也,就是说这是因热的原因。

第368条:下利后脉绝,手足厥冷,晬时脉还,手足温者生,脉不还者死。

下利后脉绝,手足厥冷,就是阳虚至极了,这时虽然无脉了,但是患者病情稳定的话也可以观察一下。晬时就是一昼夜,等一昼夜后如果脉还,就是脉有了,说明阳气恢复了,手足也由原来的厥冷转温了,这就是好的表现,所以说生。

如果一昼夜后脉不还,就是还没有脉,那就是要死了。

第369条:伤寒下利,日十余行,脉反实者,死。

伤寒下利,每日十下利十多次的话,那就虚的厉害了,这时脉也应该是虚脉,脉证相应,虚病如果是虚脉的话,说明正虚邪也不盛,所以虚病不怕虚脉,就算是上条说的无脉也有生的可能。虚病就怕遇上实脉,虚病见实脉,这并不是正气盛,而是邪气盛,所以说脉反实者,死。

第370条: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汗出而厥者,通脉四逆汤主之。

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汗出而厥者,这里寒是真寒,外热是假热,是里寒太盛逼热外出,治疗则用通脉四逆汤主之。本条当于第317条合看。

第371条:热利,下重者,白头翁汤主之。

本条虽然字数不多,但给出的症状也很清楚了。首先是热利,点出了病的症状是下利,古代说的下利既包括泄泻,也包括痢疾,而利字前面的一下热字,这是定语,就把利的病性定了,是热利。下重就是里急后重的感觉,这是因为邪热雍盛而气滞。这条又在厥阴篇,厥阴属肝,肝藏血,热伤血份,灼伤脉络,腐化成脓则会出现脓血便。治疗则用清热燥湿,凉血止利的白头翁汤主之。

本条还应当和前面的第365条下利,脉沉弦者,下重也;及后面的第373条下利,欲饮水者,以有热故也合看。

白头翁汤:白头翁(二两) 黄蘖(三两) 黄连(三两) 秦皮(三两) 右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不愈,更服一升。

方中用白头翁凉血解毒,秦皮清肝凉血,黄连清热厚肠,黄柏燥湿坚阴。四药配伍,具有清热解毒,凉血止痢之功。本方现代常用于治疗急、慢性细菌性痢疾、阿米巴痢疾等病,见有热毒内盛,下利脓血证候者。

案例:男,46岁,因发热、腹泻而入院。自述于入院前二天起发热(38℃),当天大便五六次,至晚腹泻加剧,几至不能离开厕所,大便量少,有红白冻,伴腹痛及里急后重,入院前一天大便次数达五六十次,发病后食欲减退,无呕吐。体检:体温.41℃,脉搏138次/分,神志清,肺正常,右侧扁桃腺肿大,腹软,肝脾未触及,下腹部有压痛。大便化验:检出副痢疾费氏志贺氏菌。中医诊除上述症状外还有口渴,舌红苔黄。

予白头翁汤:白头翁30克,黄连6克,黄柏9克,秦皮9克。

体温次日即降至正常,大便红白冻于服药后第二天消失,腹泻腹痛,里急后重,腹部压痛,均于服药第三天后消失,共服白头翁汤6剂,以后大便连续培养2次,均为阴性,七天后痊愈。

本案为厥阴热利,其病机为湿热之邪郁遏不解,损伤肠道络脉,影响肝气疏泄,使气机壅塞。其病位在肠,而病机在肝,故用白头翁汤治疗。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