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主
初三 记叙文 1637字 5249人浏览 你是猪头一一一

我做主

放寒假了。

刚刚从一堆叫什么浓H2SO4里的东西抽出身来。此时此刻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0日21:55:51。睡眼朦胧的我看了看接下来摆在我眼前的作业,是一篇题目为《我做主》的作文。顿时,我来了点精神。我终于可以在脑中回想一下这么多日日夜夜来我所干过的我所喜欢干的我所愿意干的且是我我自己决定来干而不受老师父母爷爷奶奶公公婆婆还有若干亲戚所影响和指挥的事了。

我用了不亚于想一道数学中考卷最后一题最后一问的精力来想想看我自从上了初中以来所做过的真正是我做主的事。可很遗憾的,我在大脑中搜索了很久似乎都没有找到。这似乎有些夸张。可没办法,我脑子里已经塞满了公式、知识等等。实在是没有内存了。我又冷静地想了想,发现,更遗憾的是,我破天荒所能回顾一下这些日子来我所做的事的决定还不是我自己决定的。这原来是作业,而不是自己平日里的发发呆、走走神。

呵呵。如果这是平常呢?我能当着父母的面惬意地坐在电脑椅上发发呆,换来的家长的话肯定会是这样的:“有这功夫还不去多看看书,想这些东西能有什么用,要想就到明年考完了,要想多久就想多久”之类的等等。哦对了,就像平日里死想一道题想不出来一样,此时此刻我突然灵光乍现了:我怎么不能做一些“我做主”的事呢?在这些事上,我是可以做主的啊:每天晚上放学回家以后是先写数学呢还是先写物理?写完了数学或物理是再写化学呢还是语文?我这样子一想,发现我所能做主的事还真的是不少,简直是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五彩缤纷五颜六色。是不是应该庆幸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做到“我做主”呢?是如爸爸妈妈说的那样,到了中考之后?有一天,我很不幸地看到了这样一句话:当你逃离了初三以为能够解脱了,进入高一以后,才发现自己刚刚逃离了一片苦海,却又跳进了一片更深的苦海。我知道,进了高中以后的日子,就是不知道,上文所说的那些我所仅仅能做主的事,还能不能让我做主呢?

如果让我当教育局长,让我做主,我会首先废除高考制度。虽然高考是眼下所能想出来的较为公平的方式,但我觉得,如果到了那时候,再开展个如同什么“全国校长代表大会”什么的会议,说不定或者是肯定会想出一个更合理更有效更能让万千学子所能笑着将头从题海中抬起,然后笑着点点头的办法吧。如果不取消高考,那么高中初中小学乃至学前班等等的一系列减负措施全都是浮云。试问有哪一个省的哪一个城市的哪一个教育局长或者是校长或者是班主任乃至于是任课老师,能够眼睁睁着看着学生在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几年青春中笑着乐着玩着跑着跳着,然后笑着乐着跑着跳着将一个个重点高中、重点大学的机会拱手让给别人?大家都愿意等着国家出台些什么减负政策,趁着别人笑着乐着玩着跑着跳着的时候寒窗苦读,超越那些笑着乐着玩着跑着跳着的呆子。到了放榜的时候,那些寒窗苦读的学生拿到了录取通知单的时候,他们才会笑着乐着玩着跑着跳着。可是呢?那已经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那色彩斑斓的青春,又还剩多少了?只剩下黑白照片来证明自己曾经拥有过那令无数人羡艳的青春了吧。

但是,如果我不是教育局长,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学生的话,如果还让我做一次主的话,我依旧会选择老老实实地开起灯翻开书拿起笔,做那些与我所想象的背道而驰的事。毕竟,三四年过去后,当拿到录取通知单的时候,我可以拿起一杯汽水,笑着乐着玩着跑着跳着欣赏着那张张属于我的黑白照片。不然的话,即使拍的是彩色照片,那时候所流下的眼泪所留下的悔恨也足以将那彩色照片染成黑白色,哦不对,是黑色。

喝了杯汽水,顿时清醒多了。老师,以上所述全都是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刻所写下的。 现在是北京时间2011年2月10日22:36:14。

我在温柔着看着自己的床且恋恋不舍地盯着电脑屏幕。

好吧,让我再做一次主,让我选择继续留在电脑前还是上床睡觉呢?

算了。当我联想到明早还有课的时候,我果断地决定,还是拐拐上床睡觉吧。毕竟,生活中我们可以想象未来,期待那七彩阳光,但我们终究还是生活在现实中,必须向现实低头。这是我所做主的事,也是我不得不做主抉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