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边城》有感
初三 读后感 2333字 490人浏览 奇迹迷路了…

读《边城》有感

简单摘要:《边城》为著名作家沈从文一部优秀的中篇小说。《边城》的写作方式很独特,利用环境渲染手法以及对人性的描绘,构建了一个温馨的“边城”世界,一个充满“爱”与“美”的天国。且在艺术表现方面很具有个性。是人类文明、及沈从文自己对家乡风物,淳朴的人们的描写。其中心思想,是一段清单纯真的感情 ,一种健康,优美,自然而又不悖人性的生活方式,仿佛一切都是那样纯净自然,展现出一个诗意的自然环境与人类社会。包括对主人公形象刻画的那深入人内心的善良,同时又从其身上展开,暗含现代性的批评思想。

绪论: 简单对《边城》、沈从文先生进行背景的介绍。再而谈到文章中人物性格的刻画以及表现力,突出文章《边城》的中心思想——性情善良,品质淳朴。有好的转入到对现代化批判意义思想的切入,譬如为什么会酿成自由恋爱无法成功在一起以至于造成悲剧的原因,进一步提升到人类文明相对于成熟社会需要作出的改变。转而进入对文章所用艺术手法的赏析,《边城》给人以温和平淡的气息,歌颂“爱”和“美”的情操,渲染了诗一般的意境,通篇文章经纬交织,明暗结合,将情节的单纯性与复杂性完美结合。最后转归现实生活,回归本人,畅想与《边城》相同意境的世外桃源。

关键字:风光秀丽、淳朴善良、意境优美、文明

《边城》似乎永远是中国现代文坛上的一部永恒的经典之作,而作者沈从文无疑是一个具有浓厚传奇色彩的作家。他生行伍之家,长于湘西边城,只具有高小文化却孤身闯荡都市,却在大家云集的现代文坛上占据了重要的一席之地,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他在凤凰城里长到十五岁,而后从军,又在沅江、辰水之间浪迹五年。此后,湘西的山水就再也关不住一个年轻人的心了。于是他放下枪,拿起笔,进了北京。一文不名的他几乎在自己的文学梦中冻饿而死,而他却不曾放弃。

而对于《边城》这篇文章本身而言,我想它被编写入课文让人去学习,以及它被拍为电影让人去欣赏,再到文学史上有学术论文对它的讨论,无疑都说明了它自身举足轻重的分量。从文章主人公来看,沈从文在《边城》中描写了一个美丽而又善良的青年女子翠翠。“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翠翠的心中没有一点社会性杂质,有的只是与青山绿水相融合的纯净晶莹。正如蓝棣之先生在分析翠翠这一人物形象时所言:“翠翠仿佛生活在历史、政治、文化、知识、学问之外”,“翠翠的成长是生命的自然成长”。男主人公也是大自然中生长孕育的,同样不失大地所赋予的美好、善良、自然的人性。《边城》中翠翠的祖父活了七十岁,从二十岁起便守在这小河边,静静地、忠实地生活着。大老和二老的父亲顺顺,大方洒脱,喜欢交朋友,慷慨而又能济人之急,为人既明事明理,又不爱财;两个孩子,豪放豁达,不拘常套小节,为人聪明而又富于感情。翠翠及其祖父、顺顺、大老、二老等人身上都体现了美好善良的自然人性。他们都是在青山绿水的大自然化育之下显现着大自然美好德性的地之子,具有不被工业文明异化的自然淳朴人性。

但是同时,对翠翠这个人物的着重描写之下,我认为也具有现代化批判意义的思想。以翠翠为中心人物的恋爱悲剧,其实并非完全是“谁也没有错”的悲剧。苗、汉两个民族婚俗的对立与矛盾,是悲剧产生的一个根本原因。苗族的婚俗,是青年男女自由恋爱成婚。傩送以“马路”求婚,是苗族的习俗。他相信唱山歌能使翠翠心领神会。所谓“车路”,是汉族

的婚俗观念。这种观念在作品中通过天保及其父得以表现。两种婚俗观念冲突的结果,使热恋中的翠翠与傩送生生分离。文中天宝的死去,虽然没有直接的表达出来,也没有做太多的修饰与编辑,但是,潜移默化中,也许是从刻画周围环境,也许是通过翠翠形象,沈从文提出了一个超越时代的、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无法解决的问题:人类怎样既具有自然的美好人性,又拥有生命的自我主体意识?怎样才能既摆脱都市文明的罪恶,又脱离生命的蒙昧,走向生命的本真与自由?

对于这世外桃源般的湘西的刻画,也使用了相当的艺术手法。宛如一首抒情的诗,一曲浪漫主义的歌。翠翠与傩送的爱情故事成为诗情的载体,抒情才是小说的“本事”与目的。作者叙事的笔端,倾泻着、流动着作者对“爱”与“美”的诗性的讴歌与咏叹。作者还在艺术上追求诗意化的表现。以关于动作、对话的白描与韵味发掘翠翠内心丰富的“潜台词”;情节结构方面,以经纬交织、明暗结合的手法,烘托内在的情绪节奏;在乡土风俗描写方面,将人物的活动置于一副副风俗风情画面上,形成了诗情画意的意境。

作者在擅长将人物的语言、行动和心理描写结合起来的同时,又不忘小说结构的严谨与疏放,从而揭示了人物的个性特征和丰富的内心世界。同时利用“对歌”、“提亲”、“赛龙舟”等苗族风俗的描写。特别是关于端午节风俗的描写,来展示边城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既是“边城”乡土性的诗意揭示,又是扑朔迷离的诗意烘托。全篇围绕翠翠的爱情故事这一中心逐步展开,情节集中、单纯;作品以傩送、天保两人钟情与翠翠为纬线,以老船夫关心、撮合孙女的婚事为纬线,推动故事有节奏地向前发展。又以翠翠与傩送、天保的爱情纠葛为明线,以王团总想傩送当女婿为暗线。经纬交织,明暗结合,将情节的单纯性与复杂性完美结合。作品的末尾更是起到余音袅袅,另人浮想联翩的作用。是一种比较平和,并非绝望但又不经让人叹气的意想, 也许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市,或许可以取名为边城。也许沈从文先生留给我们的思考真正意义上就在于如此吧,是对人生同时也是对社会德尔思考。心中那份宁静与悠远,不知是否依然能敌过浮躁的世间,而湘西,也不仅仅只是一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