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记忆深处的花朵
初三 散文 982字 1700人浏览 sherryranve

一个很中心的数字,不会再带给我更多的伤感。

五年了。

选在耳垂边远的二级仍然在倾向者那首温柔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手中的笔不知花落了额何处,散在桌上的照片仍残留着我手心的温度,照片上那个老人的笑容依旧。

我的祝福。

“祝福”这个词让我斟酌的好久,觉得这个词好生硬,好遥远,如果年初射过来,我会感到心痛,但我仍然选择心痛,选择去回忆那昔日余辉,享受那份思念的甘甜。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天上的云跟着我们的动哪!爷爷!”那是个脑袋很大扎着两只羊角辫的我,坐在一辆轻巧的三轮电动车上

,骑车的老人最明显的是有个滚圆的肚子,青衣白裤,自得其乐的哼着小调,听到我的声音,回头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操着浑厚的声音说:‘是风吹云走呢”我听了,便抬头望着蓝的天空,对着片懂得元和太阳很灿烂地笑,好像是在向它们炫耀我少了一颗门牙。

“文健,起来,帮我找找电棒子,我听着院子里有野猫。”我被猛地一惊,忙查干口边的哈喇汁,一骨碌爬起来,扑到地毯上那一堆软垫里,懒懒的普三者两只手臂怕打到了一个硬东西,手电筒!我赶忙爬起来,把手电筒递给爷爷,爷爷嘟囔着说:“你回去睡吧,哪家的猫又来…。。”我可没心思关有没有猫,在床上摆成个标准的“大”字,哈拉汁又一次浸湿了嘴边的那块枕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爷爷接送我上那个血放学五年,同样的一个五。大约五年前的那个暑假,我们去送二伯父一家人会北京,在奶奶家吃午饭,那顿饭爷爷吃得很想,吃光了那盘他最爱吃的猪头肉。可就是那天晚上,妈妈的枝叶叶并重——突发性脑溢血,妈妈立马本普及宁,我在一个额亲戚家过夜。或许是第三天吧,一个中年男子神色匆忙的闯进奶奶家,那个人人药爷爷的照片,我和姐姐们忙翻除了奶奶家所有的影集,那男子拿着照片临走时,大姐姐缓缓的问了一句:“要照片干什么?”那人似乎难以启齿,说:“你爷爷…。他…走了…。”我逮住了,当时的我理解不了死亡的含义,只感觉我哭不出来,笑不出来,好像麻木了一般,姐姐们抱在一起抽泣着,我只是呆呆地望着门口,望着…。。望着…。。

那是我所经历的最黑暗的时候了,爷爷,他再也不能三轮车载我,一切关于他的记忆都被封锁在了那张黑白照片的背后,留下的只有心痛。

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泪水是此刻最出色的舞者,但我的泪水不会留下,我相信不会,因为祝福不会希望感情影响我的选择,我会完成我人生的使命,因为我一颗跳动的心脏,它的跳动是我的脚步,我那远在天堂的爷爷,你听到了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