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的开端》实录赏析
五年级 记叙文 4794字 1083人浏览 明珠0404

— 1 — 状态:点燃精彩课堂

——《劳动的开端》教学实录与赏析

(312300)浙江省上虞市阳光学校 郑百苗 (0575)82862201

不久,在《语文建设》上读到时金芳老师写的一篇题为《理念演绎中实践偏差》的文章,把新课程理念在实践中演绎的的偏差归纳为“五化”:教学目标虚化、教学内容泛化、教学过程表演化、教学手段形式化、学生主体表象化。应该说,这“五化”的现象是比较普遍的。导致“五化”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教学内容把握不准、偏离目标,教学策略不讲实效、流于形式,等等,但是根本原因是忽视了课堂教学的核心环节——状态。

内容、策略和状态是影响教学的三个重要因素。传统语文教学强调的是内容和策略,而忽略了状态;新理念之新,就在于以人为本,把人的状态放在首要的地位。新理念认为,教学内容是客观的,须经状态的中介才能够内化于学习主体,而教学策略的最终价值是创造出学生的最佳状态,因此,状态是教学因素中的核心,是点燃精彩课堂的法门。 现以《劳动的开端》第二教时的教学为例,诠释点燃精彩课堂的法门----状态.

期待:走进状态的入场券

师:同学们,这节课咱们来继续学习《劳动的开端》这一篇课文。咱们已经上了一节课了,谁来说说哪些内容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生:我印象特别深的是资本家和他们的走狗们根本不把穷人当人看,随便挑个地方,挖一个斜洞,就算煤窑,这里面的煤不好挖,这样的煤窑也不安全。 生:作者瘦得像个猴子,与我们差不多年纪就要去挑煤挣钱养家糊口,我特别难过也很感动。 生:我觉得作者很懂事,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他不忍眼巴巴地看着一家人挨饿,用劳动解除饥饿的威胁。

师:同学们,正像刚才大家说的那样,在旧社会,那些本该像我们一样坐在教室里读书学习的孩子,却过早地尝到了人间的冷暖;那些本该拥有着理想和幸福的孩子,也过早地承担起了家庭生活的重任,踏上了一条常人难以想象的生活道路。想一想吴运铎挑煤赶路这部分内容,你能用一个词来概括他的这种生活体验?(从学生的回答中选一个,板书:艰难)打开课本,请大家好好地去读一读这一部分内容,谁能把这种“艰难”找出来?

【赏析】唤起学习回忆,奠定情感基调,让学生渐入学习状态。这种状态的酝酿形成,是教师引导下学生的主动眷注和热情参与,是知识经验的密切联系和价值迁移。教师的总结过渡性导语,动情而有效地将学生引向阅读期待,教师利用阅读期待,激发阅读兴趣,让学生步入点燃精彩课堂的法门----状态。

体验:生成状态的催化剂

师:已有许多同学想说了,想说的同学请举手,好,你说!

生:这山原来没有路,那些人踩出来的小路滑极了,一步三滑,肩上的煤筐来回晃荡,像是打秋千。我从这里找到了作者挑煤的艰难。 师:同学们,煤筐为什么会来回晃荡? 生:小路滑极了,而且一步三滑。

师:是呀,这可不是一般的“滑”,你能体会这一步三滑的艰难吗?想一想滑极了的小路是怎样的?想一想来回晃荡的煤筐又是怎样的?请带着你的想象和感受再读这段文字。

师:同学们,煤筐回来晃荡,仅仅是因为路滑吗?

生:不是的,还有作者的个儿小,担子重。 师:文中有写担子重的语句吗?找出来读一读。

生:“我挑煤赶路,一开头还跟得上人家,可走了不到一千米就渐渐落在前

— 2 — 后头了,扁担把肩膀压得生疼,担子从左肩换到右肩,从右肩移到左肩,换来移去,两个肩膀去吃不住劲了,只好停下来歇一歇。”这里写出了吴运铎挑的煤很重。

师:请自由读读这段文字,哪个地方特别能说明作者挑不动煤或担子重? 生:只好。

师:怎么说?

生:因为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有点挑得动的,跟得上人家。可走了不到一千米的时候,就渐渐落在后头了,说明挑不动了。文中还说,他的两个肩膀都吃不住劲了,所以只好停下来歇一歇。

生:我补充,刚才的同学说得很有道理。我想说的是,他停下来歇是不得已的。扁挑在两个肩膀上换来移去,已换了好多次,实在挑不动了才停下来歇的,可以看出他很无奈。

师:请拿起笔来,在最能体现煤担重的词下面打上三角形。连起来读一读,想一想,肩上的担子能说“移来换去”吗?先移到右肩,再换到左肩。 生:可以的,换来移去,移来换去,不是一样的吗?

生:不同意。从上下文看,作者挑不动煤也不是一下子挑不动的,“换”说明还有些力气,“移”可以看出力气已不太有了。所以我觉得不可以。

师:说得好,请你把这种力气越来越小的感受通过朗读体现出来。(生读)读着,听着,我不禁想起同学们在1500米越野跑比赛中的情景,大家一起回忆,好多学生一开头也是跟得上人家的,可后来就渐渐落在后头了,当时你最强烈的感受是什么?最想做什么? 生:当时我最强烈的感受就是累,屁股上的肌肉酸痛得厉害,很想坐下来歇一歇,哪怕是一会儿也好。

生:我当时最强烈的感受是力不从心,心里想跑得快一点,可两只脚好像有什么东西拌着似的,不听使唤。 师:同学们,我们赤手空拳尚且如此,何况吴运铎肩上还压着那么重的煤担,他也在赛跑,去晚了收煤站收秤关门了。再想象一下,再酝酿一下,再感受一下这种无力、无助和无奈,一起读。

【赏析】当学生期待进入文本以后,体验即便成为教学主体的存在形态。体验既可是身体力行的实践行为,又可是以文本为载体的师生、生生对话互动,还可以是回忆生活情景的生成联系。上述的教学最大限度地激活学生的生活世界和经验世界,在充分感受、品味语言文字的过程中,融入学生的生活情感和经验积淀,使学生在语言品味与情感激发的交融体验中,进入最佳的学习状态。

想像:生发状态的兴奋剂

师:从这里,我们读明白了,煤筐来回晃荡的不仅仅是路滑,更重要的是肩上的煤筐重,让我们再来读读挑煤爬山的艰辛——

哪知挑东西走路,越歇越想歇,越歇越觉得担子重。不一会儿又要爬山。这山原来没有路,那些人踩出来的小路滑极了,一步三滑,肩上的煤筐来回晃荡,像是打秋千

师:(投影)看,这就是挑着煤,走在滑极了的山道上一步三滑的吴运铎,让我们用心看,看仔细一点,你看到了什么?看到他的脚怎么了?再让我们抬起头来看看他的那张脸?他的眼睛?仿佛在告诉我们些什么呢?

生:我看到他的脚了,穿着草鞋。因为那滑极了的小路,因为那一步三滑的艰难,因为那沉重的煤筐,脚上都挤起的血泡。

生:那个最大的血泡已破裂,皮在脚背上浮带着,血顺着草鞋流下来,随着用劲,血又崩出来了!

生:我看到了他的扁担,由于担子重,都弯了;身躯看上去也扭曲了,他一定很辛苦的。

— 3 — 师:你看看他的脸,他的眼睛,他仿佛在告诉我们些什么呢?

生:他一脸愁容,他在想,我一定要把煤挑到车站,家里还等着拿米下锅呢?

师:望着他那疲惫的面容,望着他那扭曲的身影,望着他那一步三滑和来回晃荡的煤筐,你想对他说些什么呢?想一想,要说真心话。

生:吴运铎,你要坚持,爬过这个山坡马上就到目的地了。

生:吴运铎,没有人会帮你,你只有靠自已,家里还得你揭开锅呢!你可不能让妈妈伤心。

生:在我看来,你虽然很瘦小,却很高大;你虽然很无奈,但很坚强。我相信你一定能战胜一切!

师:让我们再一次体验作者一步三滑的艰辛,读。

师:多么无力,多么无奈,多么无助的吴运铎,在你的鼓励下,一鼓足气,爬上山头,已经是中午了。肩肿皮破而又远远地落在后头的吴运铎只得加快脚步赶路,那他有没有把煤挑到车站呢?为什么?请读后面四节,也可以选你特别感动的一节读。

(学生自读,读后让学生有选择地读)

【赏析】此时此刻,学生已完全被吴运铎的坚强所折服,沉浸在与文本作者的心灵交融之中,想象着心中的形,诉说着心中的话,流淌着心中的情„„此时,学生艰难着作者的艰难,痛苦着作者的痛苦,坚强着作者的坚强,完全进入了一种能动忘我的学习状态。这种状态形成了一种活跃、协调的情绪与氛围,弥漫成课堂的整体状态,成为一个精神的“场”,产生状态的场效应,反过来,进一步激发个体的学习状态,从而让课堂充满浓浓生机和无限活力。

创新:超越状态的生长剂

师:从半夜动身到这时候日落西山,作者劳累了一整天,挑回来的是什么? 生:饥饿和疲劳、遍体鳞伤。

师:除此以外,难道就没有别的东西挑回来了吗?我们一起来读一读母子的对话。(齐读)劳累了一整天,最终换来的是遍体的伤痕,且一无所获。这是多么辛酸、多么痛心、多么艰难、多么感人至深的劳动啊。面对着此情此景,面对着这一位无力、无助而又无奈的儿子,母亲哭了,而吴运铎没哭,只是轻轻地告诉母亲:妈妈,不要紧,我明天还去挑。你再想一想,挑回家的仅仅是饥饿与劳累吗?

生:我觉得吴运铎挑回家的不仅仅是饥饿与劳累,还把坚强挑回来了。 师:这就是受尽欺侮而饱尝人间冷暖的吴运铎;这就是挑不动煤而将煤撒在半山腰的吴运铎;这就是肩肿皮破挑着空筐回家的吴运铎。从此他走上了艰难的生活道路。从吴运铎的一生来看,这仅仅是一个劳动的开端,更艰难的生活还在后头„„

(点击滚动出现)

1925年,八岁的吴运铎随父亲流落到江西萍乡,在安源煤矿读完小学四年级后,因家境贫困被迫辍学,回到湖北老家。托人求情在煤矿作童工、当学徒。 1938年,那是一个艰苦而又激昂的日子,吴运铎和战友们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白手起家,成功地制造出了第一批新步枪,送往前线部队。

1940年,他左脚踝因工重伤,仍然忘我工作,兵工厂因皖南事件随部队转移,他硬是拄着拐杖,步行800里,到达目的地。

1941年,为抢修一批炮弹,吴运铎挖取旧炸弹的雷管时,突然爆炸,左手炸掉四个手指,右眼炸瞎,脸部、脚部严重受伤,15天以后才从医院清醒过来。

— 4 — 1947年,在一次爆炸实验中,吴运铎再遭“重创”,左手腕和右腿被炸断,右眼崩进一粒铁砂,成了一个血人,再一次死里逃生。

在文化大革命中,吴运铎遭林彪、四人帮及其追随者的政治迫害。

1990年5月2日,因肺心病复发抢救无效,停止呼吸。一颗传奇式“兵工之星”从此陨落了。

师:面对吴运铎童年生活的苦难,面对他第一次挑煤的辛酸,面对他一生坎坷的革命生活道路,我相信,此时此刻,你肯定有话想说,一句话,几句话,只要是你的真心话,只要是你心里流淌出来的话,请你写下来。

生:吴运铎,你真是太坚强了,你这种坚强的品质,值得我们学习。 生:吴运铎,你受人欺侮,但你没有放弃,因为你知道,你挑的不只是几筐煤,挑起的还有全家人的重担。 生:吴运铎,你是一个坚强的人,一个不服输的人。

师:吴运铎的童年是在劳动的锻炼中成长起来的,他的一生更是艰难而顽强的。《人民日报》曾发表了一篇题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介绍中国的保尔•》的报道,从此“中国的保尔——吴运铎”这个名字就传遍神州大地。他曾说:顽强战斗,以创造性的劳动克服一切困难。即使自已变成了一撮泥土,只要它是铺在通往真理的大道上,让自已的同志大踏步地冲过去,也是最大的幸福。

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个名字:中国的保尔——吴运铎

【赏析】创新是状态的极致。 创新状态中,学生将自信、自能、自主,最佳地发挥出来。这种创新,缘于期待与体验,表现在课堂上是一种独特的感受、想象,独特的思路、方法,抑或是独特的表述形式。上述教学中,安排学生的说与写:作者劳累了一天,挑回来的是什么?面对吴运铎你想说些什么?这是一种真情的演绎,灵性的萌动;是一种对自我的洗礼和超越;更是一种极致状态对生命的燃烧和升华。 状态是一种情绪、一种氛围,是人在活动中作为主体时才有的精神状态,是主体素质的一种综合效应,是人的知、情、意的合力的结果;状态又是一种教育生成,其间产生的诸如好奇、惊异、发现、创新,以及因此激发而产生的各种经验、意识、观点、问题、思维,以至错误,无论是以言语方式还是以行为、情绪的方式表达,都是教学中须眷注和利用的资源;状态更是教学策略的基本目标,以学生为主体,“点燃”学生的学习状态,使学生进入以主动建构为特征的有效学习。在新课程中,评价教学成败的标准不再单纯是知识目标,更重要的是学生的学习状态,教学的创新不再是目的,激发学生的状态成了教师永恒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